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鬼王妖妃最新章节!

    御花园内,灯火通明,欢歌笑语,一片喧嚣。

    各位大臣已经带着家眷入座,有的与邻座之人小声攀谈,有的独自饮酒,也有的在观察着其他同僚,后宫妃嫔也到了一些,各个打扮得娇艳无比,明媚动人,都在暗暗打量着其他妃嫔,比的还是穿着打扮容貌气质,都希望自己是最惹眼的人,若是被陛下注意到,晚上说不定就能得到宠幸了,甚至连那些大臣带来的女儿,也被拿来比较,要知道这些女子也是很有可能入宫的。

    之所以让大臣们带着家眷来参加宴会,主要是因为这次来的不仅是苍国太子,还有个未来的太子妃,自然需要多些女眷让那位未来的太子妃感觉自在一些。

    而且这个未来的太子妃是上官沫的孪生妹妹,好不容易来一趟银月国,自然要让她们姐妹正式见上一面,不管她们姐妹的关系如何,银月国该有的礼数不能少。

    如今这场面看似很随意,但是只要稍稍注意就能发现那些大臣隐隐分成了三派。

    宫绝逸已经早早地带着晋王妃到了,这三派之中其中一派便是他的人,还有一派是宫绝影的人,剩下的是不管事的中立派,完全不偏帮谁,这样的人不管谁上位都不会得到什么好处,但是也同样不会因为选错人万劫不复!

    宫绝逸脸上带着儒雅的笑,端着酒杯饮酒,暗中却在观察着那些大臣,哪些人可用哪些人不可用,他心里自有一番计较。

    此时,御花园门口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鬼王、妖妃到!”

    上官沫略微低头,眼中一抹笑意一闪而过,和宫绝殇向御花园里走去,离了那太监几步距离,才小声说道,“王爷,我们也算是同病相怜啊!”远远扫了一眼看向这边的众人,微微挑眉,也亏得他们没有笑出来,这样的称呼配上太监那独特的嗓音还真的有些好笑!

    宫绝逸举起的酒杯顿住,微微眯眼,视线落在上官沫身上。

    如雪的肌肤,精致的轮廓,柳眉轻挑,水眸含笑,唇角微勾的弧度几分淡然,几分疏离,左耳耳垂上,那弯晶莹的天蓝色月牙,泛着盈盈波光,如同月光下微微泛着涟漪的泉水,和她那云淡风轻的气质一样,让人心灵沉静。

    微风轻拂间,那身轻纱白衣随风摇曳,好似误落红尘的仙子就要随风归去,让人不敢眨眼,深怕眨眼间便永远失去了她的踪迹。

    一时间大家都不由看得失了神,好一会儿,大家才回神继续之前的热闹,但是视线却不时地往这边瞟,那些妃嫔都在暗中庆幸,这样的女人还好没有进入后宫,否则真的是很大的威胁!

    相比之下,宫绝殇就有些逊色了,虽然一身锦衣,五官也生得极好,但是那过于苍白的肌肤却让他的相貌大打折扣,那虚弱的模样,根本毫无气势可言,虽然一副温文有礼的样子,但是站在上官沫身边确实不怎么相配。

    那些大臣当初可是亲自去捉了奸的,当初觉得遗憾,现在依旧是如此的感觉,虽然上官沫进了鬼王府还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幸运了,但是他们还是忍不住同情上官沫,这样的美人怎么就给鬼王糟蹋了呢?

    或许有那么一、两个看得透彻的人会明白这是上官沫的命运,但是也只会更加同情她,感叹红颜薄命!

    对于那些或嫉妒,或痴迷,或同情的视线,上官沫像是毫无感觉般,只是伸手拉住宫绝殇的手,抬头看向他,轻笑低语,“王爷,注意形象!”

    那些落在上官沫身上的视线,让宫绝殇窝了一肚子火,正想爆发,听得上官沫这句话,又及时地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拉着上官沫入座,却没让上官沫坐在他身边,而是直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像是要宣誓所有权一般。

    上官沫看着他眼底的不悦,轻笑了一声,靠在他怀里轻声问道,“以你的势力,根本没必要这样遮遮掩掩吧?”即便宫明轩知道他的本事,想要彻底铲除他,鬼门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根本不必惧怕宫明轩!

    宫绝殇笑得一脸温润,口中却说道,“你不觉得人们一边对你不屑一顾,一边却又对你怕得要死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吗?”

