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凌晨,艾凌将黑衣男子拖回了剧组安排的住处内。

    床上,黑衣男子紧凑着眉,胸口的衣服揪成一团,额头冷汗直冒,虽然在半张紫色面具下看不清他的脸,但也感觉的到脸上定满是痛苦之色。

    昏睡的黑衣男子慢慢睁开了有些沉重的双眼,陌生的环境映入眼帘,墨曜石般的眼瞳折射出一道暗芒。突然,之前生的事一一在脑海中回放……

    手上赶紧一摸,感觉脸上半张紫色面具还在,紧绷的心一下子又放松了下来。然后又仔细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看着胸口上包的白布条,运转身上真气,惊异又现毒已经解了。

    这可是血杀派的新研制出来的红茉毒,专门针对他的,无色无味让人防不胜防,专门一点一点吞噬修炼人的功力,但对凡人倒是无害处。

    只是这毒是无解的,他心里诧异想道:'是她替他解了毒吗?'

    黑衣男子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他正欲翻身坐起,目光却望到了不远处的艾凌。

    她正在桌子旁倒着水,灯光下,瀑布一般的长,淡雅清俗的连衣裙,标准的瓜子脸,闻得身上传来一抹诱惑人心的香味,那样的摄人心魂,叫人移不开眼神。

    “你醒了。”看着他醒了,艾凌端着过滤了的灵泉水,从桌子旁走向那一米八的单人床,将杯子放在他面前意识他喝下。

    “谢谢!”伸出手接过杯子,虽然他嘴上说着谢谢,但手上的动作却是将水杯放置在一旁床柜上,一幅'我不喝'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他的双眸幽深异常冰冷且萦满了疑惑,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般的锋芒,暗自审视的看着她。

    这女人修为如此之高,年龄却不过在十七、八之间,还会解红茉毒,实在诡异极了。虽然她救了他,却也不知道是否有别的目的?如今自己重伤在即,神殿也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还是万事小心为妙。

    艾凌昂挺胸,毫不示弱地迎视他的目光。但心里却暗暗的嘀咕了下,她还真是救了一只白眼狼,虽然艾凌也想知道此人究竟是谁,为何给人如此熟悉的气息。但是趁人之危的事她可做不出来,她若想摘掉他面具,早就摘了。

    更何必,她想知道一个人的秘密,又有什么能够瞒住已是金丹期的她。

    没错,前阵子艾凌修为已经彻底稳固在金丹初期。但是转个角度一想,她毕竟缺少实战经验,而再高的修为也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

    艾凌意识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心里不禁一阵纠结中……

    “为什么要救我?”

    蓦地,一道魅惑沙哑的声音随着轻佛的风在空中响起。

    收回心思的艾凌听闻,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侧下腰,将脸凑过去用含无限深意的美眸正面对着他,语气十分肯定道:“我一定在那儿见过你。”

    “在下从未见过小姐,小姐定是认错人了。”墨枫淡冷的话语似不带一丝感情,其实心里却暗自心惊道:'她不会认出他来了吧!'

    “是吗?”艾凌好笑似的望向他,真当她是3岁小孩儿呢!那么好哄骗,他说什么她便信什么。

    突然,艾凌脑海中灵光一闪,好似想到什么好玩的,嘴角勾勒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道:“既然你不愿意说也就罢了。不过,你总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说话间,她的脸朝前面移了移,仿佛眼睛一眨睫毛就会扑闪在他没遮住的半张脸上。

    “墨枫,我的名字。”她笑起来很好看,一双杏眸灿若星辰,一时之间他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不由失了神……

    此时一缕轻风缱绻而来,令艾凌的秀不由轻拂在了墨枫的脸上,秀间释放出的清雅芬芳带丝诱惑的气息,又立刻强烈万分地刺激起了墨枫的神经与感官。

    但她接下来的动作却又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艾凌轻轻将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上,像是在拥抱,两人姿势说不尽的暧昧,近距离下那若有似无的体香萦绕他的鼻端,她嘴里反复念叨着'墨枫'这个名字,似情人之间最缠绵人心的话语。

    “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还有那个人为什么要追杀你。”艾凌笑意盈盈着实际却暗自催动《九转玄女决》中,一门带催眠的功法。甜蜜的话语好似带着丝丝蛊惑人心的气味在耳边响起,让人一不小心就陷入了进去。

    “我叫墨枫,是玄机子的关门弟子。”墨曜石般的眼晴刹那间像是失去了色彩,毫无光泽,心神也不由一阵迷迷糊糊。但心底却一直有个声音在无声的抗拒着,他死死咬住唇瓣,不愿说出口,因而额头冷汗顺着凹凸不平的半张紫色面具滴流至下巴。

