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手执戈最新章节!

    周界随手翻开了一本《轮回我们回家》的书。

    他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其中一篇名为《美之哭笑歌》的文章:

    “眼大娇媚一笑。骨酥魂飘。却不道真,也不知假。空相。作一次欢,笑笑几多时。看一眼美,心头虚虚惘。色相。莫若幻境,徒作徘徊。痴迷。无有真境,皆若梦境。茫茫然,渺渺矣。去假存真,无真何以存真。无身何以修真。无识何以得道。得道是一场短暂的美梦。你笑着,不久又哭。你哭着,不久又渺茫。美不能冠之于时间。我脑中定格的美的画面依旧孤独。苍然大世,冷然瞧,正眼看俱得不出个永恒来。这时你笑,那时你哭。独自在我的世界走了火,入了魔。却也怡然自得,有时哭,有时笑。无病呻吟一番,也引得心潮一番澎湃,孤芳一番自赏。美梦独品。争不得一时,更不得一世。无我何来世再?无苦何来悲,无悲何谓欢。有悲有欢,有我有你,永作挂世。”

    周界不知何为“歌”,他更难解这部书的实际意义。

    这不是一部教人元技的书。也不是一部教人知识的书。这是一部记载一个人某个时段的心情及思想的书。

    他从来没有看过这种书。他从来不知道原来文字能寄托人们的心情。他更不能理解书中许多的名词。

    比如接下来的这篇:

    “我醒来,意识从梦内转战现实。梦内:好几只巨大的金鱼露出大部分的身躯在靠近街道的水面游来游去,街边的众人平淡的看着。有不少人和金鱼们一块嬉水,令刚下公交车的我惊奇不已。我晚上都在睡觉所以忘了喝水,于是对于水的强烈渴求让我丢弃温暖的被窝艰难的钻出,到客厅倒了杯水猛的灌尽了。渴感于是消失不见。闲来无事,看到阳光洒在客厅,现实如此美妙阿,然后就去刷了个牙。镜内有张嘴龇着牙晃来又晃去,牙齿好像白了点。她说我牙齿有点黄,所以我决定让它变白。我爱她,她不满意的地方是一定要尽量改正的。因为我爱她。饿感侵袭,不忍忽视。哥哥去上班去了,妹妹也是,老爸也是。老妈这么早却不在家,真是奇了怪。早餐没得早落的我套着双拖鞋就下楼去看望早餐店的美女老板了。”

    “是饿感作祟,不然我会去看小说。哇。阳光好奔放的撒在现实世界的表面——物象的表面不深处。也撒在我的身上,有点子温暖,五月多,其实有点闷热,八点多。”

    “鞋子拖在地上摩擦出声响,荡漾在我的耳际,萦绕着,我继续拖着鞋子摩擦地面发出声响。”

    “真是奇了怪,人都死光了难道?走了许久居然不见一个人和我同走这一条路,往常不是这样的。真是安静阿,好安静。”

    “这个世界我已习惯了喧嚣,这安静令我不安。拐过一个弯道进去大街,我惊奇的发现这条繁华的街道上的所有店门大开,不见人,也没有喧闹的车鸣来往。”

    “往常绝不是这样的。我开始跑,情绪不晓得,也许是空白,我就是跑着去更远的空间看人的踪迹。然而人们也许真的都死光了。”

    “孤独本就有些暧昧,当我确定是真实的时候,这个世界只剩下我也许是不错的状况。当时我没怎么想,也许人们都在家,大概是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件,要人们都呆在家中。时间能证明什么呢?时间能证明在这个世界我很难再看到我之外的人了。”

    “我活着这么久找到了一个不去死的羁绊,所以我要和她一起活着。我就去找她。”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晴空朗朗。没有鸟叫,怕是死光了。尸体却也不在这个空间让我看的到。轻风吹拂着黄叶在天空舞荡,落在我鞋下,被碾的粉碎的一塌糊涂。”

    “手机无电。我的鞋子踩了好多地方。她所在的小区门口只有阳光徘徊。阳光投射在我身上印出的黑色影子紧贴在我身旁的地面,黑了一片。因为我持续的走动着,那片黑色的影子不停的黑着别片,还了之前那片光明。又还了那片光明。”

    “一路跑来,网吧无人,无电。超市无人,我抓了包牛肉干嚼退了些饿感便找了个垃圾桶丢了进去,发出了声轰咚声,一会声音就被空气残忍的谋杀死了。”

