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正太是世界的瑰宝[综神话]最新章节!

    “走了?!去了何地?!”轩宫脸色大变, 愣在了原地。

    太玑送喵崽去往生,自然是选的没有旁人的地方,也不必顾虑会被谁听见不该听的。

    他送昊天偷渡之后,心中思路是愈发清晰,对轩宫也没有什么好隐瞒:

    “昊天那半身修为是毁了干净,但你应也知道他心里成天在想什么,那凌霄殿的宝座缚不住他的, 我只是顺道帮他一把。”而且太玑干这事前也同师父打了个招呼,师父默许了, 说明师父早就知道昊天同他有些微妙关系。

    太玑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 曾作为花哥的系统, 跟着花哥经历了许多秘境。多亏花哥他才能掌握破开世界壁垒的方法, 才能有法子解开小伙伴们的封印。

    自他发现成年的昊天同花哥长得一模一样,心里就有些感应了,只是太玑试探多次,昊天确实不知道花哥的事,所以太玑才没多想。

    但送走昊天之后,这个环就扣上了:昊天跟着喵崽到了那个世界,获得新生, 成了萧日天,后来还接触了剑三这游戏,成了小号狂魔……

    所以当年自己选了他作为宿主时, 才会在他身上发现那条来历不明的备份信息。

    那份备份, 是太玑刚才送昊天走的时候, 专门给他留下的。里面有系统管理员权限的激活口令,花哥的记忆备份,和以昊天半身修为为基础造出来的花哥的大号壳子。

    太玑给那具身体上了封印,除非昊天激活系统登录,否则他的力量不会苏醒,与常人无异。

    正巧轩宫也在此处,太玑曾经困惑的事,一下子都有了解释。

    他故意在轩宫面前道:“昊天想要自由,我予他自由。作为代价,他付出了剩下的半身修为。所以他如今是个灵力全失的凡人,去了那未知的世界历劫闯荡……”

    轩宫果然紧张起来:“那凌霄殿里如今坐着的……?”

    太玑云淡风轻道:“一个被我喂了九阳修髓丹的碧玉瑶光如意罢了,它被昊天佩了多年,气息一致,不会被认出来的。”

    那小如意是一段AI程序,有昊天的部分记忆备份,就连那如意自己也不知道他其实不是昊天。

    轩宫目瞪口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小少爷,您……这……”

    偷梁换柱这么大的事,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这么直接干了?!

    您胆子也太大了吧!

    他可怜的陛下一身修为空荡荡化为泡影成了个凡人,被丢到了异世界,若碰上什么危险该如何自保?!

    太玑当然不会拿昊天的性命开玩笑,他给昊天留了个AI做保险,足以照顾他衣食无忧,无灾无难……但这茬,他是不会告诉轩宫的。

    太玑嘿嘿坏笑起来,怂恿道:“这通道马上要关了,闭合之后即便再破开,也未必能完全通到一处去。神君大人若真是放心不下,现在追上去,还能有个照应。”

    轩宫神色一凛,转身就要跳进那裂缝,却被太玑抓住。

    “神君考量清楚,你这么一走,就跟此世再没有关系了。什么雷雨之神,什么重臣帝侍,香火啊威望啊,都再不是你的了。人们的信仰会催生出新的神灵顶替你的位置,你们可能永远都没机会再回来。”

    轩宫不知想到了什么,一贯冷肃的脸孔居然笑了出来,语意不明道:“保护陛下的安危,亦是我的职责。”

    他眼中隐隐有些忧色,低语道:“我只怕醒来后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的目的,纵然见到了他,擦肩而过之后什么也想不起来,缘分就此终结……”

    太玑于是松开了爪子,笑道:“这好办,名字带有言灵之力,只要你俩落在同一个世界,听到彼此之言灵,冥冥之中自会受到指引。”

    他看了眼那即将闭合的裂缝,匆匆将一份数据包封装好送入轩宫脑海,一脚踹在轩宫屁股上。

    “时间紧迫得罪了!有缘相识一场,我送神君份礼物吧,且祝神君一切顺利!”

    那是一串秘境坐标,有坐标在,轩宫定能安全平稳地降落在他“该在”的世界。

    轩宫猝不及防被踹进裂缝,急忙回头问:“我该如何以言灵之力引他过来!”

    太玑答道:“你是轩宫十七颗星辰之灵,说白了就是天上的石头成了精,转生之后,不如就叫‘石之轩’罢!”

    黑洞洞的裂缝闭合起来,这片空间恢复如初,仿佛从未被撕开过口子。

    太玑拍了拍手掌并不存在的尘土,四顾之下,踌躇满志。

    还记得花哥结束万花那一世的时候,因为秘境数据缺失严重,太玑本打算毁灭那个秘境重塑,清理异常数据。结果他当然是没有成功,还被花哥的大号胖揍了一顿,收了条古里古怪的警告信息。

    太玑打不过花间粑粑,也不知道花哥身上的大号数据是怎么回事,所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了那个小世界。

    现下想来,恐怕是昊天潜意识察觉到他要毁灭石之轩所在的世界,才会阻止他。

    花哥大号的壳子凝聚了昊天半身修为,年幼时的自己当然打不过,亏他当时还想着,等藏剑以后加强了,再去一雪前耻……

    太玑失笑摇了摇头。

    他此刻偷渡出去的人,将在那个世界的很多年后,遇见“曾经”的自己,帮助自己完成夙愿,并阴差阳错把他送到洪荒来。

    以前听人提过轮回之说,只当是佛门诠释生死相续、业力因果的原理,不觉有什么玄奥,如今亲身走过一遭,才恍然觉得其中妙处,话语难以言说。

    究竟是他帮了昊天,还是花哥帮了他呢?