    “刚才追杀我的那个魁梧大汉叫魏虎,是血杀派的人,他们是因为……在我身上所以才追杀……追杀我。”他们是因为神令在我身上才追杀我。然而那两个字,他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心底的声音告诉他,那个东西比他的身家生命还要重要,绝对不能说。

    “是因为什么?”这个人意识真不是一般的强悍,不过,艾凌想了想还是加大了催眠继续询向道。

    “是因为神……”令,眼看着他就要说出口,突然他一口鲜血噗呲吐了出来,因为戴着面具鲜血顺着下巴流了下来。

    人都拥有意识和潜意识,平时支配思想的是比较狡猾的意识,而支配身体的是比较直白的潜意识,催眠入梦就是把人比较狡猾的意识蒙蔽过去,进入直白的潜意识当中,套取被催眠人的秘密。

    但是这却是有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在催眠过程当中,一切以潜意识为主,如果触碰了他的底线,就相当于和整个世界为敌,这很可能使催眠师遭受反噬。而出现这种潜意识抗拒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即撤退。

    所以艾凌看着他马上要恢复意识清醒,无奈下只好语气轻柔的道:“好了,你已经很累了,不要在想,快睡吧!睡吧!”

    半响后,

    艾凌直盯着躺在床上被地催眠进入梦乡的墨枫。

    她眼眸滴溜一转,暗自思索着。'要不,在摘了他的面具看看。至于趁人之危什么的,反正她是女子,也不需要什么君子之度。再说了,偶尔当一回小人也无所谓的嘛。'

    她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好像说话似的,还流露出一丝调皮的神色,艾凌一想完就立即伸手想要摘掉他的面具。

    只是……呃,怎么回事?她再次用力扯了扯,怎么他的脸上好像被抹了一层固定胶似的,如何也摘不掉!

    真是奇了怪了,她撇了撇嘴道:'算了,也不急于一时,以后再说吧!'

    第二天清晨,

    艾凌去剧组早餐的领了二份,准备带一份回去给那个人。

    而她正走到半路上,潘语突然冲了出来叫住了她。

    “凌凌你昨晚没生什么事吧!”潘语紧紧的抓住了她的肩膀,语气十分颤抖。既期望她说出没事的话,但又害怕真的生了什么不好的事,矛盾极了。

    “小语姐,我能生什么事儿?”艾凌不由失笑的望向潘语。虽然很是无奈,但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小语姐是真心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甚至是妹妹般的疼爱。这样想着,美眸中不禁有几滴泪水流淌。

    “真的没有事!”潘语狐疑的看向她道。

    那可是先天高手哎,怎么可能会没有现周围有人,整个地球一双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有多少个,华夏国最多也不过只有七个而已。

    当其冲的便是神殿的那位神秘冥王,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有何来历?

    据说三年前,血杀派公然挑衅江湖白道众人,由白道众人推选出的武林盟主率领着各大门派迎抗魔道,结果却落得死伤无数的下场。就在白道众人认为正派气数已尽,魔道即将横行的时候,漫天飘起了血红色的彼岸花,他一袭黑色铠衣、半张紫色面具,在幽冥之火的映衬下,宛若神祗般从天而降。

    只见他手一抬流光一闪,无数的彼岸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通向地狱的路,在场所有血杀派的人便瞬间毙命了。直到那人消失在众人面前,都没有任何一个人看清他的容颜。

    从那以后,他因此被江湖中人尊称为冥王,其极穷凶极恶、恶贯满盈的人将会被神殿出死亡问候,一朵通往死亡之路的彼岸花。神殿瞬间成为了江湖中人最激动人心的传说。

    其次是玄机子青云观观主,擅长替人算命卜卦,有名的得道真人。

    然后就是血杀派魔帝弑千焰,白道众人的噩梦。

    再有就是孟、潘、顾、杜四大世家,各有一位先天高手,以孟家为。据说孟家老祖宗己达到先天之上,无上境界,虽不知是真是假,但孟家无论是实力还是在孟家大少爷孟飞晨带领下遍及全国的财力,它绝对算得上是顶级古武世家。

    想到孟飞晨,潘语不禁微微红了脸颊,也不知道孟大哥怎么样了。哎,真是的,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啊?

    “小语姐,你自己看吗?我真的没有事。”艾凌为了让潘语安心,特意在她面前转了一圈道。

    “好吧!没事就最好。”潘语瞧着她分毫无伤瞬间放下紧张的心。

    算了,自己别想那么多,说不定是那些高手根本不把凌凌放在心上,再说了,没事儿就不是好事儿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