    那些大臣对宫绝殇的态度确实算不上尊敬,她们的位置靠前,一路走来,经过那些大臣的位置,也没见有人起身行礼,都是颔首示意,这对于一个王爷来说,已经是大大的不敬,看来宫绝殇这个鬼王确实是没有什么地位可言。

    但是鬼尊就不同了,相信即便是朝中大臣也没有谁不知道这个人物吧!毕竟朝中也不会太过平静,大臣之间也不是像表面上那样和睦的,死在鬼门杀手手中的大臣不是没有!

    上官沫静静地看了宫绝殇一会儿,开口吐出两个字,“恶劣!”

    宫绝殇笑道,“我可以当做夸奖吗?”

    上官沫失笑,“可以。”过了一会儿,又摇头笑叹道,“王爷也是一个无聊的人啊!”

    宫绝殇挑了挑眉,捏着她的小手问道,“还有谁无聊?”

    上官沫看着他,轻声吐出一个字,“我!”

    宫绝殇眼神一柔,将她拥紧了一些,缓缓说道,“以后我不会无聊了,王妃呢?”

    上官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突然看着他说道,“殇,我想吻你怎么办?”

    宫绝殇嘴角上扬,轻笑道,“王妃的一切要求都是合理的。”

    上官沫眉眼间溢满了笑意,手臂缠上他的脖子,正要吻上他的唇。

    突然“咔嚓”一声脆响,虽然现在的环境算不得安静,但是宫绝殇和上官沫却听得很清楚,因为响声就在他们近旁,这样突兀的声音自然会引起附近的人注意,听见响声的人都不由看向发声处。

    上官沫转眼看去,只见与他们相邻的座位上,宫绝逸正看着地下的酒杯碎片,眉头紧皱,不知是不满酒杯易碎,还是不满衣袍之上沾了酒水。

    宫绝殇静静地看了宫绝逸一会儿,然后又低头看着上官沫,眼中若有所思,不过那样的神色却只有上官沫看见。

    宫绝逸站起身,目光从两人身上掠过,然后抬脚迈步,准备去换一件外袍。

    晋王妃皱眉看着他离去,咬了咬唇,不由扫了宫绝殇和上官沫一眼,她一直坐在宫绝逸身边,很清楚自从上官沫出现,宫绝逸的视线便一直在她身上,难道……

    宫绝殇突然搂着上官沫站起身,说道,“王妃,时间还早,我们去走走吧!”

    上官沫扫了一眼那些座位,挑了挑眉,大臣都到齐了,这也叫时间还早?

    不等她多想,宫绝殇已经拉着她向远处走去,上官沫也不挣扎,任由他拉着走。

    一直注意着两人的人们都不由好奇,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这么亲密,难道那位沫公主还真的喜欢鬼王不成?

    想想又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那样的绝色之姿,自然会希望自己的夫君出类拔萃,那才配得上她啊!怎么可能看上鬼王?要说看上晋王或太子他们还信,毕竟人家有权有势,容貌出众,确是人中之龙,这鬼王和这两位一比,简直就一无是处嘛!一时间大家心中都觉得很是奇怪。

    宫绝殇直接拉着上官沫到了一处比较阴暗的亭子里,将她压在亭柱上,满脸笑意地说道,“王妃,现在可以吻我了!”

    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唇瓣,宫绝殇满脸暧昧,又补充了一句,“如果王妃还想做其他的事,我也不会反抗的。”

    上官沫靠在亭柱上,仰头看着他,笑着问道,“你确定不会突然出来一个人?”

    宫绝殇还未来得及出声,便听见一阵脚步声远远传来,隐隐还有对话声,那声音并不陌生,居然是宫绝逸和蓝妃。

    上官沫略一思索,视线一扫,停留在不远处的假山上,原本这是一条大道,被假山一分为二,成了两条路,过了假山,两条路又合二为一。

    上官沫拉着宫绝殇闪身躲到了假山背光的一面,那里的植物比较高,再加上光线暗,若是隐藏了气息,即便是有人从正面走过,也很难察觉,而且正常人应该会选择走光线比较明亮的一边。

    宫绝殇可不管那么多,不满地指了指自己的唇,上官沫无奈地皱了皱眉,仰头吻住他,却只是贴着他的唇,宫绝殇知道宫绝逸的武功不弱,要真做什么很容易被他发觉,所以也不勉强。

    “王爷对苍国太子有何看法?”蓝妃的声音柔柔地传来。

    不巧的是,宫绝逸和蓝妃偏偏没有走那条明亮的道路,不过这也方便了上官沫的打量,宫绝逸是个谨慎的人,她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看,干脆看着宫绝殇带笑的双眼,只是眼角一直注意着宫绝逸和蓝妃。

    看着与她相对的那双眼,上官沫眼中也不由跟着带上淡淡的笑意,怎么感觉他们现在好像是在偷情一样?

