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最新章节!

    五月初,沸沸扬扬的纽约和哈德逊河铁路公司收购案终于告一段落,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和北太平洋铁路公司未能如愿,格瑞斯·范德比尔特成功保住了家族核心产业,但为此付出的代价超过2000万美元,范德比尔特家族经此一役元气大伤,不复科尼利尔斯·范德比尔特在世时的辉煌。

    能保住家族核心产业已经很幸运了,至少这样一来,范德比尔特家族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而且格瑞斯·范德比尔特通过这件事展示了自己的截然不同于保罗·范德比尔特的强硬,虽然这段时间范德比尔特家族成为了纽约市民们的谈资,但至少没有成为笑话,从这一点上说,格瑞斯·范德比尔特的确很了不起。

    更加了不起的是,在四月中旬,格瑞斯成功将她的两位妹妹排挤出纽约和哈德逊河铁路公司董事局,从而大权独揽,成为范德比尔特家族事实上的话事人,这简直惊爆了一众眼球,人们之前从来没想过,女人也能如此坚强,格瑞斯也因此成为格洛莉娅的偶像。

    其实格洛莉娅比格瑞斯也不差,当初创办《都市丽人》报社,格洛莉娅也曾大大出了一把风头,但习惯意义上,人们更愿意把《都市丽人》的成功归功于李牧的幕后支持,格洛莉娅只是个台前的吉祥物,并不被人们重视。

    格瑞斯则不一样,范德比尔特家族连遭劫难,格瑞斯在短短几周内连续失去父亲和两个哥哥,格瑞斯可以算是临危受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即使是换成其他人,也不可能比格瑞斯做得更好。

    李牧没有时间关注风云变幻的股市,虽然亨利还是组织了一支团队,借助股市的红利狠狠赚了一把,但这和李牧都没关系,李牧从四月初开始就待在总督岛没有离开过,全心全意等待自己的第一个孩子降生。

    按照之前的预计,初雪的预产期是在四月底,早在三月份,医疗团队就在总督岛上准备了一间产房,两名医生和四名护士二十四小时待命,坚决杜绝任何意外情况。

    还是有意外,从四月底一直到五月初,李牧期盼已久的预产期却一直都没到来。

    “初雪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孩子的状态也很正常,也许今天晚上,也许明天,反正就在这几天,从现在开始,你得学会保持耐心。”贝蒂医生五月初再次为初雪检查了身体,一切正常,没有任何问题。

    带孩子确实很需要耐心,李牧也一直都认为自己不缺乏耐心,但在贝蒂医生看来,很明显李牧还不够成熟,这从李牧要求贝蒂医生每天都要为初雪检查身体就可以看出来。

    “放心吧贝蒂,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我一定会会是个合格的父亲。”李牧信誓旦旦,绝不让自己的悲剧在自己的孩子身上重演。

    “我相信你会的。”大腹便便的初雪对李牧信任依旧,在初雪眼里,李牧就是无所不能的超人,虽然现在可能还没这个概念。

    “走吧,我陪你去散散步——”李牧很体贴的扶初雪下楼,为了保证身体健康,初雪每天都要坚持活动,这时候李牧一般情况下都会陪在初雪身边。

    “嗯——”初雪甜甜的笑,自从怀孕以后,初雪好像换了个人一样,以前有时候,还能从初雪身上偶尔发现当初做丫鬟是保留的习惯,现在的初雪已经完全进入母亲这个新角色,更加自信,更加专注,李牧把这种变化称作是:母爱的光辉。

