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狐八妹最新章节!

    狐八妹,五十七章:来生让我欠你

    枫若寒反应过来,看着她为他焦急的表情,原来她也会为自己焦急,不由一笑,牵动内脏,咳出一口血来。舒悫鹉琻

    狐八妹惊慌失措的抱住他:“你怎么样,我带你去青丘,找七哥,哪里……哪里有很多神仙,他们、他们可以救你。”

    枫若寒摇头:“别费劲了,八妹,你快点离开这里,我拖着妖王。”

    “不,若寒你不要在说了,我不可能会丢下你的。”

    “傻瓜,你在不逃就来不及了。”

    “那就死在一起吧!”

    “八妹听我说,活着才有希望,你知道吗?咳咳……”枫若寒猛力的咳嗽,又咳出一口血,血已经成黑色的了。

    狐八妹应着他的话,点着头、紧紧的抱着他飘落到地上,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别哭!你听我说……在不说我怕来不及了、从第一眼见到你穿着紫色的裙子,坐在那花开的繁华的让人惊讶的梧桐树下时,就被你深深的牵引了视线,从此心里就住进了一个你,我是不是很傻!”

    狐八妹拼命的摇头,难过的快要窒息,心又痛又酸涩,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不,不是的,你的好我懂、都懂。可我还不起你的情,我早在你之前就认识他,他早一步住进我的心里,对不起!”

    枫若寒轻叹一声:“傻瓜,别说对不起!这就是命运,没让我第一个遇见你,你说过我的笑像初升的暖阳一样温暖,还问我忘川河畔,奈何桥边是否见过,如果有,下辈子早一点与我相见,让我第一个遇见你,可好。”

    她的心很小,早在遇见他之前就住进了一个人,在装不下他人了。

    而他的心也和她一样小,住进她这个小小的身影,在住不进她人。

    狐八妹豆大的泪珠滴落到枫若寒的脸上,拼命的点头:“好、好,下辈子让我第一个遇见你,让我来还你今生欠你的。”

    枫若寒摇摇头:“我不要你欠我,我们在第一时间相遇就好。”

    狐八妹在承受不住,颤抖着声音道:“会的,我们会第一时间遇见的。”

    说到最后声音都不由哽咽起来,然后缓缓将狐八妹拉近,仰起依旧倾城绝世的脸,轻轻吻住了她。仿佛清晨初升的暖阳,清凉中带些许的温暖,毫不在意的落在她的额头她的眉眼她的鼻尖,吻着她倔强的小脸的每一个角落,仿佛想要抚平她所有的害怕不安,仿佛在用唇跟她轻声诉说着,八妹别害怕,永远都不要害怕……

    狐八妹哭得浑身颤抖,枫若寒用最后的力气将她越抱越紧,唇用力却又温柔的吻着她的唇,狐八妹的心又痛又软,唇齿间满是他的清香,既甜蜜又苦涩。

    身边的狂乱飞舞的妖魔鬼怪,他们俩却再没有时间去在意。

    感觉到枫若寒抱住自己的双手重重落下,再无知觉,狐八妹强忍悲痛,使出全身的法力灌入枫若寒体内。

    却是无力救他。

    只是他可能在无法对她露出那个,温暖如初升暖阳的笑容了。也无法在望月城为她种下比青丘还繁华的桃花林了,枫若寒努力的在嘴角露出弧度,想给她最后一个温暖如初升暖阳的笑容,抬高手想抚摸她那倔强的脸颊,却最终无力的跌了下去。

    最后的一点残魄听见狐八妹在耳旁撕心裂肺的嚎叫:“枫若寒,你给我起来,起来啊!”

    “你睁开眼睛,你对我在笑一下。”

    “你醒过来,给我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我冷、我害怕!”悲伤的啕嚎大哭,不停使出法力想灌入枫若寒体内,心痛如绞。

    是她!是她害死了枫若寒,是她、为何她身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为何,为何!

    “你为何要对我这般好!为何要认识我,你不该的。”

    “不该的……”

    狐八妹紧紧抱住枫若寒的手觉着一空,眼睁睁的看着他化作一缕青烟,伸手却握不到。难过的快要死去。

    人生就是这样,在你不经意的时候遇见,又在不经意的时候眼神跟随你的身影,深深的被你吸引,连自己都无法道明这是为何。第一次见到你,那日不过是他从云端飘过,不经意的往下瞟了一眼,就那一眼,就牵动他的心。那天海间一株不知名的一树繁华,一个紫色娇小的身影,在树下静静的等待,等待那早一步走进的心里之人,是你为他种下这一树的繁华,他确是如此不珍惜,连我都为你心疼。

    心疼你如此的傻,呵呵!可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的傻,那个出身高贵的一城之主的儿子,从小娇惯的他目中无人,对谁都是冰冷如霜,不带一丝感情,曾经以为他不会在乎任何人,可是遇见了她,一切都不一样。