    宫绝逸和蓝妃之间隔着一定的距离,并未超越应有的界限,但是蓝妃偶尔瞟向宫绝逸的眼神却太过火热,那眼中分明就是浓浓的爱意。

    宫绝逸突然停下脚步,说道,“这件事本王心中自有分寸,蓝妃娘娘不必操心,时候不早了,蓝妃娘娘该回了!”

    蓝妃咬了咬唇,眼中全是不舍,她本来只是出来透气,恰好碰到了宫绝逸,才能走上这一段路,确实该回了!苍国太子应该已经到了,她得去陪那位未来的太子妃说说话,然后再去设宴的地方,参加热闹非凡的洗尘宴。

    蓝妃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又咽了回去,最后只是说道,“王爷先走吧!”

    宫绝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突然开口道,“好好照顾自己。”声音很轻很柔,就如同情人间的呢喃低语。

    说完这句,便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但是蓝妃却痴痴地望着他走远的背影红了眼眶,喃喃道,“不管如何,我会帮你达成你的心愿。”

    上官沫微微勾唇,女人总是那么傻!不过是不痛不痒的几个字,假装的温柔,就可以让她死心塌地地为了一个男人赴汤蹈火,而男人转身之后的表情,女人总是看不见的!

    这世上向来就少不了利用,权势利益总是能将人类的感情摧毁殆尽。

    而蓝妃对于宫绝逸来说,也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或许宫绝逸对她从来就没有过感情,根本谈不上摧毁!

    宫绝殇看着她眼底的嘲讽,伸手抱紧她,舌尖突然闯入她口中,霸道地吮吸翻搅,他不喜欢她那样的表情,好像把整个世界都排除在外,任何人都无法靠近她分毫,任何事都与她无关。

    别的人别的事他不管,但是她怎么可以把他也排除在她的世界之外?他们之间早已经纠缠不清,他们之间的羁绊谁也别想割断,他不想回到最初,也割舍不下她,自然也不会允许她回到最初,他们之间没有回头路,即便有,他也会亲手斩断!

    上官沫回过神来,看见他眼底的恼怒,怔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抱住他,回应着他的吻,一手在他背上轻轻拍抚,像是要安抚他的怒气。

    有人陪伴的感觉很好,她也不愿回到最初那种不知道自己存在有何意义的无聊生活,所以她是不会抛下他的。

    些微的声响传来,上官沫转眼看去,见蓝妃正弯腰拾起地上的一条手链,小心翼翼地用袖子擦掉上面的尘土,那链子并不怎么起眼,但是看她的样子却很是宝贝,上官沫猜测着那是不是宫绝逸送给她的。

    这还真是意外的收获,蓝妃和宫绝逸居然有着这样的牵扯,难怪之前祭祀的事那么巧合,宫绝逸正需要一个机会,蓝妃便给他送了来。

    宫绝殇见上官沫不专心,伸手在她腰上轻掐了一下,上官沫身子一颤,瞪了他一眼,宫绝殇放开她的唇,笑得有些邪恶,伸手探入她衣襟中,专找敏感的地方揉捏,上官沫身子一阵发软,双唇紧紧地抿着,不让呻口今声出口,双眼瞪着宫绝殇,眼中全是警告,但是宫绝殇却毫不理会她的警告,越来越过分,蓝妃还站在那里,上官沫只能咬牙忍着。

    终于,蓝妃收好那条手链,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见她走远,上官沫才瞪着宫绝殇,冷哼道,“宫绝殇,你今晚别想上本王妃的床!”居然敢不顾她的警告趁机作乱,不给点教训下次肯定变本加厉!

    宫绝殇满脸无辜,“沫儿,我可是什么都没做。”

    上官沫眯眼看着他,眼中全是危险之色,她全身都快被摸遍了,这叫什么都没做?看着那张无辜的脸,上官沫咬牙问道,“你的手放在哪里?”

    “这里啊!”说着,覆在她胸前的手还用力捏了捏。

    “嗯……”一声轻吟从口中溢出,上官沫用力推开他,从黑暗中走出来,脸上带着一丝红晕,呼吸也有些微凌乱,一边自顾自地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一边调整呼吸,然后抬脚往回走去。

    走了几步,却发现宫绝殇没有跟上来,转身看向站在原地的人,上官沫皱了皱眉,又走回去,一把抓住他的手,直接拖走。

    宫绝殇被她拉着走,眼中笑意一闪而过,有些委屈地说道,“沫儿,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上官沫哼道,“装可怜也没用,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晚上给我睡地上!”

