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新婚爱未眠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九章 谁当谁的摆渡人。【全文完结,谢谢陪伴】

    “我当然不出去玩儿啊,刚才有几个发小找我去嗨我都没去。”秦恩念叨着,她觉得只要听听霍以言的声音好像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呢。

    每一次听到霍以言的声音的时候,都让她觉得如沐春风的。

    “哦?”霍以言今天倒是很有兴致。反问了秦恩一声。

    “因为我要守身如玉啊!为了你!我要防止别的男人对我有非分之想,那就要少出门。”秦恩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好像自己说的特别有道理似的。

    霍以言听了一下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他颔首:“恩。”

    “恩是什么意思?”秦恩先是顿了一下,当听到霍以言说了一个恩字的时候,瞬间有些惊呆了。

    她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失灵听错了呢!

    “少出门,多在家呆着。”霍以言的声音清明,声音里面带着一点调侃的笑意。

    这简直让秦恩受宠若惊了:“霍大叔,你这是默认我是你女朋友的意思吗?”

    秦恩的小心肝儿都颤了一下,兴奋激动不已。

    “你想多了。”霍以言还是保持着淡定,“我挂了,要开车。”

    “哎呀你别挂呀,开车可以开蓝牙的嘛。就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就好。”秦恩撒娇卖萌地说道。

    “你是想要让我听你说话才对吧?”霍以言一下子就看穿了秦恩心底的那点小心思。

    秦恩的小心思被戳穿了,心底郁闷:“唔……你别挂嘛。”

    这一次霍以言倒是没有拒绝秦恩:“恩。”

    秦恩再一次地受宠若惊了,觉得自己得到了霍以言的默认和首肯。

    “霍大叔,你最近对我越来越好了哎。”秦恩念念叨叨的,心情激动不已。

    霍以言仍旧是淡定:“是吗?”

    “是啊。我这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好像都坚持不下来的,你要当心哦。”秦恩此时正在吃黄瓜味的薯片,吃了一片到嘴巴里面咀嚼的时候发出嘎吱嘎吱脆的声音,她也并不顾忌这头的霍以言听着是不是舒服。

    霍以言也猜到了她是在吃零食……

    “什么意思?”霍以言已经走到了地下车库了,打开车门坐进了车内,原本是想要开车的,但是当听到秦恩的话的时候,他还是停顿了下来,没有直接发动车子。

    “我的意思是,我做事情没有什么恒心的,从小到大就是这样。一般小女孩追星啊什么的,虽然我也干,但是我从来都是见异思迁喜新厌旧,见一个爱一个的。对一个明星的热情最多持续一年吧,最多最多了。你看我追你也追了半年多了,我觉得我马上可能就会进到一个倦怠期里面,所以等你再熬一熬,或许再过几个月我就不喜欢你了也不一定。嘻嘻。”

    秦恩笑着开口,其实这小妮子心底有着自己的盘算呢……

    她一边吃着薯片一边慢悠悠地等着霍以言的答复。

    霍以言听到之后脸色略微沉了沉:“是吗?”

    秦恩笑着开口:“霍大叔,到时候你就耳根清净了哈,等我找到下一个目标,我就马上不会来烦你!”

    秦恩一个人躺在床上,觉得非常悠闲。

    而此时此刻的霍以言则是冷了脸:“秦恩,你当追星呢?”

    “这追男生不是跟追星是一个道理吗?”秦恩故作玄虚地开口。

    下一秒她就感觉到霍以言的口气不对劲了。

    “霍大叔?”她试探性地问了一声,嘎吱又吃了一口薯片。

    那头的霍以言沉默了几分钟之后,沉声开口:“少吃零食。”话落,直接挂断了。

    此时巴黎的秦恩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变黑的时候,心底痛快极了,心底想着霍以言竟然也有吃瘪的时候!

    *

    三天后。巴黎,秦宅。

    秦宅的管家一大早就被门铃声给吵醒了,这个时间点连秦思明这样作息规律的男人都还没有起来。

    管家是法国人,看到门口站着的人高腿长的男人的时候,略微有些惊讶。用别扭的中文对男人开口:“请问您是?”

