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还有另外六人分别是:

    青云观观主,‘玄机子’,擅长替人算命卜卦,有名的得道真人。 ?

    与神殿冥王齐名的魔帝弑千焰,亦是血杀派龙头老大,白道众人的噩梦。

    再有就是孟、潘、顾、杜四大世家,各有一位先天高手,以孟家为。据说孟家老祖宗己达到先天之上,无上境界,虽不知是真是假,但孟家无论是实力还是在孟家大少爷孟飞晨带领下遍及全国的财力,它绝对算得上是顶级古武世家。

    想到孟飞晨,潘语不禁微微红了脸颊,水光流转的双眸似秋波。随后眼眸又闪过担心,听长辈们孟家似乎生了大事?也不知道孟大哥怎么样了?

    她的情绪忽的一下由紧张变为担忧。

    “小语姐,你怎么了?”艾凌目光微妙的看着潘语脸上流露担忧的表情。她人如今好好的站在这儿,小语姐怎么会……眼底尽是疑惑。

    潘语从恍惚中回过神,闻言凌凌担心的话语,回答道:“我没事。”

    此刻,潘语也沉下心仔细打看着艾凌,瞧着她分毫无伤,心里瞬间松了口气。

    潘语心想:无论昨天晚上生什么?只要凌凌没事就行,指不定是那些先天高手没把凌凌放在心上。

    和潘语分开后,艾凌就赶紧回到住处,毕竟屋内还有个伤者呢?

    但看到空荡荡的房间艾凌不禁傻了眼。

    人呢?

    抬头一眸,便看见桌上茶盘下压着一张信条。艾凌上前几步,放下手中早餐在桌上,顺手从茶盘抽出信条读了起来。

    救命之恩,来日定有回报。  ——墨枫

    艾凌脸微微抽搐,还真是……够简洁的,如此的一封信,她实在无语极了。

    翌日,那一轮阳光飘洒着光辉,洁白的云朵尽情舞动,蔚蓝的天空似美的令人惊艳。只是当轻风幽洒大地时,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绚美的青华山中潜伏着危险的气息。

    青华山本来似乎只是一座荒山,但山连绵起伏、山峰险峻、颇为壮观,吸引了不少人去观看。虽风景优胜,却不知怎么土质十分差,大多数农作物不能种植,着实是不能引诱人们去安居。正因为如此,山上除了一座略有点名气的白云寺之外,再无其它的建筑人家。

    人们提起也只知青华山内有白云寺,从未听说过青华山里还有千魔渊。

    千魔渊悬崖下,一座毫不起眼的破旧芧草屋坐落在那山林之中。突然间有二男一女鬼鬼祟祟进入了芧草屋,其中一名男子脚步上前似扭动了什么东西。

    忽然现出了里面的道路,道路弯弯曲曲的给人阴森的气息,周围草木茂盛毒花异草遍布道路两旁,踏过道路,不远处森冷阴气外渗的似四合院的宫殿目入眼帘,周围魔气浓郁纯净,倒是一处难得的修炼之地,当然仅指魔修。

    宫殿一间秘室中:中央那巨大椅子上落座着俊美邪魅的男人,他的双眸似没有丝毫情绪的直直凝视着前方,可若一对上那双眼睛就觉得有阴风拂面,从脚底窜出一股凉气直达脑门,森寒煞人。

    倏忽,

    冷风缱绻突然而起,二男一女面孔煞气颇重的人,身影宛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弑千焰的前面,恭恭敬敬的单膝跪在了地上。

    其中一名,也就昨晚追杀墨枫的魁梧大汉'黑虎'。声音略带紧张,但语气却十分恭敬说道:“魔帝,属下办事不利,让冥王给跑了。”

    “意料之中,如果他真的不堪一击,那才叫我感到意外。”收回没有丝毫情绪的目光,魔帝弑千焰连看都没看三名属下,唇中溢出冷冷的话语。

    随即魔帝似又想到了什么?眼底不经意闪过一丝阴毒。

    因此,话峰一落,魔帝再道:“只是,红茉毒可不是那么好解的。”魔帝唇角不禁勾勒起了抹邪笑的弧度,眸底亦潜伏着令人看不难懂的深意。

    此时黑虎心中充满了纠结,不知道应该跟魔帝如何解释那夜生的事。低着头的黑虎突然间抬眸,看向巨大椅子上的邪魅男人,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眼中充满了想说却不知道怎么说的矛盾情绪。

    如此明显的举动自然被魔帝察觉到了。

    这不!弑千焰黑眸中寒光一闪,目光阴冷的在细细扫过地面上跪的几人,语气寒唳的说道:“怎么,有什么事瞒着我。”

    “黑虎,说。”阴冷的话语再一次随风在密室内响起,幽寒的双眸释放出了嗜血的唳芒,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气席卷向了他们。

    “魔帝请息怒。”老二‘野鬼’见魔帝震怒,马上机灵的为大哥说着好话。

    “大哥与我还有‘红姬’,并未隐瞒什么?只是……”

    魔帝弑千焰淡冷的眸子扫过'野鬼',明显的不满意‘野鬼’,话只说一半。

    野鬼见状,立即再次朝魔帝恭敬扶了下手。道:“禀告魔帝,那晚,眼看大哥就要将冥王活捉了,可是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位神秘少女,将冥王救走了。”

    “神秘少女?”