    宫绝殇叹了口气,有些泄气地问道,“可以给我一床被子吗?”

    “可以。”

    “可以给我一个枕头吗?”

    “可以。”

    “可以抱着你睡吗?”

    上官沫瞥了他一眼,“不可以!”她有那么笨吗?这点小伎俩她会上当?

    宫绝殇不在意地继续问道,“亲一下总可以吧?”

    “不可以!”

    “为什么?”

    上官沫没好气地说道,“没有原因!”

    “怎么会没有原因?王妃不会是在敷衍我吧?”一副不愿善罢甘休的模样。

    上官沫停下脚步,皱眉道,“你烦不烦?”怎么这么罗嗦?

    宫绝殇理直气壮地说道,“不烦!有问题当然要问明白!”

    上官沫额角跳了跳,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其实这根本不用问,自然是想爬上她的床,宫绝殇见她已经有些心乱,垂下眼,眼底精光掠过,可怜兮兮地说道,“我习惯了抱着王妃睡,不抱着睡不着。”

    上官沫哼道,“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的事?我夜不能寐王妃都不心疼吗?”语气中全是控诉。

    上官沫心里居然有那么一点罪恶感,连忙把那错误的感觉排开,不为所动地说道,“你哪里值得我心疼了?”

    宫绝殇紧盯着她,说道,“哪里都值得!除非王妃不爱我了!”

    上官沫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不就是不让他爬床吗?怎么就上升为爱不爱的问题了?不等她多想,宫绝殇又问道,“王妃不会是厌烦我了吧?”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责备她对他始乱终弃。

    上官沫忍不住皱眉,怎么感觉她好像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似的?

    看着宫绝殇满脸的失望责备,上官沫心中隐隐有些烦躁,冷哼道,“就是厌烦了!”

    闻言,宫绝殇眼中流露出受伤的神色,不再说话,上官沫看着他,也不说话。

    宫绝殇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伤心,上官沫脸色越绷越紧,良久的沉默之后,上官沫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不就是想爬上我的床吗?让你爬行了吧!”

    话音刚落,宫绝殇立马一把抱住她,笑得一脸灿烂,“我就知道王妃舍不得让我一个人睡地上那么可怜的!”

    上官沫满脸头痛,她怎么就狠不下心呢?看着他奸计得逞的样子,上官沫突然眯了眯眼,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这只狐狸这么狡诈,怎么会企图用那样的小伎俩绕晕她?他根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烦得她没心情去思考太多,方便他实施他百试百灵的苦肉计,那个小伎俩不过是转移她的注意力而已,回想整个谈话中,他不断地挑动她的情绪,却完全不给她思考的机会,她的心情完全被他掌控着,而她自己居然毫无察觉!

    想明白这些,上官沫气得直咬牙,“宫、绝、殇!”

    若是面对别人,这点事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事,完全不会让她的情绪有任何起伏,但是面对宫绝殇,她的理智早已经丢了一半,再加上他刻意而为,剩下的一半也被他摧毁得一点都不剩了!

    宫绝殇知道她很快就会明白过来,早有心理准备,脸上没有一点惊慌,将下巴搁在她肩上,叹了口气,喃喃地说道,“沫儿,不抱着你我真的睡不着。”天地可鉴,他说的真的是实话!

    见上官沫依旧沉着脸,宫绝殇抱着她哄道,“沫儿,我知道错了,谁让你要赶我下床的?我们是夫妻嘛,怎么能一个睡床上,一个睡地上?那样会影响感情的……”

    上官沫抽了抽嘴角,低吼道,“你给我闭嘴!”真怀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跟念经似的?

    宫绝殇倒真的老老实实闭上了嘴,满脸无辜地看着她,上官沫脸色依旧不好看,瞪着他好一会儿,最后有些认命地叹了口气,“算了!”

    谁让她摊上一只狡诈的狐狸呢!她还不至于为了这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和他怄气,不过是每次被他耍得团团转,心中有些挫败而已,毕竟以前从来没有人有那个能耐耍她!

    冷邪狡诈是宫绝殇的本性,她也不指望他变成乖乖的小白兔,要真变成小白兔了,她还看不上了呢!

    宫绝殇笑着在她脸上吻了吻,抬眼看向远处灯火通明的地方,说道,“走吧,父皇已经入座了。”

    上官沫转身看去,那喧嚣之地只有他们的位置是空着的,眼中若有所思,瞥了眼宫绝殇,肯定地说道,“你故意的。”故意拉着她出来,故意啰啰嗦嗦地说了一大堆,只是想等着宫明轩入座之后,才回去。

    “真是什么都逃不过王妃的眼睛啊!”宫绝殇笑了笑,伸手轻抚着她的脸庞,满脸温柔地说道,“毕竟有苍羽炀在,礼数不能废!若是在苍国太子面前失了礼数,即便宫明轩不想把你怎么样,碍于面子也不得不小惩大诫!”而且,一国之君岂会容许有人一而再地挑战他的权威?