    而男人则是用流利的法语回复了管家:“我找秦恩。”

    “原来是找小姐的,小姐还没醒呢。”

    “可以进去等她吗?”

    管家有些犹豫,男人皱眉,伸手拿出了手机,翻出相册里面一张他跟秦恩的合照递给了管家看,照片上秦恩整张脸都快要贴到他脸上去了。这张照片是之前秦恩在A市的时候追着霍以言拍的。她非要拍,还不给他删。

    现在反而是起到了用处了。

    管家看着这张照片一脸惊奇:“您是小姐的男朋友?”

    霍以言停顿了一下,还是颔首:“恩。”

    “天哪,小姐恋爱了。那赶紧进来吧。”管家毫不犹豫地让霍以言进了秦家的门。

    管家带着霍以言上了二楼,在秦恩的房间前面停了下来。根本不担心霍以言是个骗子。

    “小姐还在睡觉,你可以在外面的客厅坐坐。”管家笑着开口。

    “好。”霍以言颔首,但是在管家转身走的时候,他上前,推开了秦恩房间的门。

    跟他预料之中只能够一模一样,秦恩的房间全部都是粉色的装修风格,宛如小公主的房间。

    秦思明对这个女儿是真的很宠爱,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是顺着秦恩的意思来的,一个大男人带着这么一个小女孩过日子实际上并没有外人看的这么容易。

    因为秦思明自己“当爸爸”的时候年纪其实也并不大,所以根本不晓得小女孩的心思,只知道小女孩一般好像都是喜欢粉色的,于是就将秦恩的房间全部装修成了粉色的公主风。

    乍一进去的时候,霍以言觉得这个色调有点晃眼……

    房间里面,秦恩一个人躺在场上,身上穿着粉色的睡衣,跟整个房间好像都要融为一体了的感觉。

    她的睡相很差,几乎是趴在床上睡的。

    霍以言上前,放下手中的东西,他来巴黎只带了一个皮包,里面装着简答的换洗衣物。因为来的匆忙,所以很多事情都没有准备。

    他附身在床上坐下,因为床的凹陷,让原本正在睡梦当中的秦恩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唔……”她被吵醒,有些不悦。这位大小姐果然还是有起床气的。

    “秦恩。”霍以言为了彻底叫醒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下一秒,秦恩果然瞬间就像是惊醒了一般,睁开了大眼睛,看向了霍以言,她还以为自己正在睡梦当中呢!

    “我怎么还在做梦……”秦恩伸手擦了一下眼睛,又继续闭上眼睛打算睡觉。

    霍以言此时在A市,怎么可能在巴黎。

    而且这是她家哎,这是她的房间,他怎么可能进来……

    但是这个时候,霍以言又开口,伸手抓住了她纤细温暖的手腕:“醒醒。”

    秦恩伸手挥了一下:“我要睡觉,不要做梦了。”

    霍以言这才意识到,原来在秦恩的心目当中睡觉的重要性还是比他要大很多的……

    他的眉心微沉:“那你继续睡,我走了。”

    这句话一出口,秦恩好像是舍不得的样子,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别走,那我就做梦吧,反正现实中也见不到你……”

    她自始至终觉得自己是在梦境当中。

    霍以言看着躺在枕头上面一脸睡意的秦恩,附身吻了吻她殷红的嘴唇,她的嘴唇柔软,下一秒秦恩脑中像是电流击过一般。

    这种触觉太真实了吧?!

    秦恩惊叹,瞪大了眼睛的时候却看到霍以言就在眼前。

    她晃了一下,伸手碰了一下霍以言的脸庞,是热的!

