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鬼王妖妃最新章节!

    上官沫轻笑一声,“开个玩笑,何必这么认真?”

    宫绝殇抱紧她,叹息道,“还好我下手够快!”他当初若是稍有犹豫,说不定上官沫就被别人拐走了!

    上官沫挑眉道,“我自认眼光还行!”不管是苍羽炀还是宫绝逸,亦或是端木漓,都无法给她想要的东西,她自然是看不上的!

    宫绝殇低笑出声,带着磁性的嗓音性感诱人,贴在她耳边低语道,“王妃这是在夸我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顿了一下,想起他之前的行为,上官沫看向他问道,“你是不打算装了吗?”

    宫绝殇笑着说道,“王妃不是说想要皇位之争更激烈一些吗?那自然要给宫绝逸施加一点压力!”

    上官沫笑了笑,“这倒是。”

    两人在屋里呆了一天,半夜又是同样的场景,不过这次上官沫一醒来,直接点了宫绝殇的穴,看着宫绝殇阴沉沉的脸色,上官沫趴在他身上,轻抚着他的胸膛,挑眉笑道,“王爷,这是不是也算我小胜一局?”那模样带着一丝魅惑,颇有些勾人。

    宫绝殇看着她,笑得有些危险,“王妃考虑清楚了?”

    上官沫倒是不怕严重的后果,抵着他的额头,看着那双有些冒火的双眼,抚着他的脸轻笑道,“殇,乖乖闭上眼睡一觉,我很快就回来了哦!”话落,贴上他的唇细细吮吻了一番,才起身下床。

    上官沫眼带笑意地出了门,明显心情很好,而房内,宫绝殇坐起身,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些无奈地笑道,“暗算我就那么开心?”语气中带着几分宠溺,几分纵容。

    “叩叩……”上官沫扬手敲了敲门。

    苍羽炀猛地睁开眼,眼中掠过一道精光,开口道,“进来。”

    上官沫推门而入,然后转身关门,口中说道,“抱歉,现在才有时间来看你。”语气听不出歉意,却也没有其他情绪,但是想着宫绝殇,她脸上依旧带着浓浓的笑意,不过因为背对着苍羽炀,所以苍羽炀没有发觉。

    苍羽炀心中松了口气,原来是被宫绝殇绊住了,他差点以为他的血都白流了。

    上官沫转身走到床边站定,苍羽炀看着她,眼底带着深情,温柔地说道,“没关系,坐吧,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上官沫没有说什么,脸上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转身搬了一张椅子到床边,静静地坐下。

    苍羽炀看着她的动作,始终觉得上官沫表现得太过疏离,如果她真的对他余情未了,应该是忍不住想要亲近他的吧?明明可以直接在床沿坐下,偏偏还要那么麻烦地去搬一张椅子,这确实显得有些生分了!

    不过想到她现在的身份有所避忌也是正常的,便也没有想太多。

    其实上官沫也不在乎那一点亲近,但是她知道宫绝殇会在乎,演戏归演戏,她并不希望因此让宫绝殇心里不舒服。

    上官沫静静地坐着,什么关心的话都没有说,也没有要感谢他的意思,苍羽炀不断观察着她,却怎么也拿不准她的想法,轻声开口道,“沫沫……你还在怪我吗?”

    上官沫正在想着,宫明轩此刻应该收到她来接近苍羽炀的消息了,听到苍羽炀的话,抬眼看向他,微微勾唇,淡淡地说道,“没有。”

    苍羽炀看着她的双眼,里面除了淡淡的笑意,什么都没有,她真的不怪他?!

    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苍羽炀满脸歉意地说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上官沫笑了笑说道,“没有的事,王爷对我很好。”这话她倒是说得一点都不勉强,宫绝殇确实对她很好!

    苍羽炀看着她的表情略微皱眉,试探地问道,“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上官沫沉默不语,此刻她要说爱上了宫绝殇明显不合适,但是她又不愿说出不爱他的话,所以只好保持沉默,但是在苍羽炀看来,沉默就等于是默认了!