    上官沫笑了笑,“现在我们过去就不用行礼了?”

    “咳咳……”宫绝殇轻咳了两声,脸色更苍白了一分,无力地靠在她身上,气若游丝地说道,“本王的命还没那些虚礼来得重要吗?”

    上官沫伸手抚了抚他的脸,心中再次溢满了感动,轻声问道,“如果有人找麻烦,一定要我跪怎么办?”宫绝殇的用心她一直看在眼里,所以对于他,她永远狠不下心,他全心全意待她,她又怎么忍心伤他一分一毫?所以她对他总是那么容易心软心疼,她心里也总是忍不住想要纵容他,想让他感觉到和她一样的幸福。

    宫绝殇在她唇角轻吻了一下,柔声说道,“我说过你不需要受委屈。”

    上官沫轻笑一声,拍了拍他的脸,说道,“那我们走吧!”

    抓起他的胳膊环在自己脖子上,一手搂着他的腰,上官沫扶着这个“病人”向那热闹的地方走去。

    宫绝殇在她耳边轻笑道,“麻烦王妃照顾我了。”

    上官沫侧头看了他一眼,警告道,“你最好别提过分的要求,要不然晚上还给我睡地上去。”

    宫绝殇笑了笑,在她脸上用力吻了一下,眼底全是温柔,在他看来,上官沫在他面前就像一只纸老虎,即便张牙舞爪,也最多是吓唬吓唬他,根本舍不得伤他!

    宫明轩坐得高也看得远,见上官沫扶着宫绝殇走来,再看宫绝殇难看的脸色,连忙出声问道,“殇儿怎么了?”

    宫绝殇突然咳嗽起来,上官沫连忙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口中答道,“回父皇,王爷身子有些不舒服。”

    宫明轩担忧地说道,“那还不快请太医。”

    宫绝殇虚弱地说道,“不用了,父皇不必担忧,儿臣休息一下就好了。”

    宫明轩依旧坚持让太医给宫绝殇看看,太医看过之后,也不过是说要好好养着而已,这样的话宫明轩也都听习惯了。

    看着宫绝殇完全靠在上官沫身上的虚弱模样,宫明轩不由开口道,“若真是难受就先回府休息吧,相信太子也不会见怪的!”说着,视线看向下方首位上的苍羽炀。

    苍羽炀笑着说道,“鬼王身体不适,自当好好休养,本太子哪有责怪之礼!”

    英气的剑眉,深邃的黑眸,高挺的鼻梁,五官无一不出色,白净的脸庞透着一分冷峻,但是那双薄唇却又带着温柔如水的笑容,有些矛盾,却充满了吸引力,身上那高贵优雅的气质也很是迷人,口中说着这样的话,他的视线却若有若无地落在上官沫身上。

    上官沫他是见过几次的,与现在完全不同,那时的上官沫虽美,但是却美得没有生气,总是低着头,一副怯弱自卑的模样,但是现在的上官沫,在这么多人面前,不见丝毫胆怯,即便是面对宫明轩也没有丝毫不自在,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好像周围的人都不存在,却又总是吸引着周围人的目光,让他忍不住怀疑,这真的是上官沫吗?

    看来原本的计划要暂时搁置了,他需要更多时间来观察上官沫这个人!

    宫绝殇撑着“病弱”的身体,对苍羽炀颔了颔首,然后又看向宫明轩说道,“父皇过虑了,儿臣没事的。”

    宫绝殇看上去没有异常,上官沫却感觉到了他的不悦,抬眼看向苍羽炀,皱了皱眉,搁在宫绝殇腰间的手紧了紧,带着浅浅的安抚,心中有些无奈,“上官沫”的感情与她无关,而且苍羽炀也不喜欢“上官沫”,不过是想要利用她而已,但是宫绝殇却好像很在意。

    见宫绝殇坚持,宫明轩也不再说什么,礼数一事,也没有人去在意了。

    两人以突兀的形式出现,反而显得不那么突兀,若是他们一直坐在这里,宫明轩到来,所有人都跪下行礼,单单他们两个不跪,那才更加醒目!

