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情深似梦最新章节!

    听完我的话,先生在很长时间内没有出声。

    我不知道他是觉得我说的对,还是觉得都是一派胡言。

    总之在等待的时间里,我却是半点不慌了,因为最坏的结果已经被我说出来,再不如意,又能到什么地步呢。

    等了大约有几分钟,一直默不作声的先生最终还是开口了。

    他说:“这个问题,我不需要回答你。”

    “那是因为我说的都对,是不是?”我变得有些咄咄逼人。

    面对我的质问,先生也只是说:“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又是这样的搪塞,曾几何时,我还觉得这样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不用直面内心的纠结,可以逃避目前的窘况。

    不过现在我完全不这么想了,因为我总算是明白,任何事情,只要无妄地拖下去,对哪一方来说都不是件多好的事情。

    更别说还是我这样,没有任何主动权,只在别人的言语动作里寻求着一星半点的提示与安慰。

    这样活着实在是太累了,比起波折从生,没有任何确切保障的日子更让人无法接受。

    见先生依旧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我干脆直接站起身,有些摇晃着身体,撑着餐桌,慢慢从一边走到他的面前。

    先生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看,那么幽深的目光,直直投射过来的时候,只让人觉得心惊和惴惴。

    我也觉得害怕,可是我告诉自己,不能躲,也不能逃。

    错过了这次,下回再敢说出这些话,不晓得都要到了什么时候。

    站定在先生面前,我忍着酒气,缓缓蹲下身,然后仰起头,看着先生,放轻缓了声音,又问道:“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给我一个答案呢?是怕我知道之后有什么非分之想吗?你放心,我不会这样的,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所以从来都没有过奢望。如果你告诉了我,我知道应该怎么做的。就算继续没名没分地跟着你,我也愿意……”

    估计是酒劲上头,说到最后,我都不晓得自己在说些什么。

    许是真的鬼迷心窍了吧,亦或者是只为了寻求一个答案,反正我是豁出了脸面,豁出了所有。

    能听得一句真话,丢脸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先生闻言又是静默良久,只是过了会儿,他突然抬起手,轻轻抚了抚我的头发。

    我的姿势像是伏在他的膝间,不说话的时候,姿态就似是乖巧的臣服。

    先生的眼神慢慢变得有些迷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反正我忽然觉得,他像是透过我,看到了谁。

    看到了谁呢?

    我下意识地抓住先生的手腕,然后眯起眼睛,说:“先生有时候真的很奇怪,你像是对我很好,可又不是那么好。就像是,对我的好,是经由我,传达在另外一个人身上……”

    思维错乱,我便想到哪说到哪了,“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瑶蔷,但我也是何曦,那怕‘她’已经死了,可我还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先生,你看看我,你能认出我是谁吗?”

    颠三倒四说了很多,最终还是先生开口,打断了我的胡言乱语。

    他说:“我知道你是谁。其他的,不要胡思乱想,安静待在我身边,就好。”

    ……

    一夜无梦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捶了捶自己有些剧痛的脑袋,宿醉的劲头还没过去,整个人很是难受。

    不过还没等我彻底清醒过来,便有人兴冲冲地进到我的房间,快步走到我的床头,递给我今日份的报纸。

    我本来对此还有些烦躁,不过等我看到报纸上的内容,不由得睁大眼睛,就连那股子难受劲儿也散去了不少。

    报纸上写着,FK集团宣布承接法国政府的一个大项目,并且得到欧盟委员会的大力支持,欧盟委员会主席与FK集团总裁于昨日进行了秘密会谈,双方在能源建设方面达成共识。

    之后的版面上,权威的媒体对之前FK接收的巨额罚款进行了澄清,讲明了FK是国内支柱型企业财团,先前造成的部分“误解”,不会对集团运作造成影响,更不会影响到各方的信心。

    撰写新闻稿的人文字功底了得,短短的一篇文章,不仅让人大致了解了来龙去脉,更是明明白白地彰显出一个讯号,FK不仅摆脱了先前的阴影,在未来很短的时间内,很可能会更上一层楼。

    如此大落大起,真可谓是风水轮流转。

    我打开电视机,里面正巧在播放直播场面。

    FK与政府的签约仪式正在进行中,在画面的右端,我看到那个昨晚还与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的男人。

    在我面前,他总是那样沉默,那样深不可测。

    在这样盛大的公开的场合,他周身的气质却是柔和了许多,但唯一不变的,还是那不为人知的深不见底的心思。

    我看完了整场直播仪式后,才去洗漱收拾了一下,又吃了点早午餐。

    真正整顿好准备出门,已经是上午的十点钟。

    我找到Jackson,说我想出门一趟,请他帮我准备一辆车。

    Jackson以往很好说话,只不过今天看上去不怎么痛快。

    他有些犹豫地告诉我说,先生让我这些天在家好好休息,暂时最好不要出门。

    合着是变相地把我禁足了,难不成是怕我跑了?

    我不禁暗自失笑,我这么一个人,就算想跑,还能跑到哪里去啊。

    更何况,我是不会走的,起码在搞清楚一件事情之前,我还不想离开。

    可无论跟Jackson怎么说,这个古板的老头就是不如我的意。

    没办法,我只好找到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那边的人应该是刚结束直播下台,因为我听到他周围的环境有些许糟乱。

    听到我的声音,他像是找了个略微安静的地方,之后才低声开口道:“有什么事?”

    我长吸一口气,说道:“我想出门一趟,我有点事。”

    先生闻言没有明确拒绝,但却还是没松口:“有什么事让别人出去办也是一样。”

    真是有够霸道,有够不通情理的。

    我突然发现,当我把先生当做单纯的上级和恩人来对待的时候,对待他的一切指令,我都觉得再正常不过,也从来不会生出什么反抗拒绝的心思。

    但是如果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当真是能让人生出很多很多的不满。

    我感觉到自己的不满在加剧,但是我克制住了,还是长吐口气,继续耐心好脾气地说道:“可是有些事我必须得自己去办,别人去不方便。先生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派Jackson跟着我,我做什么都有他向你汇报,这样总可以了吧。”

    谁知道听完我的提议过后,先生的语气居然变得微妙起来:“你以为Jackson没事干吗?跟着你出门,庄园里的事情怎么办。”

    “我……”我一时语塞,因为实在被堵得说不出话。

    整气恼着,我便听到电话那头的人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在家等一等,我回去接你,带你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