最快更新狐八妹最新章节!

    狐八妹,六十九章:谁也不许伤害我最重要之人

    “你骗人,他根本不知道如何进入蛮荒!”狐八妹嘶哑的声音对着妖王咆哮,抓起一把黄沙扬手撒了出去,豆大的泪水夺眶而出。ai緷赟騋

    “有必要骗你吗?是我在骗你还是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明白,在自欺欺人!”妖王不屑的冷笑一声。

    “我才不会信你这沾满血腥的妖魔,我师傅一定不知晓八妹在这里,一定!”声音都在颤抖,明显没有底气,拼命的大喊只想告诉自己师傅他不知晓八妹在这里,不知晓八妹受到这戾气,别说是常人连神都无法忍受的疼痛。

    “是吗?不信你为什么声音都在颤抖。”

    “我没有——”狐八妹几乎是竭尽全力在咆哮,想压住她心里的害怕。

    “那你就别害怕,别颤抖、有本事从这里逃出去问个明白。”妖王瞪大没有眼白的黑色眼珠,不知道是他呃及其疼痛找个发泄的出口,脸开始扭曲。

    “我没有害怕,没有颤抖——”狐八妹几乎是在跟自己说,完全顾不得妖王。

    “我才不要中你的计,我能逃出去,那你也就出去了,整个三道六界、四海八荒又要血雨腥风,不得安宁。”布满血丝的双眼,血红的瞪着妖王,识破他的鬼计。

    妖王对天长啸一声:“你以为你能出去吗?别以为你有整个仙界度过来的法力就能出去,这蛮荒就算有天大的法力也是使不上的,除非外界有人肯进来换你出去,否则你想都别想——。”

    在这蛮荒中狐八妹真的是很累,在这里没有黑夜没有白昼,只有无穷无尽的逃跑,躲避戾气,防着妖王。没有休息过片刻。如今这副皮囊也被戾气所伤,*上每一处都是疼痛,她真想、真想早些化作尘土,回归这茫茫的天际。

    可心里有些不甘,不舍。忧郁的紧紧闭上眼睛 ,满脑子确是那个能让她感觉安全的身影,那个在窗前似笑非笑看着她对着梧桐树喃喃自语的修长身影。

    “哈哈哈!你是过不了这个劫,情劫————哈哈哈。”妖王放肆的笑声,嘲笑着狐八妹。

    “关你何事!”

    “天地间不会有人会容忍你这种违背伦常的爱恋,他们是不会容忍的,哈哈哈!”他像发现了狐八妹极大的秘密,长开双臂对着天大叫,不会容忍一直回荡在沙漠中,回荡在这三界之外。

    “你这种丑行,会下无间地狱,永不超生!比我还凄惨。”

    “不会的,我们出不去,他们不会知道的,永生永世都不会知道。”狐八妹几乎带着哭腔。

    “会的,等本尊从这里出去,便是这些人的死期——”说着慢吞吞的的爬到狐八妹跟前,恐怖的黑眼珠不带聚焦:“我会将你的秘密公布天下,让你不会这样白白死在这蛮荒中,呵呵呵哈哈哈!”

    狐八妹飞快的甩出一巴掌,拼尽全力扇了出去。妖王像是知晓她的目的,抓住她的手狠狠的甩开。

    “想打我,现在都使不出法力,你凭什么。”

    慢慢的支撑站起身,踩在狐八妹的脸上,用力的像黄沙中踩下去:“都怪你,不是你伤了本尊,本尊会到这里受尽全世间最难忍受的痛苦吗?本尊早就将各界吞噬干净,从此天地间都没有那些假惺惺的所谓正气,这浩瀚的天地只有本尊,本尊法力无边——”

    “都是你这该死的长不大的死丫头,伤了本尊,让这些假惺惺的神仙有机可乘,都是你——”

    狐八妹被他踩的整个头部都深深的陷入黄沙,不能呼吸,嘴巴鼻子全是黄沙,她感觉快要死了:师傅,永别了,世人不会知晓这个秘密的,它会随着八妹一起化作尘埃,在这三界之外。

    狐八妹一点没有反抗,一心求死倒是激怒了妖王:“你以为你死了,化作尘埃,这秘密就会随之消失吗?不会的,本尊会离开这个鬼地方,等本尊出去将会大白于天下,让你那心心念念的师傅无颜在这三道六界间,我会让他颜面无存,在吞噬掉他——,啊!哈哈哈哈!”

