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鬼王妖妃最新章节!

    “沫儿……”

    大床上,两人肢体交缠,很是亲密,上官沫慵懒地抬眼看向宫绝殇,嘟囔道,“你还有完没完?晚上还有宴会!”

    宫绝殇抱着她,同样是一副慵懒的样子,双手却没有闲着,口中说道,“没关系,我们只要看戏就好了!”

    眼底有什么快速地掠过,虽然一闪而逝,但是上官沫还是看见了,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轻声问道,“殇……你想做什么?”

    虽然依旧是淡淡的语气,但是此时却因为她略显暧昧的动作,透着蛊惑人心的魅力,宫绝殇眼底尽是玩味,美人计啊!他喜欢!

    上官沫抬眼看向他,指尖在他肩背上轻划着,算不上太过火的诱惑,脸上也依旧是淡然含笑的表情,没有刻意地展示出妖娆魅惑,但是对宫绝殇来说,却非常地管用!

    “沫儿……”宫绝殇的视线落在她带笑的粉唇上,低头便想吻她。

    上官沫略一侧头,宫绝殇的吻落在了她脸上,笑着推开他,上官沫轻抚着他的胸膛,沉吟道,“我好像还有事要做!”说着便打算起身。

    宫绝殇连忙抱紧她,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我告诉你行了吧?”

    上官沫满意地点了点头,等着他开口,但是宫绝殇却突然翻身压住她,快速地将她的双手压向头顶,上官沫脸色一沉,一脚踢向他下腹,宫绝殇手快地抓住她的脚腕,长腿压住她另一条腿,皱眉道,“王妃怎么下脚这么狠?这一脚要是踢实了,你今后的性福可怎么办?”

    上官沫冷哼道,“不劳王爷费心!”话落闭上眼,摆明了不想理会他。

    宫绝殇俯身吻了吻她的唇,笑道,“王妃不是输不起吧?”

    上官沫睁眼看向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王爷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嗯?”宫绝殇一脸不解,眼中却带着浓浓的笑意,“我有误会什么吗?”

    上官沫很是温柔地笑道,“王爷,我是女子,不是君子,不需要输得起!”

    宫绝殇心中觉得好笑,这是要耍赖?看着她一脸“你拿我怎样?”的表情,宫绝殇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沫儿,你这样,我还怎么敢和你赌?”

    上官沫瞥了他一眼,笑道,“那只能说明鬼尊大人还不够魄力!”

    宫绝殇挑了挑眉,腰身一挺,听着她脱口而出的呻口今声,笑得一脸邪恶,“本尊想要的,不择手段也一定会弄到手,所以,不怕云教主耍赖!”

    上官沫冷哼道,“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宫绝殇挑眉道,“王妃是不是也误会了什么?本尊从来就是小人不是君子,所以正人君子那一套自然不必遵守!”而且,她这个女人还真的不好欺负!

    上官沫一直用冷眼瞪着他,宫绝殇得意的表情突然一收,动作也停了下来,低声道,“对不起,我……”看着上官沫冷冷的表情,眼底带着一丝不知所措。

    上官沫咬了咬牙,“宫绝殇,别给我来这一套!”

    宫绝殇眨眨眼,一脸伤心地看着她,问道,“那……如何?”

    上官沫深吸了几口气,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贴着他的唇叹息道,“你赢了!”语气中全是懊恼无奈,她真觉得宫绝殇就是她的克星,明明是她被欺负了,到头来,怎么反而好像委屈的人是他?

    偏偏他每次用这招,她都得缴械投降!

    宫绝殇勾唇一笑,那得逞的样子,让上官沫觉得很刺眼,张口咬住他的唇,看向他的眼中全是警告,但是宫绝殇明显不怕她这只纸老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而上官沫却怎么也咬不下去,心中很是郁卒,转而又觉得好笑,怎么和宫绝殇在一起,她就变幼稚了?总是为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较真!

    心中叹了口气,手臂收紧,舌尖探入他口中,与他的舌交缠在一起,宫绝殇眼底掠过一丝温柔,伸手扣住她的后脑,辗转缠绵的吻越来越火热,房内一片旖旎暧昧。

    欢爱过后,上官沫背对着宫绝殇侧躺着,闭着眼也不说话。

    宫绝殇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在她肩上轻吻着,笑问道,“还在生气?”