    宫绝影看着宫绝殇一副快断气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然后自顾自地饮酒,而宫绝逸则是忍不住皱眉,心中猜测着宫绝殇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场中歌舞不停,众人客套不断,宫绝殇和上官沫两人却好似与这些喧嚣隔离了开来,自顾自地小声低语,没人听见他们说什么,但是那亲密的姿态,却让不时瞟向那处的人们或满意,或怀疑,或不屑,或嫉妒,心思各异。

    “王妃,我要喝酒。”

    上官沫轻声提醒道,“病人不能饮酒。”

    宫绝殇叹了口气,“那我吃东西总行吧!”见上官沫没反应,宫绝殇在她肩上蹭了蹭,提醒道,“王妃,我现在病得没力气了。”摆明了就是想让人喂!

    上官沫瞥了他一眼,伸手拿起筷子,问道,“想吃什么?”

    宫绝殇下巴一指桌上的那条鱼,上官沫皱眉道,“怎么专拣麻烦的吃?”虽然这样说,却还是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小碗中,细心地挑了鱼刺,才喂给他吃。

    能让上官沫这样伺候,恐怕也只有宫绝殇有这个荣幸!不过,能让宫绝殇伺候的人,又何尝不是只有上官沫呢?

    上官沫一边照顾着宫绝殇这个“重病”之人,一边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其他人,宫绝逸依旧温文儒雅,看不出什么特别,而蓝妃坐在宫明轩身边,也是神色如常,视线根本不曾落在宫绝逸身上,如果不是之前那一幕,相信没有人会察觉他们之间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那些妃嫔看向蓝妃的眼神全是嫉妒,宫明轩身边的位置,后宫中的女人谁不想坐?不过蓝妃对那些眼神似乎并不在意,只是不时地笑着为宫明轩夹菜,眼中是很自然的关心,不见丝毫做作之态,能做到这个地步也真不简单,上官沫垂下眼,看来她需要对蓝妃重新评估了!

    看蓝妃对宫绝逸的态度,恐怕为了宫绝逸什么都做得出来,不顾一切的人向来是最可怕的,不过蓝妃不是完全没有顾忌的,宫绝逸就是她的弱点,只要抓住这个弱点,随时都可以摧毁她!

    “沫儿,我要喝茶。”

    上官沫转眼看着宫绝殇眼中的神采,有些好笑地问道,“使唤我就这么开心?”感觉到落在身上的一道特殊视线,上官沫并未在意,端起桌上的茶递到宫绝殇嘴边。

    宫绝殇喝了一口,才低声说道,“这不叫使唤!王妃果然不懂情趣。”

    上官沫笑了笑,也懒得和他讨论这个,转头放下茶杯,双唇看似不经意地从宫绝殇脸上擦过。

    宫绝殇挑了挑眉,看着她低笑一声,戏谑地问道,“王妃又想吻我了?”

    上官沫抓住放在她腿上准备乱动的手,无奈地说道,“你就不能正经一点?”

    宫绝殇很冤枉地说道,“明明是王妃先招惹我的,怎么能说我不正经?”

    上官沫有些语塞,事实上是她起的头,无意识地捏了捏宫绝殇的手,小声嘀咕道,“谁知道你有没有故意诱惑我?”

    “咳咳……”宫绝殇突然咳嗽起来,一副难受的样子,实际上是在掩饰差点出口的笑意。

    上官沫很贤惠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口中却轻声哼道,“很好笑吗?”

    宫绝殇摇了摇头,眼中却全是笑意,当初他使用美男计可是铩羽而归啊!那样的刻意诱惑她都毫无反应,现在他根本没做什么,没想到却……他真的很冤枉!

    不过如此看来,以后除了苦肉计,还可以用用美男计!

    宫绝殇抬眼看向对面的位置,轻声道,“沫儿,上官萱好像很恨你!”

    那视线一直落在上官沫身上,让他很是不悦,上官沫不是没有察觉,不过不想理会罢了,那样的眼神,她太熟悉了,就和云萱当初看着她的眼神一模一样,她很清楚,上官萱和云萱一样,很恨上官沫,而且心中的那个死结是永远也无法解开的,看着那张和云萱一模一样的脸,上官沫不由感叹,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孽缘?

    不管是孽缘也好,巧合也罢,上官沫并不在意,却突然听到宫绝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让我想到青楼女子!”

    闻言,上官沫忍不住轻笑出声,再次见识到了宫绝殇的毒舌。

    不可否认,上官萱确实很美,即便她身边坐着她未来的夫君,苍国太子,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放肆,但是时而瞟向她的那些眼神,还是不由夹杂着一丝火热。

    当然这样的眼神只限于那些男人,而女子看着她的眼神则多是嫉妒!