    “安静又只能靠我的鞋子摩擦地面来短暂驱逐。久久缠绕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曾喧嚣的人与人之间纷纷扰扰的街道。还没彻底安静下来,我的鞋子不停的摩擦不同的地面。”

    “我找不到一只蚂蚁。我认真找了。”“我醒来。发呆了一会,我开始回忆我的梦,刚才没醒来时的梦,不只一个,都精彩。有趣却不知有没有,无论醒与梦。”

    “我自有记忆来便逢睡必梦,真的。数量有万了。虽我才二十不多岁,上万的梦却不是胡说掐造。因为我一次不醒时造不只一个梦。哈哈哈……显然做梦已是我生活中的重要事由。对了!还有一事不得不提。小时我尿床,这显然会让洗床单的人不爽,不爽后打我屁屁不说还作为谈资到处宣扬,似孙儿生了这事自己脸上光了,好吧,是诉说自己命苦多做本不该做的事罢。重要的是脸面难看,遭妹哥嘲笑等等一大堆由尿床引申的坏心情之事。所以我想办法不尿床,因为尿床的后果很恐怖,我不喜欢恐怖。小时的我思衬阿,我总是没有清楚的意识到梦内的厕所并不能收容我的尿水,才会每次跑到现实中的我的裤和床被床单上,甚至是哥哥的身上。我决定不上梦内的厕所,因为实在不靠谱。枉使我遭了一大堆恐怖的难。我痛恨梦内的厕所。在后来多次失败之后我终于成功了。我能在梦内尿尿前猛然醒悟这是梦!不能尿!于是乎我带着现实内的部分自我意识(不知道为什么不完全,最近我一次在梦内醒悟是梦的时候我居然大部分思想被欲望所支配,反正是梦,于是寻找各种美女圈圈叉叉……值得一提的是她们都似玩偶般犹如没有灵魂。并没有快感。)”

    “当然长大后入梦知晓处于梦内不再是尿水会跑到现实中来引发的。有次是我在梦内看到阳光,忽然我就从梦内恢复现实中的意识记忆。我到处游逛,还用力的跑,不会累!心情愉好的很。总之我醒来后会静静地发会呆再回忆睡觉造的梦。”

    “这已是我的习惯。时间让记忆模糊,梦一个一个躲进记忆深处,不再被我记起的梦们一定孤独寂寞的很吧。后来我会用文字记录我喜欢的梦。或许是我懒,记下了几个以前很早时间造的很深刻美好的梦便没有再记。随风而去吧。过去的美好总是记忆却是凭添了现在时间的负累。现在的时间又不能美好过经过幻想加工过的美好的,梦。随风而去吧。现在我们要去散步,在这只有我们两人的世界。”

    周界看得迷糊,但他又忍不住接下去看自己这一生从未见过的奇幻文字:

    “有一个人在今天用眼睛看了三个美女的脸。他看完之后摇了摇头,“一坨颜色啊。”然后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树皮,蹭到自己的脸破出了血也未止。血流满面的他走在路上。路上的人都向他行注目礼。他一一微笑回应。回应的多了,总是会累。回应的多了,他不再回了。自顾自,仰着他血流满面的脸看起了美丽的蓝天。“天,一坨颜色啊。什么不是一坨颜色?”仰天发出感叹。感叹完了,他止步望着来往行人的脸。看了许多,看了许多,看了许多。这世间,何必再看?血流满面的脸上多出两个血洞——他把自己的双眼挖了出来,踩在了他再也看不到的脚下。“黑暗啊,终于有趣了一些。”他的喉咙发出了笑声。开心的笑声。“为何我这么开心?”他自问。“因为我的眼看到的事物再也不是一坨一坨的颜色啊!”他自答。“是黑色!”他自言,“我看到的是一片黑色。我将永远看到的都是黑色!我要在这黑色里享受我的美好生命!”大笑从他喉咙里不断发出。他的眼不再需要这个世界了,但他的身体,总是在这个世界里的。他的肚子饿了。“哎呀,我的肚子饿了,这让我的感觉不好啊。”他从地上爬起来说。“我觉得我可以不吃东西。”他从地上跳起来,皱着眉想了很多时间:“怎么才能不吃东西也能让我的感觉处于美好的状态中呢?”“我知道了!”他开心的跳起来大叫。他把自己的胃挖出来了。然后张嘴吃掉了。他果然不饿了。“还是得从自己身上索取才能感觉好啊!”他开心的不得了,在地上打滚。“活着真的是有趣啊!”他开心的不得了,在地上打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