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回到住处,艾凌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不禁傻了眼。??

    人呢?

    抬头一眸,桌上茶盘下压着一张信条。

    艾凌直接大步走了过去,放下手中早餐,从茶盘抽出信条读了起来。

    救命之恩,来日定有回报。

    ——墨枫

    哼!还真是……够简洁的,艾凌看着这样一封信,无语极了。

    桌上,艾凌边大块撕着油条往嘴里塞边碎碎念叨道:“算了,我还是吃自个的早餐吧!正好我还一个人吃两份,还不知道有多么爽呢?”

    那一轮阳光飘洒着光辉,洁白的云朵尽情舞动,蔚蓝的天空似美的令人惊艳。只是当轻风幽洒大地时,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绚美的青华山中潜伏着危险的气息。

    青华山本来似乎只是一座荒山,但山连绵起伏、山峰险峻、颇为壮观,吸引了不少人去观看。虽风景优胜,却不知怎么土质十分差,大多数农作物不能种植,着实是不能引诱人们去安居。正因为如此,山上除了一座略有点名气的白云寺之外,再无其它的建筑人家。

    人们提起也只知青华山内有白云寺,从未听说过青华山里还有千魔洞。

    而千魔洞正是血杀派的秘密基地。千魔洞内一间秘室中:魔帝弑千焰正落座在中央那巨大椅子上,双眸没有丝毫情绪的直直凝视着前方,似乎在沉思些什么?

    冷风缱绻而起,三名面孔狰狞的汉子身影宛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弑千焰的前面,双眸略含惶恐的望了眼萧寒后,三人单膝跪在了地上。

    其中一名,也就昨晚追杀墨枫的魁梧大汉。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魔帝,属下办事不利,让冥王给跑了。”

    “意料之中,如果他真的不堪一击,那才叫我感到意外。  ”收回目光,弑千焰看都没看三名属下,唇中溢出冷冷的话语。

    “只是,红茉毒可不是那么好解的。”唇角勾勒起了抹邪笑的弧度,眸底亦潜伏着令人看不难懂的深意。

    这时老二,另一名属下号'野鬼'捣了捣他胳膊,意识他对魔帝说那夜生的事。

    “怎么,有什么瞒着我。”弑千焰黑眸中寒光一闪,看着他平时最得力的几个手下,一幅吱吱呜呜的样子,语气寒唳的说道。

    “黑虎,说。”阴冷的话语再一次随风在密室内响起,幽寒的双眸释放出了嗜血的唳芒,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气席卷向了他们。

    “大哥、二哥,你们不说。”老三'红姬'看着他们一副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脾气火爆的她立刻开口抢说道:“我来说。”

    魔帝弑千焰淡冷的眸子扫过'红姬'意识她继续。

    红姬朝魔帝扶了下手,语气恭敬十足的道:“禀告魔帝,那晚,眼看我们就要将冥王活捉了,可是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位神秘女子,将冥王救走了。”

    “神秘女子?”

    “是的,魔帝。”黑虎赶紧上前解说道。“那名神秘女子修为十分强大,绝不输于一般的先天高手。而且属下怀疑她就是玄机子口中的那个人。”

    听闻,弒千焰的拳头顿时狠狠的捏紧了起来,脑海中玄机子的预言不断重复着:'地球早已苟延残喘无法修炼,而唯一的途径只能打破封印,但打破封印关键人物却是一名来自异世的女子。'

    只是,真的是她吗?

    “你们三人暂时不用监视神殿和冥王的举动了,去暗中调查下这个'神秘女子',有什么消息赶紧回来禀报。”半响,弒千焰抬起了头,语气森冷的说道。

    “是。”恭敬的声音响起,三名属下再次消失在了密室中…

    这天,剧组再一次的换了拍摄地点,而她的戏份也面临到了杀青。

    “anetbsp;   皇墙之内,几多愁?

    孤傲影,黛眉轻蹙,亭前幽寒寂寂,浅风恰拂面,几缕青丝瞬迷茫。

    自丽妃被贬冷宫算起已经过了近半年时间。

    丽妃倚靠在那朱红色的廊柱上,眼眸明亮,但是若近距离观察,便能够现,那双美丽的眼眸朦胧没有任何焦点。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看不见也听不见任何风景。

    在这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皇宫之内,半年的时间足够让这后宫中遗忘一个人。原本那张扬的丽妃又有几人还记得?没有了丽妃的后宫,还是如同往昔一副百花齐放的场面,没有丝毫不同。

    【此时,一个陌生面孔进入了拍摄扬地,引的工作人员频频观看。

    墨枫看着艾凌的表演也不由哐舌道:'这女人还真是修炼拍戏两不耽误啊!啧啧,够厉害。'