    上官沫睁开眼,转头瞥了他一眼,然后干脆转过身抱住他的腰,然后又抬了抬头,宫绝殇自觉地把手臂伸过去给她枕着,温柔地在她额角吻了吻,他很喜欢现在这种亲昵温暖的感觉。

    上官沫在他肩上蹭了蹭,轻声说道,“本王妃才没那个闲情逸致和你生气!”虽然总是被他气到,但是也确实不算真的生气,她要真生气了,绝不会因为他装装可怜,扮扮伤心就消气了!

    宫绝殇笑了笑,轻抚着她的发丝,柔声说道,“先休息一下,一会儿我叫你。”

    上官沫倒是真的有些乏了,点了点头,闭上眼,很快就睡了过去。

    宫绝殇轻轻拨开她额上的发丝,看着她的眼中全是温柔宠溺,低声叹道,“江山又怎么会有王妃来得诱人呢?”

    眼底掠过一丝笑意,若是这天下没有了她,江山也不过是死物罢了!而如今这天下最宝贝的东西已经在他怀里了,他又何必再去花力气争那个对他来说无足轻重的死物?

    等上官沫醒来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看了眼宫绝殇,皱眉道,“怎么不叫我?”

    宫绝殇吻了吻她的脸颊,笑道,“去晚点也没关系!”

    替她穿好衣服,宫绝殇让人将晚膳端进房里,上官沫不由挑了挑眉,宫绝殇将她拉进怀里,说道,“晚宴会有些混乱,先吃点东西,王妃也应该饿了吧?”嘴角带着的笑容有些暧昧。

    上官沫瞥了他一眼,淡淡地开口,“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了?”

    “王妃这么想知道?”

    上官沫不语,宫绝殇自觉地开口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宫绝影在鬼门买了些药而已!”正是当初景墨痕亲自送去的东西!

    上官沫一顿,“他没有请杀手?”

    “没有。”

    上官沫点了点头,宫绝影应该是担心鬼门不敢接这笔生意,到时反而留下把柄在鬼门手里。

    她也没有再问宫绝殇想要做什么,前前后后的事联系起来,他的意图她也能猜出个七八分!

    看了眼宫绝殇,上官沫突然笑了笑,夹了一块豆腐奖励他,宫绝殇看着那白嫩嫩的豆腐,苦下脸,“沫儿……”

    不等他多说,上官沫直接将那块豆腐塞进他嘴里,宫绝殇一边吃着他最讨厌的豆腐,一边恨声道,“谁做的豆腐?本王一定要他好看!”厨房里的人很清楚他不喜欢豆腐的,怎么会出现豆腐?

    上官沫撑着头,看着他苦大仇深的样子,扬唇轻笑,倾身在脸上吻了一下,满脸愉悦,显然一会儿晚宴上将会出现的混乱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

    此时,云苏的声音插了进来,“王爷也不喜欢吃豆腐吗?”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惊讶,还有些歉意。

    很显然,罪魁祸首就是她了!

    因为上官沫不喜欢吃豆腐,所以饭桌上也就一直都没有出现过豆腐,她没想到宫绝殇也对豆腐深痛恶绝!

    “我还以为王爷会喜欢呢!”叹了口气,云苏有些可惜地说道,“那么多豆腐,吃不完只好都倒掉了!”

    上官沫随口问道,“哪里来的豆腐?”

    闻言,云苏瞪向欧阳凛,抱怨道,“还不是凛?不小心撞坏了人家的豆腐,还让我背黑锅!人家也是小本生意,豆腐烂了肯定卖不出去了,我只好全都买回来了!”

    欧阳凛站在一边嘀咕道,“就算你告诉他是我撞的,人家也不信啊!”让人相信自己撞鬼了吗?

    云苏使劲瞪着他,欧阳凛摸摸鼻子,又连忙抱着她安慰。

    宫绝殇突然开口道,“沫儿,你是打算一直让我当瞎子?”说着看了眼欧阳凛所在的方向。

    上官沫一顿,这才想起,宫绝殇看不见欧阳凛,也不能怪她忘了,谁让宫绝殇虽然看不见欧阳凛,却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一直以来他也没有一点好奇的样子,所以她才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指尖一弹,一滴类似水珠的东西落在欧阳凛额头,瞬间隐没不见,下一刻,宫绝殇已经能看见他了。

    宫绝殇只是瞥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对于欧阳凛他倒是挺放心的,因为有云苏在!

