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绿树掩映之中,在幽静的山林一套欧式别墅映入眼帘,仔细观察是用一块块木板搭接而成,尖尖的屋顶,绛红色的屋顶瓦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醒目。

    孟家书房内,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空气中,显得格外好闻,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一位中年而立的西装男子身体挺直的站在书桌前,满含岁月沧桑的目光望向窗外久久未能回神。

    “吱呀————”

    一阵很细微的推门声,伴随着某个年轻男人的脚步传了进来。

    “爸。”孟飞晨走到中年男人面前,恭敬的叫了一声,随既便没了下文。

    隔了半响,中年男人略带磁性的声音开口道:“有玲儿的消息了吗?”

    孟飞晨抬头目光复杂的看向他的父亲,嘴巴动了动,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又怕过多期望只会让父亲更加失望,如此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这时中年男人也是如今四大世家之,孟家家主‘孟承宗’慢慢转过了身体,目光坚定的直视着自己的儿子,眼底此时不经意闪过一丝期待,但很快便消失了,度快的让人无法识别。

    但还是被孟飞晨捕捉到了,孟飞晨抿了抿唇,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父亲是在责怪自己当年的失误弄丢了刚出生的妹妹吧!思及此处,孟飞晨眸中似乎蒙上一层恍惚,仿佛回到十七年前,父亲排除万难坐上四大世家的孟家家主的位子,由于刚刚上位根基不稳,父亲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笼络人心,加固稳地位,难免有些忽略了他和妹妹。而人的**永远是无法填满的,尤其当你一无所有的时侯,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父亲的竞争对手趁此机会,绑架了十岁的他和刚出生的妹妹铃儿,威胁父亲让出孟家。

    他和妹妹一直被关在废弃的工厂里,等到父亲的人来营救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夜。

    绑架的人见父亲虽然来了,却并末兑现承诺,还带来了大量的人马,恼怒之下,一把推开他引开注意力,抢过妹妹逃走了。事后父亲十分后悔,派出大量人马势必要找到绑架人救出妹妹,而绑架人似乎早知道孟父有此举动,最后绑架人被捉捕进了大牢,而妹妹却不见了踪影。这么多年孟家从未放弃寻找妹妹,可此举有如大海捞针般困难。

    十七年里不仅是父亲难受,他也一直活在愧疚中,孟飞晨眸中流露出泪光,想着为什么当时被带走的不是他,而是才刚刚出生的妹妹,她还那么小,还没有开口叫爸爸妈妈。

    还好,因为孟家嫡出子女来之不易,所以刚出生会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本命玉牌,玉牌会出淡淡的黄色光芒,只要黄色光芒未灭,生命就无虞,而若光芒变得暗淡,则遇到了生死攸关的事。玉牌是由家族保管,也方便遇到危险时族人前来营救。

    孟飞晨嘴角轻抿,略带喜悦的想着:妹妹的本命玉牌从未熄灭过,说明妹妹还好好活着。只是,突然间孟飞晨眉头紧皱,想到前阵子玉牌突然间变得暗淡,显示的地方正是帝都。孟飞晨知道定是妹妹遇到了生命危险,可当他慌慌张张赶到时,只见拥挤破旧的楼层房子,随着玉牌的指示进入一间极其简陋潮湿的房间。

    当时孟飞晨进入屋子时,几乎瞪大了双眼,他真不敢相信这是铃儿曾经住的地方。

    阴暗、潮湿、狭窄都不足以形容这间房,就连孟家的厕所都比它大上十几倍。妹妹,那是他的亲妹妹啊!是孟家的大小姐,应该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才对,怎么能……心里涌动着无限酸楚,他对妹妹的愧疚也越来越深。

    孟父转过身后,整个人都散出一股不容拒绝的气势。见儿子久久不予回应,脸上还呈现出愁容,以为是儿子并没有调查到铃儿的消息,怕他经受不足打击,所以支支吾吾的不说话。

    “说吧!你父亲还没有那么懦弱。”

    “爸,妹妹她……”说到这,孟飞晨略微顿了顿。

    沉吟片刻,孟飞晨决定还是对父亲全盘托出:“之前妹妹的本命玉牌暗淡到几乎失去光芒,我随着玉牌的指引,找到了妹妹曾经呆的地方,可是当我赶到的时候妹妹已经人去楼空。不过,庆幸的是可以确定妹妹现在并无生命危险,而且人一定还在帝都内。”

    孟父乍然一惊,听到他女儿还活着的消息,眼晴直直的盯着孟飞晨,黑亮的眼眸反射出的喜悦是那么明显。

    “爸,你放心吧!虽然现在并不知道妹妹人在儿?但我从妹妹呆过的地方,询问了许多认识妹妹的人,得知妹妹是原本是s市人,相信顺藤摸瓜之下一定能找到妹妹。”

    “你是说铃儿没事?确定铃儿还在帝都吗?”闻言儿子的话,确定他的铃儿还能找回来,孟父不禁泪流满面,这都是他的错啊!