    杜盛本来正在准备一会儿的戏,无意间抬眸瞧见了墨枫,一脸诧异道:'这小子,怎么上这儿来了'

    朝着他的目光望向艾凌,心中更加觉得诡异了。眉头一皱,微微不解喃喃自语道:“他认识凌凌。”】

    “妹妹。”一阵清亮略带有点哀伤的女声传来,只见她穿一件白长纱裙,斜斜一枝翡翠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丝丝玉坠在耳边泠泠作响,贤贵妃缓缓向前走来。

    “妹妹,你这又是何苦?”看着她这般无神采,她忍不住长叹一息道。

    呵呵!何苦?对呀,她怎么成这样了,爱得这样卑微,这样没有底线,她还是曾经的她吗?

    眼眶泪水瞬间直流而下,毫无光彩的眸子看了让人一阵阵心痛。

    刹那间,她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死死的盯着贤贵妃道:“我要见他。”双眸像是瞬间恢复了神采,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

    【场有片刻的寂静,众人不约而同的仔细观看着两人出色的表演。

    虽站在台下与她对着戏,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心中猛的揪起。仿佛那一刻,她是温雅思而不是潘语,而眼前站着的女人,不是丽妃不是艾凌,而是一个可悲的后宫女人。

    不得不说凌凌的演技真是越精湛了,真是入木三分。

    假以时日,前途定不可估量。

    不过也对,我潘语看上的人又怎么会差呢!她在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展颜一笑似有些得意之色。】

    “妹妹。”贤贵妃拧着眉,她又怎不知妹妹的心结。她求过他,也亦求过他放妹妹出冷宫,只是那个人……

    呵,真是自古无情帝王家啊!

    “也对,他不会见我的。”她又像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丽妃不禁苦笑道。

    “你走吧!”说完,丽妃便将头扭过侧着身倚在廓柱上,闭口不再言语。

    “妹妹,我们之间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贤贵妃忍不住泣歧悲染道。“你又可曾怨恨过我。”

    昔日,初进宫。害怕和迷茫,无穷无尽的算计和阴谋。当初只有她,明明自个也害怕却一脸无畏的站在她面前保护她,那时的她们多快乐啊!如果她早知道这一切,她是绝对不会与她争的。

    可惜时光难买如果,这一切的一切都回不到当初了。

    “你走吧!如果说我之前恨过你,但是现在全没了。再说了,你也因此没了孩子,要恨也是你恨我,不是吗?”丽妃苦笑,恨,她怎么恨,要怪也只能怪造化弄人罢了。

    “一切都结束了。”

    早就应该结束了,这无望的爱,自己还坚持什么呢!只期望,下辈子再也不见。闭眼,一滴绝望晶莹的泪轻柔的划过她寂静的脸颊。

    无奈下,贤贵妃转头离去,几滴泪水无声流出,她怎么会恨自己最疼爱的妹妹,纵然她伤了她。更何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皇上是否真的爱她?也许是真的,可在江山与她之间最后又剩下了几分呢?

    这后宫中的明争暗夺、尔虞我诈,她真的也累了,可是她却永远停不了。

    妹妹其实你可知,姐姐又何尝不羡慕你呢?

    没过多久!

    在凤熙殿,贤贵妃听得宫女禀告丽妃自杀而死的消息,泪不知觉布满她整个脸孔。

    “卡!好!”作为一个要求严苛的导演,许北相当的满意的点点头。

    原以为艾凌只是个新人年龄还如此之小,怕情感上达不到这个效果,早已做好了重拍的准备,却没想到这个效果比原本设想还要好。当真没看出这具小小身体里蕴含的这么强大能量!

    不过最让人意想不到是艾凌竟然是个连经纪公司都没签的新人,估计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吧!但她对演技的掌握已经远圈中的许多人,估计连杜盛都不一定及不上。

    当然,这个想法许北也就是敢心里自己想想,说出来还不会被杜盛一刀砍死。

    “凌凌,你好棒啊!”潘语笑盈盈地往前对她说道。

    艾凌用手抹去刚才眼角的泪水,亦笑吟吟的对潘语说道:“小语姐这么夸我,小心我尾巴都翘得飞天上去了。”

    此时,许北像想到了什么?

    他倏然转过头,以狂热的目光盯住正与潘语交谈的艾凌。猛地起身走过去,来到艾凌面前,酝酿半秒道:“那个艾凌是吧!你很不错,在你这种年龄,演技还这么好?着实不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参加安华导演的《鬼门》的女二号花鳕玥一角。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向安华导演推荐你。”

    半响,许北看到艾凌懵懂地看着他,正准备再次解释。

    然而,墨枫刚与杜盛谈完,瞧着这边的动静,两人缓缓朝这边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