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不行,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一瞬间,潘语的眼神一变,强忍住心头的惊恐,努力让自己声音平静下来,伸手拽过艾凌想要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而从画面中再闪回现实的艾凌,则微微蹙起眉,双唇无声地抿起,表情给人一种凝重感。

    这便是古武界吗?中毒,追杀。

    呵呵,艾凌本是柔和的眸子却飞快划过一道暗芒。若真是这样,那她还真是开了眼界。

    脑海中再次闪过之前的画面信息,艾凌又不禁眉心微皱,眼神之中突然多了几分严肃,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紫色面具男人给她一份莫名的熟悉感。虽然有着面具的遮挡,但那双令人熟悉的墨曜眸子,她绝对不会认错。

    沉吟了片刻,最后她决定去一探究竟。

    反正她已经筑基后期大圆满了,而画面中的两个人,不过是刚筑基的先天高手,不足外挂。艾凌脸上流露出极为自信的笑容。

    可是……艾凌视线落在拽着她袖子的潘语身上,灵动的眼珠微微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点子。突然她略焦急对潘语道:“哎呀,糟了,小语姐。”

    一心想要拽着艾凌离开的潘语听到她突然出的声音,心中猛的一惊。再闻言艾凌接下来的更是被吓的半死。

    “我刚刚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落下了。这样吧!小语姐,你先回剧组,我去拿一下。”艾凌脸上表现出很着急,更是没待潘语回话便急匆匆的跑了。

    “哎!凌凌。”潘语声阻止她,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最后,她只得毫无办法看着某人渐渐在黑夜中消失的背影,担心的跺了跺脚。¤ ? ?

    夜风盈舞,月色映在地面荡起涟漪的银辉,一抹身影如同鬼魅般穿梭在其中,寒风从她的身旁擦过,将她整个人隐藏在黑暗中,似乎与黑夜融为一体。

    若非先天高手,极难分辨开来。

    而这边,

    紫色面具男人与魁梧大汉的打斗己进行到白热化状态。

    魁梧大汉从后背中抽出了一把大刀,大刀横空一扫,刀气怒卷成骇浪的袭向了紫色面具男人全身,魁梧大汉冷唳的一笑。

    “乖乖的受死吧!”

    扑通的一声巨响,面具男人的身躯,先是重重的砸到了不远处的屋瓦上,随后无力的跌落到了地面上。屋上的瓦片也跟随着掉落下来,在了无人烟的小巷中显得格外刺耳。

    “噗--”面具男人猛然喷出了一口黑血,显然受了极重的创伤,接着他的脑袋一歪,再次无力的躺在了地上。

    魁梧大汉走了过来,脚步顿住,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面具男人,语气森冷道:“交出神令,兴许我可以饶你不死。”

    “饶我不死,哼!!!你觉得我可能会相信吗?”面具男人用无比讽刺的嗤笑目光直刺对方眼底。

    呵,神令有关神殿生死,他怎么可能交出去。他还是那句话,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眼瞳中精光闪烁,面具男人衣袖里紧拽着他最后的底牌,如寒冰般锐利的眼神死死盯住魁梧大汉,如同看一个死人。

    他强撑着身体不适站了起来,但却立在原地,身形摇晃却不动。  突然间左掌猛然曲卷成利爪般的模样,指尖之处,青色真气若隐若现的汇聚成十根尖刺,面具男人俊美的脸上谑笑一声,手爪舞动,然后带着一往无前的凶悍气势,准备狠狠的对着魁梧大汉鞭甩而去。

    似乎胜负就在此一举了。

    魁梧大汉闻言,也不生气。只是更加不屑,在他看来面具男人此举,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死吧!”望着那近在咫尺的目标,魁梧大汉脸庞上闪过一抹狞然,一声巨吼,手中大刀劲气狂涌,闪烁的刀光刺眼极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颗小石头以极其诡异的度旋转在了半空中,月光萦绕在那颗小石头上,绽放出了夺目耀眼的银辉,小石头携裹巨大的真气震飞了魁梧大汉的身躯,度快得让人只能看到一道红影闪过。

    “噗!”魁梧大汉跌飞在地上喷出了一口鲜血,他恐惧的看了眼被那小石头贯穿致命的胸口,只差一公分就打到心口。他一运身上真气,想运功疗伤,不料“噗”又吐出了一口血。

    魁梧大汉缓缓从地上艰难爬站了起来,语气颤抖的朝漆黑的夜色周围,四处张望:“请问阁下到底是谁?为何插手我们血杀派之事。”