    妖王肆无忌惮的折磨还有一丝气息的狐八妹,在精神的边缘打击她,让她崩溃。

    世间什么她都不曾留念,除了他。要他身败名裂,要他无颜面活与三道六界,还要吞噬他,不行!绝不行,没人可以伤害她心里最重要之人,除非她死。

    “啊——”

    &nbs

    p; 一声长长的,竭尽全力,的从心底发出的声音,发出一阵强烈的声波,硬生生的把妖王震开,震飞几尺开外,深深的陷入黄沙之中。

    花苞头早就不成样子,长长的、黑如墨水的发丝在空中不断的飞舞,在不是平和,带着迷人微笑的小脸,一脸的怒气,满眼通红的怒视这深陷在黄沙中的妖王,有着挡我者死,漂浮在半空中。乾坤在头顶不停的飞旋着,乏出火红的光芒,法力在乾坤圈上来回旋转,源源不断。

    许久,妖王从黄沙中费劲的爬出来,露出一双没有眼白的双眼,惊讶的看着盾在半空中的狐八妹,那乾坤上源源不断的法力更是让他惊讶。

    “法力,这里能使出法力。”没有眼白的瞳孔直勾勾的盯着乾坤圈。

    “妖王,受死吧!我绝不能让你伤害我最重要的人,绝不——,连一条头发你都别想。”乾坤圈像通晓她所想,嗖的一声,划过白色的光芒,直击妖王。

    妖王狼狈的左右躲闪,他万万想不通在这蛮荒如何能使出法力,他为何不能。深一脚浅一脚的在茫茫黄沙中来回躲避,摔的狼狈不堪。

    “我叫你伤害我最重要之人,这天地间谁 不许伤害我最重要之人,除非我死。”字字珠玑,坚定不移。

    半空中的狐八妹像疯了一般,如墨的发丝在空中狂舞,每一根发丝都充满怒气,像要穿过妖王的身体。跟着妖王,让他无处可躲。

    “你们这是违背伦常的,别说世人无法接受,那天宫也不会放过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深深的插进狐八妹的心里,血流不止。

    “啊——”凄然的叫声,发出万丈金色光芒,一种久违的、脸上发出如彩虹般绚丽的光彩,那种清脆悦耳,如梦如幻的银铃声再次响起,却竟仿佛有近千万种音调,包含了人世间一切乐器之声,甚至许多从未听闻过,无比悦耳动听,却是包含了太多,人耳所完全不能承受的苦楚与悲戚。

    这种声音在罗刹塔,妖王要吞噬她时响起过,妖王后怕的望着半空中漂浮的狐八妹,往后挪着。

    那从狐八妹额头间发出的金色光芒,像能照亮整个蛮荒,照亮每个黑暗的角落。妖王如一片小小的叶子,被金色的光圈吸了进去,连声响都来不及发出。

    光芒过后,狐八妹软做一团棉花,从半空中甩了下来,瘫倒在无边的黄沙中,乾坤如一块没有灵气的废铁跌落在她的身旁。在没有力气理会和躲避,闪着嗤嗤的声响的戾气,也到跟前,只能睁着瞳孔忍受这戾气一遍遍的从身体上肆意的越过,连叫喊的声音都无力发出,眼角滑过一滴血红色的泪珠。

    疼的她早已麻木,叫喊不出,也没力气在叫喊了。

    突然,乌蒙蒙的天空上。却见滚滚惊涛,扑天狂风大作,海天之间仿佛裂了一道口子,犹如被斧子劈开一般,露出一线天光,乌蒙蒙的天空都被照亮。

    狂风大作,雷闪电鸣,口子仿佛被人不断扭曲拉扯,逐渐变大。霎时间一道巨大银光流泻而出,倾照在漫漫黄沙上,如水如月华。一个银白身影迎风而立,衣袂飘飘,从天而降飞下,顺着银光流下,落在狐八妹跟前。

    就见来人微微一笑,融化了天地,连蛮荒万物似乎瞬间都充满了盎然生机。

    狐八妹却疼的如一具失了魂魄的躯体,瞳孔放大,眼神木讷的盯着一个地方,任凭狂风大作也无心理会。

    ”八妹!我来接你了……”双臂慢慢张开,抱起瘫软在黄沙中的狐八妹。用世间最温柔的声音说道。

    狐八妹惊讶的微张嘴,血红的双眸紧紧的盯着他,陌华神君。

    无数昼夜,无数的思念。化作简单的一句——八妹,我来接你了……

    昔日的天真无邪的笑脸,可爱的花苞头,不见了踪影,散落一头乌黑如墨的青丝,美丽如天际的亘古恒心,最闪亮耀眼的眼睛布满血丝,流出血色的泪滴,像落到他的心里,心疼不也。

    满脸的疲惫,可以看出她这月余所受的折磨,这疼的抽搐的娇小身体,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疼痛。他的心都拧做一团,揪在一起。

    不知道从何时,她走进他的心里,或许是在海边,吃掉她的海鱼的时候,一或许是在她叫他神仙的时候,更或许他也不清楚什么时候。

    那个窝在陌生人怀里就可以酣睡的狐八妹,头上乱如鸟窝

    ,插着根鱼骨头的邋遢摸样,还在在玄白色的长袍上留下一个调皮的手印,或许就是拿时候就走进他的心里,虽然他看不清她的命格,也知晓自己接近她会有更加大的劫难,可他就是忍不住的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