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面容静静的绽放在灯光下,艾凌抿了抿唇,喃喃道:空间池子里的灵泉水,能够自动愈合伤口,调理身体,想来也可以解此人的毒,刚才她已经给面具男人喝了一些,也不知效果如何?

    水灵的眸子中,视线不禁在桌子上的玻璃杯扫了扫,嘴角泛起丝丝不确定,要不再给他喝点。?

    沉吟了一会,艾凌准备再给他喝一些,毕竟面具男人到此时还未醒转,略有不安的情绪涌动。于是她从桌子另一侧拿出小杯子,然后从玻璃杯中倒入一些灵泉水进去。

    她端着的刚倒好的水杯,盈盈转过身,却不料目光正好对上刚醒转的面具男人。两个人的视线交织着,时间似乎凝固住了一般,而艾凌和面具男人就那么看着,互相打量猜测着对方。

    面具男人目光直盯少女,他的双眸幽深异常冰冷且萦满了疑惑,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般的锋芒,暗自审视的看着。

    眼前少女修为如此之高,而年龄却不过在韶龄之间。从他刚刚检查全身来看,‘红茉毒’必然是她解的,解了连师傅都无法短时间解开的红茉毒,尤其是这段时间江湖极为不平静,他不由得怀疑眼前少女。

    面具男人紧紧抿了抿嘴,眸中闪烁着浓浓不安,虽然少女救了他,却也不知为何原故?难道…………少年的眼神闪了闪,眼中似乎划过些什么?

    但即使是这样!如今自己重伤在即,神殿也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

    还是万事小心为妙。

    目光相交,艾凌也不躲闪,面具男人心里想的在脸上全显露出了。艾凌脸色不悦了一阵,趁人之危的事她‘艾凌’可做不出来,她若想摘掉他面具,早就摘了。  § ? 、

    半响,艾凌挪回目光,神色不变的径直走过去,到了他面前停下脚伐,视线在身上打了几转,然后淡淡开口道:“既然醒了,那就代表没事。”

    将手中水杯递给他意识他喝下。

    “喝点水吧?”

    “谢谢。”就在面具男人心思百转的时候,一双纤细腕似十指剥春葱的纤纤玉手出现在他眼前,略带茫然的伸出手接过水杯,待清醒过来已抿进入咽喉。

    “为什么要救我?”一道魅惑沙哑的声音随着轻佛的风在空中响起,他还是把这个问题问出来了,眼曈尽闪烁着对问题的执着。

    “我之前见过你,对不对?”艾凌表情从来有过的认真,用含无限深意的美眸正视着他道。

    虽说是问句,艾凌却十分肯定,面具男人她一定之前见过。对于曾经生活在青楼近二十年的蝶舞,身边环绕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她这份辨人能力也由此锻炼出来,即使脑海中想不起黑衣男子到是谁?但肯定的是此人是她来到这个世界认识的,对于这一点艾凌绝对不会搞错。

    艾凌抿了抿唇,侧头认真的思索着,眼眸中充满不解,她不过只穿过来一个月而已,到底他会是谁呢?

    面具男人一时之间注意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因为他已被艾凌的话扰乱了心神。

    “在下从未见过小姐,小姐定是认错人了。”墨枫淡冷的话语似不带一丝感情,其实心里却十分吃惊。抿了抿嘴巴,暗忖道,看来,她还未认出他,那么之前救他定然是因为其他原因了。

    “是吗?”

    艾凌眼神中带有一种似笑非笑的情绪落在他身上,嘴角微扬,心中暗笑着,真当她是3岁小孩儿呢!那么好哄骗,他说什么她便信什么。

    突然,艾凌大脑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点子。嘴角勾勒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朝前走了几步停下,然后,身体不着痕迹地向墨枫倾去,再大胆的将脸朝墨枫的脸移去,就在两人的鼻尖快要接触到的时候,艾凌停下了动作。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脸上,柔柔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道:“既然你不愿意说也就罢了。不过,你总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艾凌直视他那双清澈明亮的墨曜眸子,直到……墨曜石般的眼睛像是慢慢失去了色彩。

    “墨枫,我的名字。”她笑起来很好看,一双杏眸灿若星辰,一时之间他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仿佛失了神……不自觉的说出了名字。

