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风月锦囊最新章节!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十里秦淮,烟水旖旎,就连官场上腥风血雨的传奇,也被揉进了美人的低吟浅唱。

    三杯两盏淡酒,醉不了韩慕之的双眼,他在高朋满座的雅宴上悄然离席,独自斜倚着临河的阑干,举手投足间带着无尽的落寞。

    刚刚擢升南直隶松江府知府的韩大人,声名远播、仪表堂堂,眉宇间却含着一抹待人开解的忧郁,这样的才俊,自然要吸引无数柔婉的目光。

    果然须臾之后,一道妙曼的倩影出现在韩慕之身侧,嫩莺一般的嗓子软软媚媚地开口:“大人这般临水沉思,可是有心事?”

    韩慕之转过脸来,看清了身边螓首蛾眉的美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我像是有心事的样子吗?”

    那美人却也胆大,仍旧低着头,发钗的流苏半遮着眉眼,不卑不亢地对答:“抒志看山、思人望水。大人将思念寄入流水,山水有情,终有一天会将您的心意捎给那个人的。”

    她的言谈颇有几分雅人深致,令韩慕之不经意间微微动容,叹道:“是吗?可惜我思念的那个人,却在这流水去不到的苦寒之地。”

    “苦寒之地?那是很远的地方吗?”美人得到了回应,便很熟稔地开始搭话,让交谈流水一般延续下去。

    “对,那是很远很远的地方,距离这里……千里之遥。”然而她却愿意为了那个被判流放的男人,一路相随千里,不离不弃。

    当初齐总督垮台,正值自己三年县令任满,于是他告别了临汾县和挚友陈梅卿,擢升松江府知府。而齐梦麟则被流放到辽东都司卫所,身家一落千丈。

    他曾无数次猜想过那两个人最后的结局,直到一次同僚聚会,酒宴上有人偶然提及一则艳闻,才让他得知罗疏的下落……

    “那齐小衙内流放辽东,听说身边始终跟着一位痴情女子,为他张罗衣食、嘘寒问暖,竟颇有孟姜之德,真真可叹……”

    当听到这则轶闻的一刹那,韩慕之便知道同僚口中的那个女子是罗疏,然而除了徒增怅然之外,他那颗一无所有的心,似乎已经不会痛了。

    “千里之遥……也难怪大人会这样牵挂了。”这时身边的美人也轻轻发出一声叹息,适时拉回了韩慕之的神志。

    于是韩慕之稳了稳心神,定睛看清楚了身边的美人。与此同时,那美人恰好也抬起头来,一双善解人意的眸子与韩慕之的目光相碰,彼此深深凝视,让暧昧在静默中一点点地积累,直到韩慕之忍不住开口相问:“姑娘怎么称呼?”

    “奴家名叫苏媚,阁子里送了个绰号,都叫我锦囊。”

    “叫你锦囊吗……”韩慕之听了苏媚的话,喃喃出神了片刻,许久之后忽然开口,“苏姑娘,如果我许你一件事,无论多难都会做到,你会要我做什么?”

    苏媚闻言微微一怔,望着眼前丰标不凡、注视着自己的男子,一颗七窍玲珑心便思绪飞转,只想着如何能够将他猎下。于是须臾之后,她深情款款地凝视着韩慕之的双眼,缓缓答道:“如果大人只能许给奴家一件事,奴家不要别的,只想要大人能够为奴家展颜一笑,忘却忧愁。”

    “只想要我忘却忧愁吗?”这时韩慕之怅然重复了一句,目光中微微流露出失望。

    是啊……这世间委曲求全的女子何其多,而执意寻求自由,为自身而活的女子,只有她一个。一旦他放手、错过,佳人难再得。

    于是这一次,韩慕之收回自己低落的眼神,再度望向阑干下潺潺的流水,轻声道:“今后别再用锦囊这个名字了,不合适。”

    只因为……

    自她一别后,世间,再无锦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