    上官沫和上官萱的容貌一模一样,但是却没见那些男人用那样火热的视线看她,她身上的疏离无形之间便拉开了和所有人的距离,那段距离好似谁也无法跨越,而那嫡仙般的气质也让人不忍亵渎。

    上官萱似乎很享受那样的视线,见上官沫看向她,还抬了抬下巴,眼中尽是对她的不屑。

    众人注意到她近乎挑衅的行为,心中不由猜测,这姐妹俩到底有何恩怨,照理说孪生姐妹关系应该比较亲密才对,怎么反倒像是有仇?

    宫绝殇危险地眯了眯眼,上官沫直接夹了颗肉丸子塞进他口中,笑着说道,“看一下不会死人的。”她并不在乎,他何必为这种事生气?根本不值!

    见宫绝殇有些委屈地看着她,上官沫觉得好笑,被人恨的是她,她都没觉得委屈,他有什么好委屈的?

    也不管有没有人看着,上官沫突然凑近他,在他唇角吻了一下,然后又若无其事地退开,不顾那些惊异的视线,问道,“哪一派是你的人?”

    皇位之争已由宫绝影拉开序幕,即便是在这宴会之上,敏感的人也可以感觉到那种紧张的气氛。

    宫绝殇有些满意地舔了舔唇角,那邪魅的模样让上官沫忍不住伸手在他手上掐了一下,这不是成心诱惑她是什么?

    宫绝殇反手握住她的手,忍不住笑了笑,才低声说道,“三派之中都有,不过他们的主子是鬼尊。”这样即便宫明轩察觉到什么,也不会将目光注意到鬼王的身上,他倒是不介意宫明轩注意到鬼尊。

    鬼尊一向神出鬼没,鬼门也是神秘难测,他要想查出什么也不容易,即便他真的查到了什么,也不敢轻易去动鬼门!

    而鬼王这个身份,他目前还没有放弃的打算!

    宫绝殇一直靠在上官沫身上,此时,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件事真的太秘密,还是他故意想要招惹她,所以才刻意靠得那么近,那双薄唇就贴在她耳边,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窝里,痒痒的,上官沫忍不住侧了侧头,惹得宫绝殇低笑出声。

    上官沫瞥了他一眼,眼中带着一些无奈,被他握住的手伸展开来,纤细的手指从他指间穿过,十指紧扣,宫绝殇垂眼看着两人相握的手,嘴角微扬的弧度久久不曾落下。

    此时,场中的歌舞突然停了下来,众人的议论声也跟着停了,原本的喧闹消失,一片安静。

    上官沫不由抬眼看去,只见一个轻纱覆面的女子袅袅婷婷地行来,眉目如画,脸庞在薄纱之下若隐若现,充满了神秘,一身淡蓝裙衫,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行走间,裙摆摇曳,在空中划下美丽的弧度,如弱柳扶风的柔美姿态,我见犹怜,一瞬间便将众人的视线完全吸引了过去。

    宫绝影的视线虽然也被吸引住了,但是却还没有丧失理智,忍不住皱紧眉头,看了一眼宫明轩,这个女子不是他安排的,宫明轩又想做什么?

    上官沫将这一切看在眼底,不由笑道,“莫非宫明轩想在苍羽炀身边也放一个奸细?”这美人计他是不是用上瘾了?

    那女子对宫明轩行了礼之后,款款行至苍羽炀面前,素手轻扬,脸上的面纱滑下,露出绝美的容颜,一时间响起一片抽气声,这女子实在是太美了,美得梦幻,简直不似真人!

    美人微微一礼,红唇微张,开口道,“素素见过太子殿下!”声音柔柔地荡漾开来,拨动着众人的心弦,真真是脚步如舞,话音如歌。

    上官萱已经完全黑了脸,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发作,只能咬唇瞪着面前的女子。

    素素?上官沫蹙了蹙眉,看向宫绝殇,问道,“秋素素?”

    宫绝殇点了点头,在上官沫耳边低声笑道,“看来宫明轩这次是下了血本了!”

    上官沫眯眼道,“确实很美。”不知道苍羽炀能不能把持得住呢?

    宫绝殇轻声哼道,“王妃不过是不与她争罢了!”

    在宫绝殇眼里上官沫就是最好的,而且上官沫确实不比那女子差,只是她知道收敛自己的光芒,而不是恨不得将自己身上所有的光亮都聚集起来,企图照亮整个世界,那样的光芒只会如同烟花一般,绚丽却短暂。

    但是对于秋素素而言,不管是否短暂,不管她是否愿意,她需要的就是那份让人向往的绚丽。

    上官沫还想问什么,宫绝殇却趁着大家的视线都被秋素素吸引,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吻了上去,这个吻很短暂,毕竟现在的场合太过“危险”,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看见,毕竟这样的场合,伺候的人不会少,不过那些宫女太监看见了也只能当没看见。

    上官沫瞥了他一眼,没有责备他的任性,只是说道,“你知道的事似乎比我多!”