    “他的命,我保了。”少女轻灵悦耳的嗓音突然出现,显得十分诡异,在这片小天地缓缓回荡。

    魁梧大汉几乎是一脸惊悚地回过头去,以他先天的修为,居然完全没有听见的一点声响!十分惊恐的打量着“她”,含有如此实力,绝对不会是仅仅一个先天高手就做的到的。难道……心里咯噔一下,像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战栗着,额头沁出豆大的冷汗。

    月光笼罩下,纤指锊过额前被夜风拂起的青丝,她容美如画,但浑身上下却散着令人胆寒的气息。

    脚步朝前一踏,身形竟然便是悬浮在半空之上。清澈的眸光越过挡在魁梧大汉的身影,落在魁梧大汉身上,眸中流光转动。绝色的脸上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杀意,阴冷道:“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

    魁梧大汉闻言,心里暗付,此时他绝对不是眼前这女子的对手,还是先回去与老二他们商量一下对策。如此魁梧大汉深深看了几眼面具男人和月光下的女子,最后脚尖在虚空轻点,魁梧的身形便是急射进黑暗之中,逐渐消失在黑茫茫的夜色……

    面具男人见魁梧大汉见离去,知眼前女子对她无恶意。暂时危险解除,缓缓收拢手掌,青色真气慢慢消散。

    但由于面具男人受伤极重又强行动用秘法,顿时脸色一白,紫色面具下轮廓分明的脸已被伤痛之感所覆盖,墨色的眼瞳中闪烁着浓浓的痛苦之色。怜人苍白的嘴抿作一道不那么完美的弧线,手抚着胸口伤处,视线朝救了他的女子望去,似乎想要在漆黑夜色下看清楚她的脸。

    '她是谁?为什么要救他?'面具男人疑惑看着月光下突然出现的女子,视线不停的在艾凌身上打转,但面具男人越打探之下,眼底疑惑更浓。此女子看上去她的年纪不大,怎么修为如此高。

    艾凌双眸淡冷的平视着面具男人,夜光下,半张紫色面具在月光照射下,他的眼睛深邃幽蓝深夜的大海,冰冷寒冽也应该如深夜的大海,眉如墨画,面如桃瓣,少许鲜红的血液从嘴角滑落更是多添了几分怜人之色,令人不舍得把视线从他脸上挪开。

    那一瞬,她竟听的心扑通一下,似乎有什么陌生的情绪涌上心头。

    '是她'面具男人撑起脑袋随着艾凌的转动,终于看清了那张绝色脸孔。但……怎么会是她呢?他瞬间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呆住了。

    艾凌收回恍惚的心神,美眸柔光继续注视着面具男人,但是瞧他一幅吓傻的模样,她又不禁有点笑:'这人不会傻了吧!看起来挺聪明的啊!'

    “我…我…”他抿了抿嘴巴,正想说些什么?但打斗了这么久,又中了毒,早己支撑不住。俊美的脸瞬间露出惨白,一阵眩晕之感涌上心头,双眸乍一闭,彻底晕了过去。

    “喂,喂,你怎么了?”看着面具男人忽然晕过去了,艾凌紧张的抿了唇,不由的心急如焚,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最后没办法,艾凌只得将面具男人拖回了剧组安排的住处内。

    床上,面具男人紧凑着眉,胸口的衣服揪成一团,额头冷汗直冒,虽然在半张紫色面具下看不清他的脸,但也感觉的到脸上定满是痛苦之色。

    大约过了半时辰后,

    昏睡的面具男人慢慢睁开了有些沉重的双眸,陌生的环境映入眼帘,墨曜石般的眼瞳折射出一道暗芒。手艰难的支撑着床沿起身侧躺,揉揉有些疼痛脑袋,慢慢的……之前生的事一一在脑海中回放。

    面具男人似想到了什么?一瞬间浑身僵硬,手上赶紧一摸,感觉脸上半张紫色面具还在,紧绷的心一下子又放松了下来。然后又仔细检查了下全身,看着胸口上包的白布条,运转身上真气,惊异的现毒已经解了。

    ‘红茉毒’是血杀派魔帝亲手研制出来专门针对他的,一点一点吞噬修炼人的功力,无色无味让人防不胜防,但对凡人倒是无害处。只是血杀派还未研制出解药,因为提早知道红茉毒的存在,他倒是和师傅探讨过,刚得到一点结果,确没想到……面具男人双眸一暗,从骨子里散出来阵阵冷意。

    他正欲翻身下床,目光却望到了不远处的艾凌,面具男人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她'艾凌正在桌子旁倒着水,灯光下,瀑布一般的长,淡雅清俗的连衣裙,标准的瓜子脸,闻得身上传来一抹诱惑人心的香味,那样的摄人心魂,叫人移不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