    “霍……霍大叔?”此时霍以言仍旧是没有松开她的嘴唇,细细地吻着她,秦恩感觉到自己身体瞬间紧绷了起来。

    这还是她的初吻呢……

    霍以言松开了秦恩,秦恩懵了一脸地看着霍以言。

    “霍大叔……你怎么在巴黎啊?不对,你怎么在我家啊?”她一下子是真的被吓到了,完全不明白霍以言为什么会出现。

    毕竟,巴黎和A市相隔万里之远,而秦宅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

    霍以言看着秦恩两颊绯红的样子,忽然想到,自己好像也真的是想她了。

    “你们家的管家该换了。”霍以言看着秦恩震惊的样子,觉得她很可爱。

    “为什么?”秦恩不解。这个管家在秦宅也是工作了好多年了的呢。

    “因为太容易骗了。”霍以言轻笑扯了扯嘴角。

    秦恩也没有时间管这些了,她见到霍以言之后整颗心脏都颤了起来,她伸出长臂伸手紧紧地抱住了霍以言。

    “霍大叔,你是不是想我了所以才来看我的?”当秦恩将自己的脑袋埋到霍以言的胸膛里面的时候,她顿时觉得幸福感满满。

    霍以言很不想承认自己是因为听到她说追几个月就会倦怠了,所以在那么一瞬间竟然紧张地鬼使神差一般地赶来了巴黎。扔下了手头上所有的工作。

    秦恩心底也清楚是自己的那点小伎俩赢了,她高兴极了,偷偷地在霍以言的耳边说道:“其实那天我骗你的。”

    “恩?”霍以言有些费解。

    “我从来不追星,也从来么有追过男生。但是我的毅力很好的,我是为了刺激你一下嘻嘻。”秦恩很坦诚,她不打算跟霍以言之间有任何的隐瞒。

    霍以言闻言之后竟然也没有动怒,只是轻笑,吻了吻秦恩的耳廓:“恩。”

    秦恩钻在霍以言的怀中的时候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这个时候从上方传来霍以言的声音。

    “秦恩。”

    “恩?”

    “做我的小娇妻吧。”霍以言是看了秦恩的微博简介之后才这么说的,毕竟秦恩光明正大地写着“霍大叔家的小娇妻”。

    秦恩听到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幸福炸了,她连忙起身,吻上了她觊觎已久的薄唇,低声呜咽开口:“好啊!”

    *

    两个月后,A市。

    今天意知和蒋宴要带着团团去打预防针,这是团团出生以来第二次打预防针,鉴于有了上一次的前车之鉴,意知非常害怕。

    团团虽然是个小女孩,但是力气却特别大,两个护士都抓不住这个小玩意儿。

    一到医院,团团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瞬间就怕了,撇着小嘴巴眼泪掉了下来。

    “呜呜呜……”团团已经十一个月了,抱起来都像是个小大人了。

    “团团不怕哈,就是扎一针嘛。”意知安慰着被蒋宴抱在怀里面的团团,安慰道。

    其实她知道团团压根就听不懂她的安慰……

    “蒋宴怎么办?待会团团还是乱动怎么办啊?”意知看着团团趴在爸爸的肩膀上面一脸委屈的样子,就有些心疼。

    “放心,我会抓着她的。”蒋宴的声音太过沉稳,让原本安安心心躺在蒋宴肩膀上面的团团瞬间哆嗦了一下,好像是听懂了爸爸说的话一样。

    一下子扑打了妈妈的怀里面,央着要妈妈抱。

    意知看到团团这个反应实在是觉得可爱,抱在怀中亲了一口。

    半个小时后,团团打完了针,一个人在妈妈怀中大哭,一旁的护士看着团团的样子,又看了一眼蒋宴,忍不住对一旁的护士低声说道:“那个小女孩跟爸爸好像哦。”

    “是啊,小女孩爸爸好帅啊。应该多生几个,要是生个男孩一定也像爸爸一样帅。”

    此时意知将团团递给了蒋宴,一不小心听到了护士的低语,闻言之后忍不住弯了嘴角。

    她附身在蒋宴耳边低声开口:“蒋宴,我们今晚,生了小团团好不好?”

    蒋宴扯了一下嘴角:“这么主动?”

    意知红了耳根:“像你这么帅的基因,我得多生几个宝宝。”

    蒋宴附身吻了吻意知:“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