    就独独的望了她一眼,就深深的栽了进去,看她开心的笑,认真的学舞蹈,尽管她跳的不如绿姬那样勾魂,那样娇媚,可那刮起的层层粉色的桃花瓣,他却觉得是世间最美的,看她生气时撅着嘴,看她善良事连要把她撕碎的苍狼都不忍心下杀手,她的一切都记在他的心上,抹不开,溶不化。

    直到他化成一缕轻飘飘青烟,消失在无边无际的天地间。

    “哈哈哈哈!你也快去陪他了,不必这么难过。”尖锐的声响刺激每一条神经。

    狐八妹顾不上那颗药丸只能维持三个时辰,一提气,手握乾坤,失去理智般的冲向那尖锐的声响。

    君亓桑在空中见到发疯般的狐八妹,急急的驱剑而下,这一切他都看到眼里,包括枫若寒替八妹一死,到那忘情的一吻,看见她这边癫狂的状态,淘号大哭的摸样,他瞬间颓然无力,仿佛自己一向坚固的心也抽空,疼得他快不能呼吸。他心疼的想上前抱她在怀里,却在半空看着妖魔乱舞,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无助。直到她奋力的提着乾坤与妖王对抗,才让他清醒过来,驱剑与她共同对抗妖王。

    换个身形与她背对背加入战斗。

    “师傅!”带着嘶哑的哭泣的嗓音,像窒息的空气带来一点氧气,像干枯也久的大地带来一滴甘露,让她有了少许的安心。

    “别怕!还有师傅。”一如既往,毫无波澜的一句话,还是如此的让狐八妹感动。

    四周到处是妖魔的无穷无尽的手掌,在空中狂乱的飞舞,狐八妹也没有力气在去抵挡。今日真的要一同丧命在此了吗?

    “八妹!我们来了。”一声熟悉的,温暖的声音给狐八妹带来了希望。

    “七哥!”

    黑压压的一片,可以分辨出,七哥和众仙,妖,魔,人全来了,是小小通知他们赶来的。

    苏小小其实就是冲向云霄,对着青丘的方向放了一记求救的信号,她自己在云霄上看见了这一切。

    包括枫若寒奋不顾身,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替狐八妹挡下那重重的,致命的一击。还有那个忘情的一吻,她都看见了,为何!为何她才情窦初开就被抹杀,为何正眼都不瞧她一眼,却对狐八妹这般好,为何连句完整的话都不愿给她讲,却对狐八妹像有说不完的话,为何!她比她究竟差在哪儿了。

    第一次,第一次她开始恨她,而她从不知道,恨也是一种心魔,会让她万劫不复。

    刚经历一场大战的妖王和白擎宇,见到各界都均到齐,不敢怠慢,曾着还未被包围之际,幻化一缕青烟逃之夭夭。

    妖王撤去,天空放出晴朗,黑压压的天也从回光芒,照着一地被血染红的土地,还有那血红的河流,到处是血污,那居住的房屋都全也倒塌,冒着隆隆的黑烟。

    在无力气,狐八妹软软的,直直的倒了下去。大脑已是一片空白,耳边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天上的云朵化成一张枫若寒的脸,露出一个温暖如暖阳的微笑!

    若寒!是你吗?

    便失去知觉的落入一个怀抱。

    空气带着血腥凝固,挥之不去。在场的人都不由吓得倒抽一口凉气。

    妖王过后,留下的满目疮痍的景象,心里都是惧怕。

    那一年,初见,她穿得破破烂烂,仰着脏兮兮的一张小脸,在河里欢快的扑腾,漂浮上一层肥大的鱼虾。

    她欢快的对着鱼虾傻傻的流着口水。

    他拧起湿哒哒的她:愿意做我徒弟吗?

    ——你不怕我吗?傻乎乎的问了一句他觉得很可笑的话。

    那一年,她资质愚钝,他度她修为,用洗髓丹为她更换资质,她却一句:顿悟了!让他哭笑不得。

    她日日对着那颗天下间仅有的梧桐树浇灌,希望它能开出最美的,最繁华的花朵,她如愿了,她却不见了。

    那棵树真是没有辜负她,开出世间最繁华,最妖娆,最美丽的花朵,连他这样修为的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养的,能开出一树的繁华。

    那夜青丘月圆夜,红色月亮旁,他们坐在祥云上。她酒醉不醒,贪婪的唇贴上他的唇,索取他的冰凉。梦中时颦眉时甜笑,始终喃喃的叫着师父……

    她爱笑,爱说话,爱做鬼脸,爱扯着他的衣角小声的撒娇,做错事了就睁着大眼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那么多年,她始终是孩子的脸。纯真的无暇的,像晨雾中灿烂的梧桐花;素净的可爱的,像天空中洁白的云朵。

    刚看见她和枫若寒的一吻,让他心疼不已,心里酸楚不已,不知是何滋味,填满心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