    黑虎见二弟为说好话,先是感激的看了下野鬼,随后闻言野鬼提到那夜的月光少女,黑虎心头突兀一动,上前赶紧为魔帝解说道:“是的,魔帝,那名神秘少女年龄仅仅在十六、十七岁左右,修为十分强大,绝不输于一般的先天高手。甚至属下怀疑那神秘少女修为已达无上境界。”

    黑虎心想着:他就算再不济,也是个先天高手,更何况他常年处于血雨腥风中,警觉性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没有人能够悄无声息出现在他面前,除非那人的修为远在他之上。

    因此他毫不犹豫的对魔帝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闻言黑虎的话,弒千焰不由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在心里反复思索着‘神秘少女’、‘年龄十六’、‘十七岁左右’、‘修为无上境界’这些字面的意思。

    无不验证着玄机子的预言:

    ‘神魔仙三界的盟约,曾经被放逐的封印之都,成为挽救苟延残喘地球唯一方法。当鲜血与战火逐渐染红人心,绝色红颜降临异世,风云变幻,而这一切却正是地球绝地翻身的机会……’

    弒千焰紧紧抿了抿唇,玄机子擅长替人算命卜卦,有名的得道真人。他算的卦没有不准的,这一次亦不例外。再说地球灵气早已临近枯萎无法修行,如若封印再不打破,江湖迟早大乱甚至会殃及整个地球。

    就连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弒千焰漆黑的眸中闪烁着浓浓趣味,唇角微微上扬弧度。有种直觉告诉他,无论这个‘神秘少女’究竟是真……还是假,事情一定会有趣极了。

    他微眯起了双眼,想这乏味的生活改变下也挺不错的,而他也是时候…………

    黑曜石般的眸子却飞快划过一道暗芒。

    “黑虎,你可看清那‘神秘少女’的容貌。”

    “启禀魔帝,因为是晚上天过于漆黑,属下并未看清那‘神秘少女’的脸。”黑虎正色回答着魔帝提出的问题。

    沉呤了片刻,

    弒千焰抬眸再次扫过地面上跪的几人,语气淡冷的道:“你们三人暂时不用监视神殿和冥王,先暗中调查'神秘女子',有什么消息赶紧回来禀报。”

    “是,魔帝。”恭敬的声音响起,三名属下再次消失在了密室中…

    这些天艾凌才知道拍戏有多辛苦。因为是拍摄皇帝巡逻这一段,大多是在拍外景。深山老林的,又到处都是蚊虫,特别是夜间拍摄要打灯光,更是引的蚊虫蜂拥而来。也幸好她不怕,可是其他人就惨了,那几天她几乎每天都听的见潘语哀吼声。她一时心软就炼了一些防蚊虫的药水,给了潘语药水。潘语晚上用药水擦了下,第二天就活蹦乱跳的。这时几乎剧组里人都跟疯了似的,人人都来要上一些,也幸好当时她炼的多。

    艾凌的戏终于拍的差不多了,也就只剩下冷宫这一段,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纵然她是修士,回到自己的别墅后也忍不住狠狠的睡了一觉,等醒来的时候已第二天下午。这次拍戏让艾凌深刻的认识到,演戏并不是她想象那么简单。拍戏是艰辛的,有时候演员为了赶戏一两天不吃饭、不睡觉都是很正常的事,甚至这样的情况有时会连续一两个月。

    而且拍了这部戏艾凌现一个严重问题,拍戏是用镜头来记录整个故事流程,你的一颦一笑都记录在摄像机中,任何画面都会影响到观众对你的喜爱。如果她的目标只是成为一般的艺人,那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她的目标是成为家喻户晓的大明星,替原主找到亲生父母。那她现在欠缺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她的思绪飘的略有些遥远了,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在卧室内响起。

    艾凌被手机铃声唤了心神,伸手拿过手机看着屏幕上的名字愣了一下,随后接了起来。

    “喂,景泰哥有事吗?”

    “你现在那里?”

    “在家里。”问这个干嘛?艾凌疑惑道,不过她还是乖乖回答了。

    “一会儿我让人来接你,有重要的事情,你现在别离开别墅,知道吗?”说完也不等艾凌回答就把电话挂了。

    听着“嘟嘟嘟”的挂断声,艾凌微微蹙起眉,心想景泰哥找她会有什么事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