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末日修仙情报员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完这份文件,赵希然才算明白,她作为小白鼠穿越,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现在才算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会说,她一出生就注定是个小白鼠。原来早在几十年前,当这个末日计划被拟定的时候,她就已经注定了会成为这个实验的牺牲品。

    既然前因已经知道了,后果也无非就像她现在这样。可是,过程呢?

    自从穿越到修仙界之后,她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和地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每当她要接触到那些秘密的时候,一切的线索又都断了。

    这么说,如果马丁叔叔的爷爷,那个伟大的科学家詹姆斯·马丁,真的通过虫洞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按照两边世界的时差,他或许便是在修仙界所谓的“上古时期”或者“远古时期”,来到这里的。

    这么说来,詹姆斯就是那个改造修仙界的人?

    那么,五行兽又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最后她会在很多地方,都发现五行兽的痕迹。似乎这个世界上,许多人都知晓关于它的传说。而且,在她之前的那个所谓的“圣主”,竟然与马丁叔叔长得那般相似。

    这一切的谜题,至今仍旧没有答案。

    她沉默了许久,这才点击了手腕上的晶石,尝试着向图西亚发出信号。

    “文件我已经接收,内容也知晓了。你想说的,是什么?”

    图西亚大费周章从22世纪来到这里,不会只是为了把这份文件拿给她吧?

    “我需要你的帮助,”图西亚这样回复,“或者说,我们所有的、处于末日灾难之中的地球人,需要你的帮助。”

    赵希然皱眉:“什么意思?”

    在她之前,曾经有那么多人穿越,虽然都是失败的实验体,但无疑都是在这边留下过痕迹的。他们完全可以利用那些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比如掌控世界,然后殖民这个修仙界。

    “你如果是想让我帮助地球人殖民……”

    她这话还没说完,对面图西亚便打断了她。一如往昔随意又略带调侃的语气:“怎么变得这么敏感了?我们的目的不在殖民,而在共融。”

    “共融?”这是什么概念?

    疏意疑惑,却还是没有打断图西亚的解释。

    “所谓共融,便是以你为媒介,让两边世界达成一种稳定的贸易关系。”

    “以我为媒介?”这又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就能够作为媒介了?

    “我们已经进行过几次实验。又进行过精确的演算,如果将东西以你为坐标发送到这个修仙界来,物品将会完整无缺地到达。但是如果我们把坐标定位错误,东西很可能会在虚空乱流之中损毁。”

    “额,那又怎样?”

    虽然听了这么多,赵希然(也就是疏意)大概明白了一些:按照图西亚的说法,她现在算是22世界向修仙界传送东西的重要媒介。

    可是,这跟两边世界稳定贸易又有个什么关系啊喂!

    图西亚大概是感觉到了她的郁闷与疑惑,便缓了口气,尝试着用更简单直白的语言解释道:

    “我这样说吧。你经常使用通讯器吧?”

    “嗯。是的。怎么?”

    “通讯器是让分处两个地方的人。能够交流的重要媒介。我们把声音、影响以及当时当地的一切感觉,转换为信号,利用通讯器发送到彼此的身边。你,赵希然,就是22世纪的地球和这个星球之间的通讯器。”

    “我这样说,你能懂吗?”

    听完图西亚的话,赵希然原本就有点懵逼的脑子,一瞬变得更加懵逼了。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犹豫着问道:“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说……”

    “以前那些实验体,都没有出现过像你这样的情况。作为通讯器存在在修仙界的人。除了你之外,没有别人!”

    听到这里,赵希然禁不住吞了口口水,按照图西亚的话。她似乎真的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人,而不是最开始那个小白鼠?

    她还想再问问关于什么通讯器,还有所谓共融的事情,那边图西亚却再次失去了信号。

    这会儿,她才想起,她现在还在风吟城中比斗。她现在还有个任务。如果这个任务失败,结果将是她整个团队的覆灭。

    所以这会儿还是先把比斗的事情给解决了,至于图西亚的事情,还有关于这个世界和22世纪的关系,还是等眼前的危机过去再仔细打算?

    可是,图西亚毕竟和她来自同一个地方,就这样撂下他不管了,这……

    最后她还是没能来得及犹豫。

    因为就在她查看文件时,比武台上已经又进行了几轮比赛。

    玄天境那些老头子,也各自挑选了自己的“亲传弟子”。

    因为疏意出神的关系,她制定的计划便被打乱了。初一、呆萌小萝莉、寒玉男神还有封存许都已经出战,并且将对方打得落花流水。

    有人曾经试过向疏意(就是赵希然啦)发出挑战,毕竟她看着似乎已经出神许久,说不定是修炼到了紧要关头。如果这时候挑战她,怕正是她最虚弱的时候吧?

    可是,因为疏意的漠视,其实她是根本就没有听到关于挑战的内容,那人的挑战便自动移交下一人。

    如今留在场上的队伍便有二十一队,这算的是加上疏意等人的小队。

    可是,风吟城阵法的通关条件,是留下百强。

    若是要留下百强,必然要从这二十一个小队之中,再次踢出一个小队了。

    此时仍旧留下来的,自然是谁也不想离开。毕竟若是他们再坚持一会儿,很有可能便会跻身潜龙榜百强之列。此等荣耀,他们怎会放弃?

    终于,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比武台。他们都想着一件事——只要把这个优胜小队给打下去,他们就能晋级!

    优胜小队又怎样?如果我们用以弱胜强、以强克弱的法子,还愁不能胜过他们吗!