    走在花园里的小径上,隐约能够听到后院佛堂里传出来的木鱼声,这是严母又在为孩子祈福,自从初雪怀孕后,严母每天都要念好多遍《大悲观世音菩萨咒》,每天早中晚从不间断。

    只要是和孩子有关,李牧都大力支持,为此李牧甚至在后院专门盖了间小佛堂,结果这间小佛堂成了严母的精神寄托,终日香火供奉缭绕不绝,连带着李牧现在也成了半个佛教信徒。

    之所以说是“半个”,是因为另外“半个”李牧属于天主教,如果有需要的话,李牧还可以把自己再分裂成更多个,反正——心到神知吧。

    “印第安纳州那边前天给送来了几袋蘑菇,都是那边的农场主自己采的,说是让你补身体,不过他们没有保存好,送来的时候有些蘑菇都已经腐烂了,要我说这帮家伙就是笨,倒不如送些农场里种植的土豆,至少土豆从印第安纳州送过来不会坏。”李牧挑些轻松的事情陪初雪聊天,对于孕妇来说,健康的心理状况也很重要。

    “印第安纳州——啊,你是说,那些从咱们集团里购买了土地的农场主,他们现在怎么样?”初雪很好奇,那些农场主都是华人,李牧曾经不止一次的强调过农场的重要性。

    “还不错,他们最早的已经过去了两年多,刚开始时当然会吃点苦,毕竟那些土地都需要开垦,这个阶段估计要持续很久,不过当开垦出来一部分土地之后,他们的好日子就来了,要知道他们每家人平均拥有600亩土地,这在清国也能算成地主阶层了吧?”李牧不大了解清国的情况,但对比二十一世纪,手中握有600亩土地绝对当得起“地主”这个称呼。

    “600亩!真不少,不过他们种的完吗?”初雪虽然没有种过地,但对于600亩到底有多大还是有点概念的,清国的醇王府大概是60亩左右,也就是说,十个醇王府那么大,在清国,种植600亩土地,至少需要30个人。

    “咱们有银行的,可以为农场主们提供低息或者是无息贷款,农场主可以用贷款购买牲畜,据说那边现在每家都至少有两头牛、一匹马、以及一群羊,说实话,那就是我理想中的生活。”李牧言不由衷,应该说,那不是李牧的理想,而是初雪的理想,只可惜,估计这个理想这辈子是不可能实现了。

    华人对于土地的渴求让人惊讶,或许是因为在清国的时候穷怕了,那些农场主们来到伊利诺伊州和印第安纳州,把行李一放下,转身就开始开荒,最高记录一个人连续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开垦了12亩荒地,最后那个差点被活活累死的家伙直接被送进医院。

    骏马集团最初把这件事刊登在《时代周刊》的副刊上,这么有代表性的事件可不常见。

    从那以后,骏马集团印刷了很多小册子,将开荒中的注意事项一一罗列,超时劳动更是被明令禁止的,然后把册子分送给那些即将前往伊利诺伊州和印第安纳州的农场主们,李牧能为他们做得也就只有这些了。

    已经足够了,现在总督岛几乎每个月都会收到来自印第安娜和伊利诺伊州的小礼品,有时候是一块酱香浓郁的牛肉,有时候是刚刚采下来蘑菇,甚至有一次,一位印第安纳州的农场主托人给李牧送了只活鸡,并且注明,这是马库斯养鸡场生产的第一批小鸡,马库斯希望能把这只鸡送给李牧。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路途遥远,耽误了开荒时间,马库斯很想当面向李牧表示感谢,

    在来到美国之前,马库斯是那些被当做猪仔卖往南美的太平天国后裔,马库斯的祖先在种植园里过着朝不保夕生不如死的生活,是李牧和骏马集团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骏马集团把马库斯连同他的家人一起接到美国,在骏马集团工作两年之后,马库斯在印第安纳州购买了150英亩土地,现在开来,马库斯是办起了养鸡场。

    和在南美的生活做一个简单的对比,现在的马库斯感觉自己生活在天堂里。

    而这一切,都来自李牧的慷慨,所以马库斯希望李牧能分享丰收的快乐。

    确实挺欢乐的,好人有好报嘛,一只鸡的价格不超过1.2美元,但李牧的回礼除了赠送一套银质餐具外,还有一支春田兵工厂生产的最新型号散弹枪,在中部地区讨生活,没有枪的话就等于是找死。