    此时一缕轻风缱绻而来,令艾凌的秀不由轻拂在了墨枫的脸上,秀间释放出的清雅芬芳带丝诱惑的气息,又立刻强烈万分地刺激起了墨枫的神经与感官。

    但她接下来的动作却更令他失去心神。艾凌轻轻将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上,像是情侣在缠绵,两人姿势说不尽的暧昧,近距离下那若有似无的体香萦绕他的鼻端,她嘴里反复念叨着'墨枫'这个名字,似情人之间最涟漪人心的话语。

    “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还有那个人为什么要追杀你。”艾凌面上笑意盈盈,却并未达底。暗自催动《九转玄女决》中,一门带催眠的功法。甜蜜的话语好似带着丝丝蛊惑人心的气味在耳边响起,让人一不小心就陷入了进去。

    “我叫墨枫,是玄机子的关门弟子。”墨枫腕似墨曜石般的眼晴算是彻底失去了色彩,毫无光泽,心神也不由一阵迷迷糊糊。但心底却一直有个声音在无声的抗拒着,他死死咬住唇瓣,不愿说出口,因而额头冷汗顺着凹凸不平的半张紫色面具滴流至下巴。

    “刚才追杀我的那个魁梧大汉叫黑虎,是血杀派的人,他们是因为……在我身上所以才追杀……追杀我。”他们是因为神令在我身上才追杀我。然而那两个字,他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心底的声音告诉他,那个东西比他身家生命还要重要,绝对不能说。

    “是因为什么?”这个人意识真不是一般的强悍,紧紧抿了抿嘴,沉吟许久,最后还是加大了催眠继续询问。

    “是因为神……”令,眼看着他就要说出口,突然他一口鲜血噗呲吐了出来,因为戴着面具鲜血顺着下巴流了下来。

    人都拥有意识和潜意识,平时支配思想的是比较狡猾的意识,而支配身体的是比较直白的潜意识,催眠入梦就是把人比较狡猾的意识蒙蔽过去,进入直白的潜意识当中,套取被催眠人的秘密。

    但是这却是有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在催眠过程当中,一切以潜意识为主,如果触碰了他的底线,就相当于和整个世界为敌,这很可能使催眠师遭受反噬。而出现这种潜意识抗拒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即撤退。

    所以艾凌看着他马上要恢复意识清醒,无奈下只好语气轻柔的道:“好了,你已经很累了,不要在想,快睡吧!睡吧……”

    半响后,

    艾凌坐在床边,略有点呆呆的看着床上被她成功催眠进入梦乡的墨枫,瞧着未遮的俊美无双的半张脸,心思不知飘散到了那儿?

    也许……是思考着要不要私自摘掉他的面具,可最终的最终直到天明……

    也没有个结果。

    清晨,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黎明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

    一大早,艾凌便去剧组早餐那儿,领了二份,准备带一份回去给那个人。

    而她正走到半路上,潘语突然间冲了出来叫住了她。

    “凌凌你昨晚没生什么事吧!”潘语紧紧的抓住了她的肩膀,语气十分颤抖。既期望她说出没事的话,但又害怕真的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她的双唇无声地抿起,给人感觉十分紧张。

    “小语姐,我能生什么事儿?”艾凌不由失笑的望向潘语。虽然很是无奈,但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小语姐是真心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甚至是妹妹般的疼爱。这样想着,美眸中不禁有几滴泪水流淌。

    “真的没有事!”潘语狐疑的看向她,那可是先天高手哎,怎么会没现周围有人。并且先天高手,那整个地球一双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华夏国最多也只不过七个而已。

    当其冲的便是神殿的那位神秘冥王,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有何来历?

    据说三年前,血杀派公然挑衅江湖白道众人,由白道众人推选出的武林盟主率领着各大门派迎抗魔道,结果却落得死伤无数的下场。就在白道众人认为正派气数已尽,魔道即将横行的时候,漫天飘起了血红色的彼岸花,他一袭黑色铠衣、半张紫色面具,在幽冥之火的映衬下,宛若神祗般从天而降。

    只见他手一抬流光一闪,无数的彼岸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通向地狱的路,在场所有血杀派的人便瞬间毙命了。直到那人消失在众人面前,都没有任何一个人看清他的容颜。

    从那以后,他因此被江湖中人尊称为冥王,其极穷凶极恶、恶贯满盈的人将会被神殿出死亡问候,一朵通往死亡之路的彼岸花。神殿瞬间成为了江湖中人最激动人心的传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