    苍羽炀有些激动地说道,“沫沫,你不要被他欺骗了,他对你不是真心的,他如果真的爱你,那时候就不会放开你!”他的激动倒不完全是装的,若是上官沫爱上了宫绝殇,那么他的计划就没有办法实施了。

    而他话中所指的是遇刺的时候,宫绝殇为了躲避刀剑,放开了上官沫,在他看来上官沫是一个弱女子,宫绝殇放开她,就等于是放弃了她,所以,他也是真的认为宫绝殇对上官沫算不得有多真!

    上官沫垂着眼低声道,“我知道,我没有说我爱他!”但是她确实爱他!

    苍羽炀松了口气,上官沫却突然挑了挑眉,看着苍羽炀说道,“你身子还没好,先休息一下吧!”

    苍羽炀也确实有了几分倦意,看着她说道,“沫沫……你可不可陪着我?”语气中带着一丝乞求,如此脆弱的样子,任谁也无法拒绝,更何况是对他有情的女人?

    但是上官沫却没有丝毫心疼怜惜的感觉,只是点了点头,淡淡地吐出一个字,“好。”

    苍羽炀终于满足地闭上眼,很快便睡了过去,上官沫嘴角上扬,语气中带着几分笑意,“出来吧!他不会醒。”

    看着出现在房中的人,上官沫叹了口气,“还以为赢了一次呢!”语气颇为遗憾,那样居然都没能暗算到他!

    宫绝殇脸色有些不好看,站在她面前,垂眼看着她,沉声道,“沫儿,我现在很生气。”

    上官沫挑了挑眉,慢条斯理地站起身将他按坐在椅子上,然后在他腿上坐下,随意地勾着他的脖子,问道,“因为我暗算你?”

    宫绝殇眯眼看着她,语气阴森森的,但是面对上官沫他是不可能露出杀意的,所以虽然阴森森的,却不怎么吓人,“因为王妃的话!”

    上官沫想了想,想起之前所说“我没有说我爱他”,就是那句了吧!那句话出口,他才让她察觉到他的存在的,上官沫好笑地摇了摇头,有些无辜地说道,“我确实没说啊!”她只是说她没说爱他,但是没说她不爱他啊,这也生气?

    “没说?”宫绝殇笑得有些狰狞,“看来我应该帮王妃回忆一下!”

    上官沫笑着躲避他袭来的手,说道,“我现在确实没说!”

    “那现在就说!”

    “先回房!”上官沫看了眼苍羽炀,示意还有一个大活人在呢,居然就对她动手动脚了,虽然现在苍羽炀没有意识,但那还是活的!

    宫绝殇冷哼道,“王妃不是答应要陪着他吗?”

    “嗯……”上官沫无奈地捉住他到处乱捏的手,说道,“我那不是为了让他早点睡过去吗?”

    上官萱白日好好睡了一觉,晚上也睡不着,所以便想来看看苍羽炀身体有没有好些,没想到一走近,便看见窗户上两个人影纠缠在一起,还有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你轻点!别忘了现在可是在沐浴斋戒,你留下这么多痕迹是生怕人不知道吗?稍微注意一下影响好不好?”好似是责备的话,语气中却带着浓浓的笑意。

    上官萱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这是上官沫的声音!

    而房内,虽然两人确实是在亲热,但是却没有真的做什么,只是宫绝殇在闹小脾气而已。

    意识到外面有人,上官沫想要推开宫绝殇,但是宫绝殇却不让,一副我还在生气的表情,上官沫也只好由着他了。

    宫绝殇突然将她抱到一边的竹榻上,上官沫挑了挑眉,宫绝殇瞥了一眼窗户,咬着她的耳垂低语道,“我看她很不顺眼……”那脚步声很容易听出来,那人并不会武,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宫绝殇一边说着,一边撩拨着上官沫,动作越来越过火。

    上官萱听着房内断断续续传出的呻口今声,脸色变得铁青,握紧了双拳,身体不断发抖,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痛的,眼底的恨意不断翻涌,似乎恨不得将房内的人吞没一般。

    上前几步,伸手想要推开房门,但是却再也无法承受那令人窒息的痛,晕了过去。

    听到她倒地的声音,宫绝殇伸手捏着上官沫腰间的紫葫芦摇了摇,说道,“去把那个女人拖到床上去!”

    上官沫挑了挑眉,呼吸还有些紊乱,“你想做什么?不会想让他们春宵一度吧?”