    秋素素一礼之后,上台献舞,那曼妙的舞姿如诗如画,吸引着众人的视线,苍羽炀也同样是满眼痴迷,只是不知道那痴迷是真是假!

    宫绝殇似乎对此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看着上官沫问道,“王妃知道多少?”

    每张桌子后面不远处都站着一个小宫女,看见酒水什么的少了,便会立刻满上,而此时他们身后原本隔着一些距离站着的小宫女突然上前,上官沫正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小宫女提着茶壶走上前,想要续茶,但是揭开杯盖却发现茶水是满的,不由怔愣住,她明明看见鬼王已经饮过很多次,应该需要续茶了的呀!

    突然一只白皙的手出现在眼前,那宫女一阵愣神,茶杯已经被放在桌上,她却愣愣地看着那只手慢慢收回,宫绝殇有些不悦地开口道,“还不倒茶?”要不是他现在的身份是鬼王,他早就发火了!

    转头瞪了上官沫一眼,心里很是不满,居然连女人都不放过!

    上官沫失笑,人家不过是看了一眼她的手罢了,而且还是女子,居然连这也计较!

    虽然宫绝殇是喝了茶,但是却是上官沫喂他喝的,所以少了茶水的自然是上官沫的杯子,不过这宫女看着两人那般亲热不由脸红心跳,也不敢多看,忽略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出错。

    察觉到宫绝殇的不悦,那宫女脸色一白,似乎有些吓到了,要知道这些主子一个伺候不好,说不定就会惹来一顿罚,更甚者是丢了命。

    小宫女连忙续了茶,将茶杯放回应在的位置,退了回去,心中才松了口气,经过这一吓,她已经连看美人的心情都没有了,心中庆幸着自己逃过一劫,还好她运气好,遇见的是温柔的鬼王,如果是太子……想起上次那宫女的惨状,不由抖了抖,心中感叹,还是鬼王好!

    上官沫瞥了眼台上的秋素素,继续之前的话题,“秋素素,神女门门主,银月国第一美人,神女门不属正道也不属邪道,门下的人,男子英俊,女子柔美,神女门在江湖中的名声不小,却不是因为武功出名,而是因为容貌,不过他们深居简出,除非发生大事,否则很难得见。”现在看来神女门莫不是宫明轩在江湖中的势力?

    不过,虽然神女门以容貌闻名,秋素素更是难得的美人,但是江湖中似乎推崇花千羽的人更多,若是两人之中只能选择见一人的话,多数人会选择花千羽,这银月国第一美人的头衔会落在秋素素的身上,也是因为花千羽是男子,想必对此,秋素素应该是很郁闷的,没有输给女人,却输给了一个男人!

    因为花千羽的个人爱好,婆娑门门下也多是美人,但是婆娑门却不是以美貌取胜,即便花千羽长得倾国倾城,却不是徒有外表的花架子,没有人敢轻易招惹他,婆娑门无欲无求,很少参与江湖争斗,但是江湖中人却都知道花千羽那身武功深不可测,少逢敌手!

    听了上官沫的话,宫绝殇笑道,“王妃也知道得差不多了,原本不知道的,现在也该猜到了,不是吗?”在上官沫之前,宫明轩赐给他的那些女人都是从神女门出来的!

    那些女人的身份比较隐秘难查,但是这个秋素素在江湖中却是有名的,宫明轩此举已经算是暴露了神女门这一势力,所以宫绝殇才说他这次下了血本!

    如此看来,宫明轩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和苍国一战了,两国的和睦恐怕已维持不了多久!

    一舞既毕,宫明轩拊掌笑道,“好好!秋姑娘的舞姿如此优美动人,难怪能得我银月国第一美人之称!”

    上官萱眼中全是不屑,什么银月国第一美人?想和她抢太子哥哥,门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她自然明白,宫明轩是想将这个女人送给苍羽炀,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心中已经决定要和秋素素比个高下。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宫明轩居然没有问苍羽炀秋素素如何,却是看向宫绝殇,问道,“殇儿,你觉得秋姑娘如何?若是满意,父皇为你赐婚如何?”

    宫明轩脸上全是宠爱,就好像只是一个溺爱自己孩子的父亲,什么好的东西都想要送到他的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