    餐具和散弹枪的价值已经超过100美元,但李牧认为自己并没有亏本,能收获尊敬比什么都重要。

    “你总算是做了件好事。”初雪很满意李牧的安排,有房有田,老婆孩子热炕头,这就是华人的理想。

    “难道我以前就没做过好事?”李牧黑脸,当然这是装出来的,对于初雪而言没有任何威慑力。

    “做过啊,你做过的好事很多,但都不及这件事伟大。”初雪有自己的衡量标准。

    “初雪姐姐,要过来歇一会吗?”桑迪领着潘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远处格洛莉娅正在湖心亭里用面包屑喂鱼。

    和怀孕之后坚持工作的初雪不一样,怀孕之后的格洛莉娅,简直把自己当做清国来的瓷器一样供起来,每天除了睡就是吃,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起来。

    这说明格洛莉娅身体底子好,初雪当初刚怀孕时就吐得昏天黑地,格洛莉娅就整天没事人一样,孕吐神马的根本不存在。

    “潘,离我远一点。”虽然李牧一直提醒潘的卫生状况没问题,但初雪还是打心底里感到恐惧,要知道当初潘可是初雪喂大的。

    “放心好啦初雪,没问题的。”格洛莉娅也招呼初雪过去坐一坐。

    “走吧,刚好你们可以交流下怀孕心得——”李牧扶着初雪往湖心亭方向走,桑迪跟在李牧身后,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亮的惊人。

    “改天要放点热带鱼进去,灰不溜秋的鲤鱼难看死了。”格洛莉娅漫不经心的揉着面包,面包屑从指缝间落到水面上,每一颗都引得好几条鱼争抢。

    “好吃就行了啊,你不是吃过糖醋鲤鱼嘛,感觉怎么样?”李牧不想放热带鱼进去,鲤鱼多好的,可以吃,还可以改变生态环境,上辈子美国鲤鱼成灾,这辈子因为多了这么多的华人,估计小鲤鱼想翻身很难,不给你吃绝种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是好吃,嗯,中午咱们吃鱼吧?”初雪马上开始流口水,毕竟是两个人消耗,容易饿很正常。

    “没问题。”李牧答应的快,反正总督岛上有厨师,而且还是华人厨师,不需要李牧亲自下厨。

    “莉莉,你得注意保持体型了,现在的你看上去比我还胖。”初雪和格洛莉娅姐妹的关系都不错,平常相处的就跟一家人一样,类似的嘲讽语调,只能算是调侃。

    “比你还胖?哈哈哈哈——你是想笑死我么?”格洛莉娅看一眼初雪,眼中的羡慕一闪即逝。

    虽然格洛莉娅和初雪肚里的孩子都是李牧的,但第一个孩子肯定会受到更多的宠爱,这一点在威尔家中体现的非常明显。

    说起这个,其实格洛莉娅心中不无遗憾,当然如果先怀孕的格洛莉娅那就完美了。

    “难道我很胖吗?”初雪也情不自禁的笑,看看几乎已经要滚在地上的格洛莉娅,在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嗯,确实有点胖,都已经看不到脚尖了。

    “好了,你现在不能大笑。”李牧提醒初雪,孕妇应该避免情绪激动,太高兴或者太伤心都不好。

    初雪还是低着头,并没有回应李牧。

    李牧感觉不大对,再看初雪,额头上已经有汗水渗出来。

    “初雪姐姐,你怎么了?”桑迪也注意到了初雪的不正常,过来扶住初雪另外一边手臂。

    “医生——”李牧立即呼救。

    片刻,一身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推着一辆平板车呼啸而来,她们一直就待在附近随时准备着,这是她们唯一的工作。

    “姐姐,初雪姐姐怎么了?”桑迪看着被推走的初雪,声音有点颤抖。

    格洛莉娅没回答,紧抿着嘴唇,眼神中有一丝羡慕和黯然,但转瞬间格洛莉娅就回过神来,提着裙子拉着桑迪就跟上去,动作矫健极了:“咱们得快点,初雪要生了——”

    这话——

    也是一语双关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