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风起综武侠最新章节!

    将尸体火化后,略作收拾,两人决定今晚在此过夜。在后厨寻到一些储粮后,卓远生了一堆火,一边烧烤一边跟上官海棠闲聊。

    “这么说,如今福威镖局灭门一案归你们护龙山庄管了?”“四大名捕事务繁忙抽不出人手来,正好此案涉及到一些官府中人,便交由我们护龙山庄的密探接手了。”上官海棠看卓远好像不是很明白,就进一步解释道:“四大名捕主要管江湖上的事,护龙山庄则负责监察各地官员。”

    卓远心下了然,接着又问道:“你说这事跟官府有关?”上官海棠脸色凝重,“福威镖局就坐落在省府,若没有官府的默许,很难将这样庞大的势力连根拔起又不留下任何线索。而且事发当晚,城内的官兵也正好被调开了。”

    “怎么可能如此凑巧,你知道是谁干的么?”“据我们的情报,当地知府凌退思有重大嫌疑。此人当官前乃两湖龙沙帮帮主,这些年也与帮会势力藕断丝连,当晚调兵就是来自他的手令。”

    卓远轻声念叨:“凌退思,凌退思…他是不是有个女儿叫凌霜华?”上官海棠诧异道:“你怎么知道的?据我所知,凌退思的女儿正待字闺中,虽然说其容貌清秀绝俗、人淡如菊,但也只在当地名门望族中才偶有流传…”

    卓远打个哈哈,说:“之前去当地调查的时候略有耳闻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了,据说凌霜华容貌被毁,是不是有这一回事?”

    上官海棠疑惑道:“你从哪听来的?凌霜华乃知府千金,一直深居府中,谁敢来毁她容貌?”说着又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你对她这么关心,不会是对她有什么想法吧?”

    卓远听了,嘴角露出笑容,一直盯着上官海棠,直将她盯得浑身不自在,就要发作的时候,才悠悠说道:“我从未见过什么知府千金,也不知她究竟是美是丑,又怎么会有什么想法呢?倒是知道眼前就有个绝色佳人呢。”

    上官海棠脸颊升起两朵红晕,啐道:“还以为你是一个名门正派的少侠,没想到却是个油腔滑调的浪荡子。”卓远眼带笑意:“那么你是喜欢正经的少侠呢还是喜欢浪荡子呢?”

    见对方就要恼羞成怒,卓远又岔开话题,说:“说道凌退思,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据说凌退思在当两湖龙沙帮帮主的时候,曾发现了梁元帝留下的宝藏线索,这些年在湖南当知府,便是为了寻找着宝藏的下落。”

    卓远顿了顿,看上官海棠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便继续说道:“若我猜的不错,福威镖局的灭门必定跟梁元帝的宝藏有关,说不定有什么藏宝图之类的在福威镖局手上。消息泄露后,才引得各方人马窥探,最后落得个满门灭绝的下场。”

    上官海棠蹙眉思索着:“若按你这样推断,确实可以解释的通。金钱帮无利不往,荆无命这样的头号杀手来到湖南,必定有着重大的利益吸引,梁元帝宝藏这个原因确实够分量;裘千仞铁掌帮下属众多,近日我们得到消息,他可能已经暗中归顺蒙古了,若能带着这样宝藏,过去之后立马就能组织起一支自己的人马;但是慕容复也卷进此事,他又是为了什么呢?仅仅是被宝藏吸引,贪欲作祟吗?”

    卓远心里明白,慕容复为了复国大业,对于金银钱财的需求巨大无比,为连城宝藏而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早先刚蒙慕容复解围,虽然对方是无意为之,但卓远依然承他的恩情,当下也不提慕容复复国的事情。

    卓远发现,美人蹙眉思索的样子特别有魅力,情不自禁又开口问道:“这么多年来,你都是男扮女装的么?难道你周围的同僚都是瞎子么?这样一个绝代佳人也看不出来?”

    上官海棠只觉得耳根发热,“什么绝代佳人,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我自小跟‘天涯’、‘一刀’一起长大,一直以来他们都当我是亲弟弟,后来当大内密探也一直要隐藏身份,除了义父和师傅,没人知道我是女儿身。而且,而且哪有人像你一样龌龊下流,居然要..要摸我胸口…”

    卓远暗自嘀咕:古代就是这么不科学,穿个男装别人就认不出来了么?转念一想,也可能是自己来自现代,平时见惯了女孩子穿长裤、穿男装,所以都是以容貌辨别男女,而古代恐怕先入为主地以衣服打扮来作区分。

    卓远心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嘴上继续问道:“之前看你施展武功清雅飘逸,动静之间若穿花蝴蝶翩翩起舞,好不潇洒,不知师承何处?”这样的赞美既然上官海棠自豪又让她羞涩,只觉今天在卓远面前处处被动,但心里对此又不太反感:“我师承无痕公子,据师傅所说,我们的门派是一个叫做逍遥派的隐世山门,平常不见于江湖,所以在武林之中没有什么名气。”

    “好吧,人物故事交杂之后,无痕公子变成了逍遥派的隐士高人了么...”卓远已经对剧情的暴走麻木了,“逍遥派嘛,正好我也有所耳闻,据说此派选择弟子要求悟性奇高且相貌俊美,嗯,海棠你自然是符合要求的...”

    “你居然知道逍遥派?”上官海棠大感惊奇,一时也没注意卓远居然亲昵地称呼自己为“海棠”。卓远见小心思得逞,心下得意,卖弄道:“我自然知道,我还知道逍遥派有各种绝学,比如凌波微步,北冥神功,八荒**唯我独尊功等,均不下于天榜武学。不知道你学了哪些?”

    见卓远对逍遥派武功如数家珍,上官海棠还以为卓远跟逍遥派有什么渊源,一时更感亲切:“我只是小时候随师父云游天下的时候,跟他学了一年的武功,也只学全了凌波微步,其他的由于当时内力修为不够,只学了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的前两式。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师父了。”

    “难怪感觉你的身法施展开来恍若凌波仙子,进退之间暗含易经八卦方位,你学会了这等步伐,一般人就算武功高于你只怕也碰不到你的衣角吧。”上官海棠无语地看着卓远:“可是我没几下就被你制住了,你这算是自夸么?其实我也很好奇,你到底用的什么武功,怎么能瞬间看破我步伐的奥秘。”

    “嘿嘿,正好我学的是独孤九剑,不管什么武功招式,只要我看到了总能找到破绽。这辈子我吃定你了。”

    上官海棠听出了他话里有话,虽然惊讶于他学的是天榜绝学独孤九剑,但觉得再接这个话题,指不定被怎么调戏,便话锋一转说起了正事:“如今林平之和余沧海被裘千仞与慕容复带走了,若想从他们手里抢人,只怕不大可能,看来只能把突破口放在凌退思身上了,我们明天出发便去调查他吧。”

    “凌退思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