    这大概真的只有大道才知道了罢。

    封神之事已然敲定,下界很快将迎来鸿蒙开辟以来覆盖范围最广的量劫,太玑算算时间,他那些皮皮仙师侄们,也差不多到了开枝散叶的时候了。

    *

    昆仑,玉虚宫。

    因封神榜签订的阵仗被元始弄得太大,三教除了人教外,几乎每位弟子心中都有些对这大劫的本能畏惧。昊天奉鸿钧法旨召昆仑十二仙称臣天庭却被回绝,回绝之事虽是元始干的,但十二金仙心里多多少少都有数。

    元始是不忍心让自己的徒儿们从此坏了道果,修为止步于神道,在想办法助他们度过杀劫,所以才会主动揽下封神这差事,还因此得罪了不少不完全了解内情的截教弟子。

    而这杀劫的来由,归根结底是广成子等人当初帮轩辕打蚩尤,被飞廉阴了一把,令阐教金仙染了人族杀业;又一千五百年没有斩却三尸,没能将这因果斩净,这才惹来麻烦。

    广成子等人心知大劫在即,纵然师尊百般奔走谋划,他们十二个也未必真能逃脱劫数,故而近些日子不但听话又乖巧,就连平日私下里嬉皮笑脸的模样也都正经了几分。

    “小师叔,你说的可是真的?我们盼徒儿都盼了好几百年了,除了大师兄和自力更生的道行师弟,兄弟几个连徒儿的影子都没梦见过啊!”黄龙真人又喜又忧,一张脸卡成扭曲的表情,叫人看了只想发笑。

    “这莫不是看我们快要身死道消了,送来便宜我们,好叫我们赶紧传了衣钵,交代后事和私房钱?”

    “师叔,若是些凑数的歪瓜裂枣,就不要给我们祸害了。先前你可答应好的,我们宁可没徒弟也绝不找形貌磕碜的……”慈航警惕非常,见太玑竟把他们十二个人全都找了来,唯恐他是要打包分配、不顾良莠,一脸义正言辞。

    太玑才不屑凑数:“自然不是,本少爷说话算话的!”

    他清咳一声,神秘兮兮掏出几十个大小不一的箱子盒子来,堆成小山似的一摞,摆在诸多皮皮仙面前。

    “这些盒子里的机缘,是我费了好大口舌从幽冥讨来的,里面是即将出世的、与玉虚有缘之人的信息。他们皆是世间难寻的根骨资质,你们一人取一个,各凭本事,是谁的徒弟便是谁的。当然,徒弟这事终究是个缘分,不是每个盒子里都有东西,若缘分未到,强求不来。”

    皮皮仙们面面相觑,见那些盒子或木或金或玉,形状大小样式都不相同,眼花缭乱间倒还真被勾起了兴趣,细细观察起来。

    太玑将重剑往地上一插,背倚着剑身坐下,“你们能摸到些什么,同你们的福泽也有关系,就当检验一下自己修行了这么多年究竟攒了多厚的福德吧。”

    太乙真人不由好奇道:“为何先前几百年都不见机缘,这大劫在即,突然就多了这么多有缘的苗子?”

    太玑其实不想同他们有什么隐瞒,默了片刻,问道:“你们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黄龙真人口直心快:“真话何解?假话又何解?”

    “我连师父布置下的任务都忙不完,身边祸事一茬接着一茬,难得有机会清闲下来,自是赶紧为你们筹谋一下。”

    太玑修补天道如今已近尾声,但他另有盘算,所以有意控制住了进度。除这件事外,便就只剩去截教问赵公明讨要定海珠的事了,赵公明那厮狡猾非常,太玑扑了几次空都没逮到他,大师兄大抵是算到定海珠不在他身上,也没再继续催他。

    广成子这些年跟着太玑的时间最长,闻言便笑道:“师叔这回可算说出心里话了?”

    太玑瞧了他一眼,却摇头:“哦,这是假话,是说给你们听的借口。”

    众仙微微一愣,顿时摸不着头脑了,“那真话是……?”

    太玑严肃道:“截教有弟子万众,其中还有不少是借封神之机逃避巫妖大战因果的妖族后裔,自是没什么好担心;但阐教人丁稀落,若届时封神之数,凑不出既定的三百六十五路,那就真的是要你们几个上去顶杀劫受难之名额了。”

    众仙同时色变,神色一凛。

    “故而这其中有几位,乃是封神榜上有名有姓之人,实是为你们挡灾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