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狐八妹最新章节!

    狐八妹,六十四章:魔族沦陷

    经不住狐八妹眼巴巴的委屈的眼神,他明知不能,却还是带她去青丘。舒悫鹉琻

    一路上,狐八妹兴奋的坐在云头上,巧笑连兮,还哼着青丘的祝酒歌,很是开心!

    “你为何这般开心!”

    “当然,我可以见到师父了,还可以见到七哥和夕妍姐姐,我为何不开心。”

    陌华神君收起好看的桃花眼,冷着一张脸,皱起眉来,行云也是慢吞吞的。

    狐八妹兴奋的到没觉察到这行云有多慢,只是不停的捏捏身边飘过的云朵,逗逗偶尔飞过的不知名的仙鸟,玩的不亦乐乎。早把妖王大肆杀戮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

    魔族的天空,本就黑的发红,到处是熔岩火红的岩浆,炙热的人都要被烤成灰烬。偏生妖王来袭,发红的天空被黑压压的乌云罩着,闷热、压抑的踹不上气,很是难受。

    此时的狐八妹还在往青丘赶,君亓桑、白擎苍一行人造接到报信来到魔族,在次踏上这片魔族的天地,君亓桑心里五味杂陈。多年来他不是没想过为老头子报仇,清理门户,可这离打理魔族也算得上是一界好王,在说他也无心大王之位,想必老头子也不想看着他们骨肉相残吧!

    竟是为了挽救魔族而从新回到魔族,眼前还有当年被追杀的景象。

    今日却是昏天黑日,天上的日月都无光,天轰地裂,以往的魔族虽然到处是熔岩,可只有大量炽热的熔岩从火山口宁静溢出,顺着山坡缓缓流动,好象煮沸了的米汤从饭锅里沸泻出来一样。今日却像炸开了锅,到处可见火山喷发的光焰,火光并发。像是整个魔界要裂开、倒塌一般,到处都在摇晃小妖魔都人心惶惶。

    到处是妖王的傀儡,肆意的到处杀戮,整个魔界布满了结界,妖王这次是想整个灭了魔界,它如今吞噬了鬼、仙,现在是魔,如若一直让它把三道六界吞噬完,那这是不可想象的荒凉。

    接到魔界的求救信号,他还是第一时间赶来了,对自己说只不过不想妖王在强大。

    “哎!”君亓桑重重的叹了口气。

    君亓桑面无任何表情,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这摇曳的魔界,前尘往事涌上心间,是亲情,是仇恨,还有母亲那双什么都隐忍的眼睛,虽然也过上百年,他以为该忘记的都也忘记了,可那双眼睛不希望他骨肉相残,只要好好活着。

    ————

    “不好,我们被妖王困在这魔界之中了。”白擎苍急匆匆的走到君亓桑跟前,“这妖王的法力越是厉害,不知吞噬了多少三道六界的妖魔,怕这次是出不去了。”

    君亓桑一贯冷漠的表情,看着这黑压压的魔界天空,熔岩的热浪加上乌云压顶的压抑,光这样就让人窒息,别说妖王在外面肆意杀戮的血腥景象。

    “如果出不去,那也是天意。”

    伸手弹了下长袍上的熔岩灰尘,没有一丝焦虑。他的冷静让白擎苍都是一惊,这好歹也算他的地盘吧!到处被妖王肆意杀戮,尸骨堆积成山的景象他居然如此镇定。

    “先合力弄个结界,劲量将能进来的都弄进来,我们不是妖王的对手,看能否等上支援。”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哦!好。”

    白擎苍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怎么回事,自己也是一方之王,怎么他说的话就没反击,反而还条件反射的应允了呢!

    不过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先安他说的做,

    “杀——”

    魔界到处是喊杀声,魔王离面色铁青,杀红了瞳孔,布满血丝。

    “王。这样下去我们不敌,魔界将会灭亡。”魔族的一将领背靠着魔王离,相继对付这成千上万的妖王傀儡,杀之不尽。

    “闭嘴,我魔族是不会灭亡的。”魔王离边说边挥舞手中的大刀,一句话就杀掉十几个妖王傀儡,可杀死一个又爬起来一个。

    “三公子手上不是有天诛吗?那是上古神器,让他对付妖王,这些傀儡杀了又站起来,我等就算一直杀也杀之不尽!”