    两人用完晚膳,才慢吞吞地进宫,上官沫没有带云苏和欧阳凛,场面太过混乱,人多反而不方便行事。

    宫绝殇倒是把谷一寒和景墨痕带上了,到时难保不会有需要出手的地方。

    这次的晚宴依旧在御花园举行,比上次的洗尘宴更加热闹,这样的日子大家也没有那么拘谨,随着父母前来的年轻男女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起,欢声笑语不断。

    下了马车,宫绝殇搂着上官沫向御花园走去,谷一寒和景墨痕跟在两人后面,景墨痕注意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视线扫过远处巡逻的侍卫,还有那些宫女太监,又看了眼舞台上的舞娘,这些人容易伪装,谁是谁很难分得清楚,宫绝影肯定混了不少自己的人进来。

    谷一寒突然想到什么,拉住景墨痕,塞了颗药丸给他,小声说道,“服下这个两个时辰之内百毒不侵!”宫绝影找鬼门买了那样的毒药,虽是对付宫明轩,但谁能保证不会误伤,而且谁又知道还有没有其他毒物?

    倒不是他忘了关心宫绝殇和上官沫,而是宫绝殇需要什么自会要,不说便是不需要,而关心上官沫那是宫绝殇的事,他如果把这任务揽过来,宫绝殇恐怕反而要找他算账了!

    景墨痕笑眯眯地说道,“谢啦!”仰头咽下那粒药丸。

    上官沫听到两人的谈话,转头却正好看见景墨痕放下手,掌心的药丸被他快速收好,上官沫眼神一闪,不由多看了两人一眼,然后转头对宫绝殇说道,“王爷,我现在不是失宠了吗?”

    宫绝殇笑道,“失宠了也可以重新受宠不是?本王就只有你,不宠你还能宠谁?”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反正这个时候,苍羽炀也别无选择了,知道被耍了又如何?

    因为是国祭,整个晚宴,宫明轩都会在场,现在他正在等着宫绝影行动,也不打算追究宫绝殇和上官沫的不守时。

    看见两人走来,苍羽炀忍不住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视线落在上官沫身上,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而宫绝逸倒是没有太过诧异,上官沫是宫明轩送到宫绝殇身边的人,这种场合,做戏也很正常,不过想到他和上官沫之间的事,却不由皱紧了眉,原本是因为上官沫还有用,他才会没有急着除去她,但是如今时间拖得越久,他却越加狠不下心了,如今看着两人相拥走来,他心中的嫉妒也越加不受控制,这实在不是什么好现象!

    端木漓也在场,他虽然住在晋王府,但是却一直住在自己的院子里,一般不会出来,因为喜欢清静,伺候的人也没两个,所以他并不知道上官沫和宫绝逸的事,或者该说是上官萱和宫绝逸的事,此时看见两人走来,心中有些苦涩,眼神却很坚定,虽然他不能给她幸福,但是他却希望她能够幸福,他之所以下定决心帮宫绝逸,就是想要帮上官沫脱离宫绝殇和宫明轩的掌控,等宫绝逸当了皇帝,不管她是想要当皇后还是想要做什么,至少能够自己选择!

    而秋素素却是在思考着,为何鬼尊说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将计就计,顺便除去宫绝影这个阻碍,好让宫绝逸顺利登上皇位,却完全没有提过宫绝殇,明明宫绝殇才是最大的阻碍不是吗?而且居然还让她告诉宫明轩,他会帮他抓住苍羽炀的把柄!

    也正因为如此,这段时间上官沫才能这么清净!

    秋素素眼中掠过一抹深思,反正宫明轩很快就会死了,他的许诺也不过就是说说而已,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这样的举动倒好像是在帮上官沫解决麻烦!

    难道鬼尊和宫绝殇有什么联系?但是为何他不帮宫绝殇登上皇位?就因为要折磨宫绝逸?

    虽然现在还弄不清楚这些事,但是她已经决定,如果鬼尊没有特别吩咐,她暂时不会去动宫绝殇,她必须小心行事,否则一旦惹怒了鬼尊,恐怕比惹了宫明轩和苍郁还可怕!