    宫绝殇抱着她坐起身,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

    看着上官萱被小鬼拖上床,宫绝殇有些不怀好意地笑道,“我会让他们同时醒来,刚刚醒来的时候,总有一点不清醒,苍羽炀第一反应一定会把上官萱当做你,上官萱自然会更加相信今晚她看见听见的事,但是她有那么一点小聪明,绝对不会质问苍羽炀,而是会想办法抓住他的心,咱们等着看好戏就行了!”看了眼晕过去的上官萱,他突然觉得这样的惩罚有些不够,一心痛就晕过去,那不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了?看来是他失策了,不过及时改正就好!

    上官沫看向他,似笑非笑地说道,“王爷很了解她嘛!”

    宫绝殇笑着吻了吻她的唇,说道,“王妃不用吃醋,我最了解的还是王妃。”

    “本王妃才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上官沫站起身,理了理身上凌乱的衣裙,看了眼床上的两人,忍不住摇头道,“王爷真是越来越恶劣了!”

    宫绝殇站起身,搂着她笑道,“我都说了,我最了解的还是王妃,所以,我知道王妃和我一样恶劣!”不过她即便恶劣的时候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以至于大家都看不到她的恶劣!

    上官沫不置可否。

    做好一切准备,宫绝殇对那两个拖上官萱上床的小鬼神神秘秘地交代了两句,让他们留了下来,然后就搂着上官沫悄悄回了房,上官沫没问他交代了些什么,而宫绝殇见她不好奇,也就没有多说。

    第二日上午,宫明轩突然召集了三个儿子和儿媳,说是要去看看苍羽炀的身体有没有好一些,不管那场刺杀内幕如何,苍羽炀在银月国遇刺,他始终是理亏的一方,所以才会这样兴师动众地去表示关心,做到该有的礼数,也免得落下话柄!

    一群人向着苍羽炀的厢房走去,上官沫和宫绝殇两人走在最后,与前面几人拉开了一些距离。

    看着宫绝殇微扬的唇角,上官沫有些明白他为何故意给那两人下了那么重的药,让他们上午才能醒来,而不是早上!

    虽然宫绝殇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在上官沫看来,他的表情就是怎么看怎么奸诈,他分明就是算到了,宫明轩是时候去表示关心了。

    他们要沐浴斋戒三天,来的那天不算,今天已经是第三天,明日就要祭拜了,所以宫明轩今天肯定会去看苍羽炀,而时间,一般来说会选在上午!

    上官沫摇头笑了笑,靠近他低声道,“王爷就那么肯定一切都会如你的意?”

    宫绝殇见没有人注意,低头便在她唇上轻咬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轻声低语道,“即便不如我的意,我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他做的本就是无本买卖,绝不会亏本!

    上官沫看着他带笑的双眼,丢出两个字,“狐狸!”

    寂静的房内,两人同时动了动,醒了过来,苍羽炀转头看见上官萱,想起昨晚他让上官沫留下来陪他的事,居然真的将上官萱当成了上官沫!

    上官萱见他眼底全是深情,那样专注地看着她,心跳突然加快,但是却听他温柔地唤道,“沫沫……”

    上官萱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之前心底的悸动消失无踪,昨晚所见所闻再次跃入脑海,心底的痛,已经分不清是因为恨意而痛,还是因为真的心痛!

    苍羽炀见她脸色那么难看,完全清醒过来,“萱萱?你怎么会在这里?”

    上官萱心中苦笑,是啊!在他看来,应该是上官沫睡在他身边才对吧?此时她也没有心思去想为何她会出现在苍羽炀的床上,只是有些麻木地说道,“我昨晚睡不着,所以才想来看看你身体有没有好一些。”

    苍羽炀点了点头,上官萱见他没有一点心虚,心底更疼,脸色也很是苍白,他连解释都没有,那她在他心里究竟算什么?

    一阵窒息感传来,但是她却没有晕过去,上官萱心底有些疑惑,之前两次出现这样的感觉,她都晕了过去,但是现在却没有晕,难道是情况好转了吗?但是心口还是那么痛啊!