    “爸……”孟飞晨并未回答问题,而是欲言又止的看着孟父…………

    “好了,爸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爸有分寸,只是这件事情先别告诉你母亲还有奶奶,这些年你妹妹一直没找到,倒是人人都知晓孟家丢了大小姐,惹得一些攀龙附凤之人上门,扰了你母亲、奶奶伤心,哎,苦了她们了,都是我的错啊!要不是当年我……”

    “爸,你别自责了,你也不希望生这些事,不是吗?而且我一定会将铃儿找回来的,到时候我们把多年欠妹妹疼爱,全部补偿给妹妹,好吗?”

    孟飞晨看着沉浸在自责中的孟父,急忙安慰道,但心里却不由伤感万千,恨不得马上将妹妹找回来,把世间所有最好的东西捧在她面前,任她挑选,如珠如宝的对待他唯一的亲妹妹,正如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他孟飞晨的妹妹,本就应该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是命运的捉弄,强生生剥夺了该属于铃儿的东西,但孟飞晨坚信,一切都会回到最初的模样。

    翌日,临近夜晚。

    北语小区别墅内,艾凌刚从s市回来。

    她直接走向卧室,打开衣柜拿了换洗衣服和毛巾,身子一闪进入空间内。艾凌准备去空间泡下澡去去疲惫的身心,在s市呆了一天多,因为不能轻易暴露修真身份,无法使用法术,只得像普通人一般来回奔波。从昨天下午坐车回s市,到早上才到达,6姐只给了她一个地址,艾凌找了许久才寻到那人。

    当年那个亲眼目睹她被丢掉的人,本不愿意告诉她当年的事,后来见她说认识6姐,此人想了想,最后说出了他埋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他说,他那时刚下班准备回家,在回去的小巷路旁突然见到一名鬼鬼祟祟的男人,抱着女婴四处探看,他当时过于害怕就躲在墙后面。

    男人见四周似乎无人,瞬间放下了紧绷的心,将女婴扔在垃圾桶旁,用阴毒的语气对哭啼不止的婴儿道:“哼,你别怪我,这都是老大让我做的,要怪就怪你为什么生在孟家吧?”。说完话,男人站起来四处走了走,突然间他朝墙面走进,躲在墙后的他以为是被现,几乎寒毛都快肃立起来了,不过还好,男人只是检查四周到底有人否,感觉没有陌生气息。片刻之后,便离开了小巷。

    而他害怕惹祸上身,见男人离开后便跌跌撞撞的跑回家了。

    后来第二天,听到别人说不远处捡破烂的艾老头,捡破烂时捡了个婴儿回来,他便知道那个婴儿必然是昨晚的弃婴。只是他为了私利,选择了冷眼旁观。如果不是艾凌找上门,他想他会选择一辈子不说。

    这种思想艾凌也明白,无非是不想给家人带祸端,惹来麻烦。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这样做吧!无所谓善不善良,而是人的天性如此。

    虽然此行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消息,但也不算是一无所获,起码她知道了原主不是被父母抛弃的,而且原主姓孟。能引来如此事端,想来原主也不是出生于普通人家,艾凌眯眼若有所思想,她之后倒是可以从此处着手调查。

    空间温泉旁,艾凌脱掉衣物,将衣服放在一旁,缓缓走进温泉侧腰躺下。适宜的温度,让她不禁满足地轻叹一声,微闭了眼睛小憩,那耳边滴答滴答的水声、清脆的鸟鸣、飞吹过草地的声音既远又近。

    使她暂时忘却了万丝烦恼,享受这一时的安逸。水波荡漾,黑色的丝漂浮在水中,缠绕在雪白的肌肤上,脖颈,锁骨,胸前的起伏至水中隐约可见的粉色,勾勒出一副让人血脉膨胀的美景。

    泡了许久,时光不经意的流逝,艾凌才想起了空间里,一堆已经成熟的瓜果蔬菜还未收。起身到菜地,运用熟练的法术将蔬果收进了竹屋下面的库房。

    艾凌在空间着实辗转了不少时间,刚回到卧室,准备休息,便接到纪姐打来的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