    上官萱原本听说了上官沫失宠的传闻,心中正暗自高兴,但是现在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不过她也不是特别失望,反正她是不会让上官沫好过的!

    宫绝影此刻是没有心思去注意宫绝殇和上官沫了,一心都在关注着宫明轩。

    宫绝殇和上官沫走到宫明轩面前,还未来得及行礼,突然寒光一闪,离龙座不远的地方,一个太监打扮的人趁着宫明轩分心之际,带着杀意飞掠而来。

    “护驾……”

    随着这一声,场面立马变得混乱起来,一半的侍卫想要冲过来,一半的侍卫却突然倒戈相向,所有的侍卫混战在一起。

    谷一寒和景墨痕快速地冲了过来,护住宫绝殇和上官沫,那人的目标明显不是他们,而是宫明轩,那人一刀砍向谷一寒,趁着谷一寒出手抵挡的时候,袖中飞出一枚银针,直冲宫明轩而去,宫明轩的身手也不差,闪身躲过那枚银针,秋素素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和那人战在了一起,几个侍卫也已经来到宫明轩身边。

    宫明轩也是早有准备,扬声下令道,“给朕全部拿下!”

    一时间,整个御花园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宫绝影脸色一变,但是很快又恢复镇定,这次安排的刺客全是死士,即便是失败,也不会供出他的!

    谷一寒和景墨痕已经护着宫绝殇和上官沫远离了战场中心,宫明轩也由几个侍卫护着退后了一些,沉着脸看着这场混战。

    突然一把飞刀直冲宫明轩飞射而来,飞刀所来的方向,正是苍羽炀所在的方向,虽然那方不止他一人,却全是苍国的人,苍羽炀脸色一变,那飞刀确实是从他身边射出的,但是会是谁?他自认这次带的人都是忠心之人,绝不会背叛他,至于上官萱,她根本就不会武!

    秋素素正在等一个机会,如今看见飞刀直朝宫明轩而去,连忙飞身去挡,护着宫明轩的那几人都是神女门的人,此时他们似乎完全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那把飞刀上,没有注意到原本与秋素素交手的人。

    闪烁着绿光的银针趁隙射向宫明轩,宫明轩倒是想躲,但是被几个侍卫围着,他根本无法闪躲,伸手想要拉过身前的人去挡,但是那人却反射性地躲过了他的手,宫明轩再想如何也已经来不及了!

    银针射中了宫明轩的肩膀,虽然不是要害,但是看着宫明轩瞬间青紫的脸色,便知道那银针之上涂了剧毒!

    宫绝逸看着宫明轩受伤,连忙让太医过去,暗中看了眼秋素素,明显对于这出戏很满意!如此一来,责任都可以推给宫绝影,既除了宫明轩,也没有落下宫绝影,确实是很好的计划,也实施得不错!

    宫明轩的准备很充分,刺客很快就完全被拿下了,但是大家却依旧绷紧了神经,因为宫明轩还生死不知!

    苍羽炀被暂时软禁了,因为不少人看见了那飞刀是从他那里发出的,他肯定逃脱不了干系!

    现在也就宫绝殇和上官沫完全不在乎宫明轩的死活,当然谷一寒和景墨痕也一样不在意!

    宫明轩的寝殿外面,一群人焦急地等待着,宫绝殇和上官沫远离人群站着,望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又看了看焦急的众人,宫绝殇低声感叹道,“还好用过晚膳才来的!”

    上官沫瞟了他一眼,摇头笑道,“这就是王爷弑父之后的感言?”

    宫绝殇挑了挑眉,纠正道,“我只是做生意而已,最多再加上见死不救,可没有弑父那么严重!”确实是宫绝影主动找上鬼门的!

    上官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是吗?这出戏恐怕最满意的就是王爷了吧!”

    宫绝殇满脸无辜,“大家都有收获,不是都应该满意吗?苍羽炀至少达成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宫明轩要死了,宫绝影刺杀也算成功了,宫绝逸和秋素素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了,不仅除去了宫明轩,连宫绝影也会跟着玩完,大家皆大欢喜!”

    上官沫笑了笑,问道,“秋素素是你的人了吧?”

    “在她背叛我之前,算是!”秋素素也是聪明人,但愿她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才好!