    苍羽炀注意到她的不对,有些担忧地唤道,“萱萱……”

    上官萱努力排开那些思绪,让自己好受一些,轻声道,“我没事。”如果她现在质问他的话,他只会觉得她很烦吧!她不想失去他,更不想让上官沫如意!

    上官萱眼中含泪,一副很伤心却又努力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模样,看着苍羽炀小声说道,“太子哥哥,你不要喜欢姐姐好不好?其他人都可以,就是不要喜欢她,求求你……”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很容易让人怜惜。

    苍羽炀只以为,是他之前醒来时唤着上官沫的名字,让上官萱心里不舒服,并不知道还有其他的误会,伸手抱着她,柔声安慰道,“好,不喜欢她,我只喜欢萱萱。”

    上官萱昨晚才听闻了那些,此时他说的话,她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相信。

    顿了一下,上官萱突然坐起身,慢慢抬手,开始解自己的衣衫。

    苍羽炀有一瞬间的怔愣,回过神来,连忙抓住她的手,“萱萱,你做什么?”

    上官萱挣开他的手,继续脱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口中说道,“太子哥哥,萱萱迟早都是你的人,我愿意现在把自己交给你。”

    苍羽炀还想说什么,上官萱却已经把自己剥光了,脸上带着一丝红晕,微微抬眼看向他,苍羽炀到口的话一顿,喉结不由滚动了一下,那具身子确实很美,很诱人!

    感受到苍羽炀火热的视线,上官萱挪动身子靠近他,俯身轻轻吻上他的唇,苍羽炀闭了闭眼,上官萱迟早是他的,他没有必要隐忍自己的欲望!

    很快两人便赤衤果相对,看着苍羽炀肩上的伤,上官萱有些担忧地开口道,“太子哥哥,你的伤……”

    苍羽炀此时已经满身是火,自然是不想就这样停下的,沙哑地说道,“没事,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好好配合就好。”

    两人火热地拥吻,没有发现房内两只色鬼正看得直流口水。

    “哇哇……这个女人够美!”当然在他心里还是主人最美,不过主人是天仙,是不能亵渎的!

    上官沫养的这群鬼,都很感激她,所以对她都很尊敬,如果不是上官沫,他们恐怕一直都只是孤魂野鬼,整日游荡,无处可归,最后沦落到魂飞魄散的下场,而现在被上官沫养着,有那么多同伴,每天都过得很开心,而且在紫葫芦里可以滋养灵魂,不必魂飞魄散那么可怜,所以在他们眼里,上官沫简直就是神!

    “不对,我觉得这个男人才帅!”顿了一下,又有些遗憾地说道,“不过还是没有鬼王老大帅,一点气势都没有,我一点都不怕!”

    呃……真怀疑这只鬼是受虐狂!

    “你这色女!鬼王老大是主人的,你要敢肖想,我先灭了你!”

    “喂喂!你这色鬼,居然打女鬼,一点风度都没有!我哪敢肖想鬼王老大啊?我不就说说嘛!”

    两只鬼四只眼,直直地盯着床上纠缠的两人,看着苍羽炀让上官萱两腿分开,分跨在他腰身两侧,两只鬼瞪大眼,眼珠都不动了,嘴却没有闲着。

    “吼吼……这个太子居然让这女人压,唉……”

    “你没看见人家受伤了吗?”

    上官萱咽了咽口水,颤声道,“太子哥哥……我怕……”

    “没事……乖……相信我……不会很痛的……”语气中全是隐忍,双手握住她的腰,看来是打算来硬的了,但是上官萱却很不配合。

    两只小鬼正等着看精彩部分,突然听见远远的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脚步声!”

    也顾不得看春宫戏了,急匆匆地往外飘去。

    出去看了看,然后又飞快地飘了回来,叽叽咕咕个不停。

    “就是那个老头子!鬼王老大说看见那个老头带人来了,就把窗户打开!你倒是快点啊!”

    “你急什么啊?这不还有一段距离吗?不能打扰到那两个笨蛋啦!要不然,鬼王老大算账的时候你顶着!”

