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蛮荒的足迹最新章节!

    在人们吃的忘乎所以的时候,王朗拿着火把,端着着一碗小米粥,几块烤肉,走到了那两个被绑着的男人身前,乌云想要跟过来,却被王朗制止了。

    虽然王朗说过今天不给他们饭吃,但是王朗并不想弄死他们,在这个年代,生一点病可能就会要了一个人的性命,王朗觉得让他们知道犯错的后果就行了。

    这两个被暴打一顿,绑在墙上晒了一天的男人,此刻嘴唇干裂,喉咙干渴的仿佛火烧一般,见到王朗的到来,原本虚弱的几乎晕厥的两个人突然来了精神,朝着王朗大喊大叫,如果愤怒的眼神如果能杀人,王朗估计自己已经死了几万次了。

    王朗没有理会他们的咆哮,走到他们身前,将火把插在地上,将食物在他们眼前晃了晃。

    两个饥肠辘辘的男人,闻着食物的香味,脑袋不自觉的跟着王朗的手转动,费力的咽了咽唾沫。

    王朗指了指两个人,然后将食物放在嘴边,做了个吃饭的动作,微笑着看着两个人,说道:“想吃么?”

    那两个人睁大了眼睛看着王朗举动,明白了王朗的意思,忙不迭的连连点头。

    但王朗并没有将食物给他们,而是将食物放在地上,做了几个砍树的动作,有指了指地上的食物。

    如此简单的动作,要是现代人肯定马上就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对于这些连石器都不会打制的原始人,完全看不懂王朗在干什么。

    见到王朗把食物拿来了,又不给他们吃,这让他们十分恼怒,被绑住的身体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王朗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笨,无奈的挠了挠头,取下腰间的石斧,对着两人挥舞了几下,吓得这两个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见到他们不再挣扎,王朗摸着下巴来回踱步,思考着如何才能让他们明白自己的意思。

    语言不通交流起来十分费事,想了半天王朗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无奈之下,王朗只好继续用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见那两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王朗指了指围墙外面的那片小树林,那两个人转头朝王朗所指的方向看去,月光下,影影绰绰的小树林,让他们回想起了白天惨痛的遭遇,顿时怒火中烧,回过头用他们的语言对着王朗破口大骂。

    王朗看着他们愤怒的样子,也知道他们在骂自己,但王朗并不在意,以他们贫乏的语言,骂人的话无非就是诅咒自己死后如何如何,这种等级的脏话对经历了网络上各种各样脏话的现代人来说,几乎毫无杀伤力,更何况王朗还听不懂他们的话。

    王朗微笑着看着他们,又指了指那片小树林,然后做了几个挥砍的动作,又指了指地上的食物。

    如此重复了七八次后,那两个人好像明白了王朗的意思,相互间交谈了几句,对着王朗连连摇头,只是眼睛时不时的盯着地上的食物。

    王朗见他们不同意用劳动换取食物,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把东西拿走了。”

    说话间,便弯腰将食物捡了起来,转身准备离开。

    两人见王朗要走,顿时急了起来,对着王朗一阵喊叫。

    王朗转过身,面带微笑的看着两个人,晃了晃手上的食物,指了指树林,说道:“想吃饭就得干活。”

    早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两个人,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砍树就砍树吧,累点也比挨打饿肚子好的多。

    想通了的两个人,对着王朗连连点头,眼巴巴的看着王朗手里的食物。

    王朗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早这样不就结了。”

    地上插着的火把早已熄灭,只有淡淡的青烟飘散在空气中。

    借着月光,王朗将食物喂给两个人,连钻木取火都不会的部落,烤肉对他们来说就是难得的美味了,更别说这小米熏肉粥了,这一顿饭让两人仿佛觉得在天堂一般,之前的虐待换来这一顿饭,两个人都觉得值了。

    两人吃完后,王朗让人将他们弄下来,绑住双手双脚扔在地上,毕竟明天他们还得干活,要是站着睡一夜,就算是铁人也熬不住。

    经过四五天的努力,王朗他们成功的将这片小树林砍光,堆积起来木头如小山一般。

    人们从中选出一部分粗细差不多的木头,用编织好的草绳制作了三个木筏。

    这些草绳很不耐用,长时间泡在水里很容易沤烂,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更换一次,比起麻绳来说,质量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王朗现在十分迫切的希望找到麻。

    木筏做好后,王朗让乌云带队,带着六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去谷子地那边采集谷穗。

    那两个男人经过前段时间的教训,知道了只有听话干活才能吃到食物,这几天表现的很老实,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感受过部落生活后,让他们再重新过以前那种茹毛饮血的日子他们是无法接受的。

    采集谷穗的人群中也有他们两个的身影。

    那条三米多的恐鸟人们只吃了肉,拔掉羽毛的皮肤被拔下来做成了一个个口袋,加上部落里其他的袋子,王朗估计三个木筏一次至少能运会回一百多斤的种子,没有镰刀的人们,这个工作估计要用好几天的时间才能完成。

    这些原始的谷子产量远远不如另一个世界的改良无数次的品种,王朗按十斤左右的谷种种一亩地算,乐观的估计每亩地也就能收获个二三百斤,精耕细作产量可能会好一些,但是以部落目前的情况,刀耕火种是最好的选择。

    趁着一部分人采集谷穗的时间,王朗带着剩下的人们用石刀费力的割掉野草,打算清理出一条防火带,如果不这样做,而是随便防火的话,整片草原都会被一把火烧个精光。

    忙碌了两天的时间,王朗他们终于清理出了一百多米长的防火带,人们拿着火把,在被防火带围成的长方形区域两边同时放火,干枯的野草很快就被点燃,滚滚热浪扑面而来,乱窜的火焰偶尔会点燃割剩下的草根,在周围巡视的人,见到后马上跑过去及时将火扑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