    众人面面相觑。

    终于,三两个小队团结在一起,共同商讨如何将优胜小队给打败的事儿。【ㄨ】

    按照他们目前已经掌握的资料,这个小队里头所有人的攻击以及防守的本事。他们也已经窥见一二。如果真的要让人上去,那就要制定好详细的对策。

    第一个出场的,那个叫做初一的小子。也不知道哪儿学来的诡异本事,好似能看穿敌人的攻击方向一样。这样能够预料到自己下一步攻击的可怕存在。定然是要用一个比较弱的小子去挑战的。

    第二个出场的,那个可以变身的小姑娘。她的攻击法子,从来都是一击即中。如果真想胜她,必须得派一个防御力和反应能力都比较强的人才行。

    之后便是那个一脸冰寒的男的。要这些人来看,这家伙怕是其中最深不可测的存在。

    方才比武之时。便是他手中灵剑一扬,便将面前三大天才齐齐冰封住。此等威力,他们若是想要硬抗,也必须找到对抗的人。冰灵力,自然需要用火灵力来治他。

    至于那个总是笑眯眯的男的,称他作笑面虎也没什么错。他的攻击和防御的本事,纵然已经有人上去挑战过,却还是无法让人看出门道。果然,这个人也只能用一个弱的家伙去消耗掉了?

    最后便是那个一直呆着的女娃子了。

    因为她从未出手,众人也着实不知该安排谁人挑战她。如今也只能尽量安排一个能力强的。以此来谋得胜利。

    三局两胜,他们还有机会!

    这样一想,众人组队的积极性更高了。所有人都动了起来,找到小伙伴儿,然后将这个作战计划交代给他。

    他们都是靠着密语传音的方式,传达了这个消息,原本都是想着,或许不会有人知道。可谁能想到,疏意的小对里头,竟然有两只能够听到别人心事的奇葩呢?

    看到比武台下那些家伙风风火火地用密语传音。向己方队员传递消息。封存许不着痕迹地笑了笑,心道:唉,跟这些个古人比武还真是容易。看他们满怀期待的模样,我还真不忍心赢了他们呢!

    初一经过最初那几人的练手。这会儿也算能把自己的目标聚焦在一个人身上了。

    当他转头满怀兴味地看着自家三哥时,便听到他如此心语,一时惊讶地传音问他:“三哥,你居然不想赢他们?”

    封存许微微笑道:“怎么可能?”

    说到这儿,他不知又想起什么,摸了摸初一的小脑袋。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看着吧!”

    看三哥,究竟怎么用这些家伙的计划,让他们一个个都被心服口服!

    初一听到这么一句莫名的话,最初也有些不知所谓。后来才算明白三哥的意思,最后还是再一次对自家哥哥表达无限的敬仰之情。

    此时,疏意正严肃地看着底下混乱的人群,瞧着他们交头接耳左顾右盼,都怕他们是在搞着什么大计划。

    “你说,他们不会真把我们给搞下台吧?”

    她这话来得莫名,而且双眼又是直直盯着台子下面的。一时间,众人都以为她是在自言自语,竟然都没有接话。

    默了半晌,还是初一走了过去,摆着小胸脯告诉她:“圣主你莫担心!只要有三哥在!咱们什么都不用怕!”

    这话说得信誓旦旦,疏意还真信了。她转头看着封存许,双眼写满了期待:“已经做好计划了?”

    封存许微笑点头:“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此时,玄天境中,那几个老头子突然听到初一喊疏意作“圣主”,一时都有些发懵。

    这个“圣主”,到底是哪个圣,哪个主?别真的是那个圣,那个主吧?

    圣主这称呼,这修仙界虽然也听说过,但也只有那位才能有的吧?

    玄天境中的七个老头子皆陷入了沉思,纷纷开始猜测这比武台上,五个小天才的来历了。

    有人说,他们不过是隐世家族的后裔,此时不过是来风吟城凑个热闹。不过他自己都觉得不对。因为这几个小家伙,似乎对风吟城的百强名额志在必得啊!

    这可就令人匪夷所思了啊!

    按理说,如果真的来自隐世家族,或者他们真的是上古大能的后嗣,怎么可能不在自己族中比斗,反而跑来这风吟城?

    按照常理,这时候,应该是所有的天才弟子,都汇聚在各自的家族秘境之中,接受长辈的检查吗?

    所谓的潜龙榜,不过是隐士门派逍遥门的弟子初选罢了……

    难道,这几个娃子不知道?

    一时间,玄天境和风吟城阵法之中,齐齐陷入了沉静。

    一边是因为疑惑,另一边则是因为——大战即将开始。

    这剩下来的二十一个小队,因为那个打败优胜小队的计划,迅速地展开了第二次分组。

    三个顶级强者配上两个稍弱一些的人。这样的组合去对抗那个所谓的优胜小队,胜利的把握也许会比之前更大些。

    按照他们预先做好的安排,这时候应该安排一个稍弱一些的人上台去,对抗那个怪异的小子,初一。

    这个稍弱一些的,没想到竟然是个性子偏弱的男子,说话之间,面上甚至带着娇羞。这实在叫初一大开眼界。

    他怔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正想着摆好姿势,好好地玩一玩儿,便听耳边传来三哥的声音:“初一,待会儿无论如何,你要输。”

    无论如何……要输?

    初一疑惑地转头看着自家三哥,似乎没听明白他方才所言:我莫不是幻听了?

    封存许仍旧那番云淡风轻的模样,又悠然地拿手绕了绕头发,传音道:你没有幻听。我所说的便是这样,这一局,你且输给他吧!

    额……

    初一沉默三秒,这才略微点头表示了解:那好!我听三哥的!

    之后,他凝神静气,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男子,皱眉严肃道:“来吧!看看你我究竟是谁,更高一筹!”

    那男子似乎有些怕羞,又退了一步,这才低埋着头小声回道:“那……那就请小公子……多多指教了……”

    初一看着眼前这男的,真想给三哥点个赞!真的,就冲着这撒娇的功夫,不用您说,我都认输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