    窗户悄无声息地被打开,床上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外面的脚步声渐近,上官萱不会武,耳朵自然不会那么灵敏,而苍羽炀现在是欲火焚身,正在和上官萱较劲,想让她就范,自然也没有心思去注意外面如何。

    就在苍羽炀想要不顾伤势,满足欲望之时,上官萱突然轻声唤道,“太子哥哥……”她还是有些害怕,但是看着苍羽炀满脸隐忍的模样,咬了咬牙,一狠心,猛地坐了下去。

    “啊……”上官萱痛叫出声,眼泪顺着脸颊滑落,看上去很是可怜。

    苍羽炀重重地喘息,在她腰间轻抚了两下,哑声哄道,“乖,很快就不痛了,动一下……”他实在是忍不住了,要不是他一只手不能用力,也不用这么纠结。

    在上官萱那声叫声传出的时候,一群人已经靠近了窗边,从宫明轩的住处到这里必定会走这条路,从窗边经过,然后才是房门!

    宫绝殇早就考虑到了,之所以那么麻烦地留着两只小鬼开窗,是不想有人提前发现两人睡在一起节外生枝。

    里面的一切,外面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时间不由怔愣在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而房内,在苍羽炀的诱哄之下,上官萱的身子已经开始上下起伏。

    上官沫看了眼宫绝殇,笑着摇了摇头,果然还是如了他的意了,伸手揭开葫芦盖子,一阵微风拂过,两只小鬼钻进了葫芦里,众人也回过神来,有些尴尬。

    苍羽炀也终于注意到了窗外的一群人,连忙拉过被子,遮掩住两人赤衤果的身体。

    上官萱惊呼一声,脸色红得滴血,埋在苍羽炀怀里没脸见人,居然被这么多人看见她和太子哥哥做这种事,她以后还怎么见人?虽然她顶着未来太子妃的头衔,但是他们毕竟还未成亲,而且她的身子被这么多人看了去,太子哥哥会不会嫌弃她?想着脸上的血色又瞬间褪去。

    苍羽炀脸色很不好看,眼中全是懊恼,没想到他居然没有经受住诱惑,大白天做出这种事,而且他们现在还是在寺庙沐浴斋戒,这实在是有损他的名声,但是这些人他又不能杀了灭口,更重要的是,这次的祭拜是银月国国祭的一部分,他的行为已经有了不尊重银月国的嫌疑,一时间不由有些烦躁,心中对上官萱也有了些许责怪,毕竟是她引诱他的!

    突然想起什么,苍羽炀连忙抬头看向窗外,正好看见上官沫低着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中不由更是郁卒,若是因为这件事破坏了他的计划,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

    宫绝殇眼底露出一丝冷笑,哼!敢利用他的女人?他就让他一点一点身败名裂,慢慢慢慢地受尽精神与身体的双重折磨,而上官萱也算是顺道教训一下。

    若有似无地看了眼宫绝逸,这个他也不会放过,有些账他不急着算,不是代表不算,恰恰是为了更好地算个清楚!

    端木漓嘛,算他有自知之明,知道放弃,而且,他的放弃已经是一种折磨,就暂时算了,不过要是他做出什么让他不满意的事,那就怪不得他了!

    看着他眼底的算计,上官沫心中不由感叹,什么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一只狡猾的狐狸!不过……

    眼底笑意一闪而过,她倒是很想和这只狐狸斗上一斗!

    尴尬的气氛中,宫明轩突然清了清嗓子,说道,“看来太子是没什么事了,那朕就不打扰了!”

    说完,又带着几人离开了,如此也好,苍羽炀是肯定不会再追究遇刺一事了!

    上官萱终于抬起头,看向苍羽炀,弱弱地唤了一声,“太子哥哥……”

    苍羽炀皱眉道,“你先回去休息吧!”说完,便闭上眼,他需要好好想想,这计划不能就这样被破坏了,但是如今这样恐怕……看来还是要随时准备实施第二计划才行。

    上官萱咬了咬唇,心中觉得很是委屈,她也没想到宫明轩会突然带着人来啊!见苍羽炀没有理会她的打算,她也只好穿上衣服,回自己的厢房,腿间的疼痛让她更是委屈,忍不住掉下泪来,转头看了眼闭着眼的苍羽炀,抹了抹泪,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嘴角带上一抹苦笑,没想到她的第一次会是这样凄惨,而她狼狈的模样居然还被上官沫看见了!

    真的好不甘心!她一定很得意吧?现在一定在心里嘲笑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