    上官沫挑眉道,“那么,她的收获便等于是王爷的收获了!你想除去宫明轩和宫绝影,将宫绝逸推上皇位,这一切都在按着你的意愿发展,还说不是收获最大的人?”而且还有人帮着背黑锅,甚至,背黑锅的人还根本不知道自己背了黑锅!

    宫绝殇也不反驳,看着她笑道,“王妃不也同样有收获?”

    上官沫靠进他怀里,淡淡地说道,“我不过是为自己报仇而已!”苍羽炀对她出手,她自然不可能不还手。

    旁边一只女鬼邀功道,“主人,我的任务完成得不错吧?”

    上官沫瞥了她一眼说道,“还好当时够混乱,要不然根本瞒不过去!”若不是太过混乱,宫绝逸和宫明轩那样狡猾谨慎的人,肯定能够看出破绽,虽然他们都希望抓住苍羽炀的把柄,一定会借此咬着苍羽炀不放,但是暗中肯定会调查真正下手之人!

    闻言,那只女鬼瞬间恹了气,瘪着嘴说道,“我下次一定会做得更好的!”

    上官沫笑着点了点头,伸手揭开葫芦盖子,那只女鬼连忙钻了进去,宫绝殇看着这一幕挑眉道,“你养的这些鬼怎么都跟小孩子一样?”

    上官沫摇头笑道,“死过一次,总能看清很多事!”话落,抬眼看向宫绝殇,沉吟道,“王爷觉得自己很成熟吗?”

    宫绝殇看着她略带戏谑的表情,皱了皱眉,开始反思,难道他很幼稚吗?

    终于,紧闭的门扉打开了,一群人连忙挤过去,关心宫明轩的情况,一时间叽叽喳喳的,谁也听不清谁说了什么。

    宫绝影此时最关心的当然是刺杀的结果,沉声吼道,“安静!”

    大家终于安静了下来,一群太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由一个老头开口说道,“陛下中的是江湖上的一种奇毒,臣听说这种毒根本没有解药,陛下现在无法行动,无法言语,若是不能研制出解药,便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江湖上的各种毒药,向来层出不穷,这药他也只是恰好听说过,不是很了解!

    闻言,立马响起一片哀戚之声,宫绝影心中一喜,虽然宫明轩没有马上死,但是也不远了!不过宫明轩还真是命大,居然中了那样的剧毒还不死!

    他完全不知道,鬼门给他的药,原本就不是立马要人性命的毒药!

    宫绝逸眼神一闪,如此正好,他才能有时间讨得一张名正言顺的圣旨,压宫绝殇一筹,不过宫绝殇恐怕也会有这样的打算,看来他得小心宫绝殇了!

    虽然宫明轩已经回天乏术,但是太医们依旧在想办法配制解药,因为宫明轩需要休息,妃嫔们都哭着回了自己的宫殿,大臣们带来的家眷也都各自回家了,而其他人则是准备去审问那群刺客!

    这场戏原本是宫明轩想要除去宫绝影,抓住苍羽炀的把柄,没想到最后却把自己赔了进去,不过,既然是宫明轩的设计,这群刺客中必定会有人指证宫绝影,所以宫绝逸特意让大家一起审问!

    宫绝影虽然有些怀疑他的意图,但是因为心中对那群死士很放心,倒还算镇定,此时他若是拒绝的话,反倒显得他心虚,所以他也赞同宫绝逸的提议!

    太子和晋王都同意了,大臣们也没有异议,众人一同看向宫绝殇,虽然大家一向觉得宫绝殇只是挂了个名,对朝廷毫无贡献,但是毕竟他还是个王爷,而且是宫明轩很宠爱的一个皇子,自然也该征询一下他的意见。

    宫绝殇温润地笑了笑,有礼地说道,“大家决定就好!”

    不是说自己同意,而是让大家决定,这样的话虽然不失礼数,但是怎么都让人觉得有些软弱无用!

    上官沫心中好笑,还真是一言一行都无不在暗示大家,他是最无害的!

    又有几个人能知道看上去最无害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

    宫绝逸看了宫绝殇一眼,他倒是没有想过将这件事诬赖到宫绝殇头上,宫绝殇和宫绝影不同,谁也不知道宫绝殇暗地里有多少势力,若是一个不小心只会捅了马蜂窝,到时候宫绝殇若是不管不顾,他还真的会很头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