    魔王离红的眼不停的挥舞手中的大刀,眼神却飘向不远处正在合青丘大王白擎苍合力对付妖王和那入魔的白擎宇,只见白擎宇一扬手,一条条长长的绿色的树根在空中飞舞,白擎苍毫不能分心,破云扇“唿唿”的刮出刺耳的声响,道道利风化作兵刃,斩断那一条条的如蛇一般飞舞在空中的树根。

    君亓桑手握天诛,当空飞起,衣袂飘飘。如神君从而将的之势,对着妖王猛击,砍出一道道白色的兵刃之气,劈向妖王,妖王幻化成各种摸样,一会是妖娆的少妇,一会是无辜的小童,年长的老人,青壮的少年,不停的变化各种摸样,试图混淆视线,君亓桑心里暗叫,这厮不知吞噬了多少人,妖,仙,魔,如今一眨眼的功夫,它变可以幻化成各种摸样,连他想凭借着天诛的力量划出一个结界,暂时抵挡住妖王,都被这孽畜识破,与之耗着。

    让其毫无分身术。君亓桑对着同意样半空中的白擎苍使了一个眼色,白擎苍不语,眨了下眼示意明了,手掌上的破云扇威力丝毫不减,对准白擎宇一阵狂扇,白擎宇整个人就像一个大树妖,一双手臂源源不断的长出一条条绿色的藤条,被破云扇扇出的兵刃之气砍断,又不断的长出,整个身子也是被如蛇一样的树根包围着,只露出一双充满恨意,报仇的绿色眼珠,很是吓人。

    新月长老接到白擎苍的眼神的命令,使出青丘至宝之一的招妖幡,紫红色的三角形的招妖幡在她手掌上慢慢升起,一圈紫红色的光圈围绕着招妖幡,幡面上有各种各样的符文,那是召唤各路妖魔的符号,打从新月长老接手这招妖幡以来不曾使出过,幡的两侧有许多大小相同的须臾,每个须臾上一个小小的铜铃,发出各式各样的声响,听见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看不清眼前的事物,眼睛只能跟着铜铃发出声响的地方走,身体也不受控制,只能任由招妖幡驱使。

    转瞬间,从来未见于这黑暗地域的五彩光芒照亮了压抑,闷热到处流出熔岩之地。召唤、迷惑、转换为反攻击,每一种颜色的铃铛都带有不同的效果。蓝色的电光擦过新月长老的长袍,带起一片轻微的劈啪声,明亮的橙色能量附带着足以融穿岩石的强酸烧灼着目标,而另一道妖王试想摧毁招妖幡使出的一道法力,被招妖幡上暗紫色铃铛的波动幻化成一个半圆形的波光小型圆盾挡开。

    “好大的威力。”

    魔族将领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招妖幡,发出惊讶之声,那些不停倒下又爬起来的妖王傀儡,被招妖幡的铃音制止,顺着铃音的方向呆泄的齐齐对望,随着铃声的变换,一个命令的铃音改为向妖王和变成树妖的白擎宇攻击而去。

    魔界之人早就接到魔王的命令,每人备好一块棉花云,堵住耳朵,眼睛不能看招妖幡,这也是白擎苍事先通知,单凭他们和妖王硬拼,别说能退到安全的方下结界,好没设下结界就被这打不死的傀儡拖死。

    一干人扥等丝毫不敢怠慢,赶紧退到君亓桑和白擎苍设下的结界里面,和妖王大战,魔族损伤惨重。君亓桑扫视一下进来结界的魔族,完整的几乎没几个,不是缺胳膊少腿的,就是受了严重内伤的,连魔王离手臂上都被妖王所伤。

    感觉到君 桑的眼神,魔王离冷漠的别过脸,一手捂住受伤的手臂。

    “王,你受伤了。”魔王离身边的将领赶忙上前,想为魔王离查看伤口。

    “我没事”魔王离沉着一张脸,显得满脸污浊之气。不知是跟妖王大战消耗太多真气所至,还是这黑压压乌云当空,整个魔族要被的灭顶之灾所至。

    看着魔王离的这个表情,君亓桑不能不行动手,可妖王就在结界外围和新月长老的招妖幡对抗着,弄的不好他们全部都不能出魔界,只能先放下个人的恩怨。

    没理会魔王摆的一副臭脸,拉过他手臂,使出回春术复原他的伤口。不理会魔王离和魔族将领惊讶的表情,这是上一代魔王,也就是他那老爹独门绝技,也就传了他一人,他们理所当然会惊讶。

    君亓桑没有理会那一张张惊讶的带着疑问的脸,转身为一个个受伤的魔族子民疗伤。有些还是当年追杀过他的,他不是一个有仇不报的好人,只是现在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

    那些曾经追杀过他之人,现在见他这样不计前嫌的为他们疗伤,都面露出羞愧之色。

    ————

    狐八妹坐在陌华神君的彩色祥云上,心里传来阵阵的憋闷,带着丝丝的痛楚。兴奋的小脸突然紧巴巴的皱在一起,难受的捂住心口蹲在云头上。

    “怎么了,旧伤发作了吗?”陌华神君赶紧拉过狐八妹的手腕,一手搭在脉搏上。

    狐八妹只是难受的捂住胸口,摇头不语。

    ————

    魔界之内,乌压压的黑云压顶,新月长老的招妖幡正和妖王斗法斗的浑天黑地,震的地动山摇,到处蹦出火山灰和熔岩。

    “不好,你们看!”

    随着惊叫声,众人望想新月长老,只见妖王开始不停的吸收妖王傀儡,开始吞噬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