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次日,阳光明媚,浅蓝色的天幕,像一幅洁净的丝绒,镶着黄色的金边。

    天公如此作美,然而剧组城某个拍摄地点气氛却沉低压一片。

    “许导,有个试镜的演员还没来。”导演助理尽职尽责的报告着。

    许北抬起头,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此时被他揉得很是凌乱,因长期没觉睡的原因眼睛似有些浑浊,但却显得炯烔有神。

    “谁?”

    “是陆姐推荐的,叫艾凌。”

    “那就换个人!”许导紧紧皱起眉头,这个人她有印象,小陆曾带她来见过,长的还算清秀。又因为是小陆推荐的,左右不过是个试镜机会,他就给了。没想到竟如此不识抬举。

    “可是……”导演助演想替陆姐争取下。

    “没什么可是的!”许导烦躁发脾气似的扔掉手中剧本,使一旁木桌上弹起阵阵灰尘。“一个二个都跟老子耍大牌,妈的,就连一个三流明星都算不上的,居然也敢跟老子耍,给我滚,听见没有。”

    导演助理很无辜的受牵连被骂,许北在圈内也算是知名导演,可是因为最近二年电视剧不景气,所以渐渐没落了。这不,今早男主角经纪人打电话过来说出车祸了,演不了。更奇葩的是刚刚女二号打电话直接说罢演。

    其实导演助理也挺替许导叫冤,这年头那明星是一个比一个拽。

    现在这部电视剧《美人谋》是他今年唯一争取到的大片,所谓大片,也不过是投资金额大,但如果这片子再不出点好成绩的话,说实话,他表现对许导以后的前途担忧啊!

    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所有的风光都是表面的、暂时的,如果你没人脉又不上进,那么下一个淘汰的绝对有你,这是铁一般的定律。当然,有时也不得不靠运气这一说。

    “怎么样……怎么样,许导有没有说什么。”陆姐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导演助理,焦急的问道。

    导演助理看向一脸心急如焚的陆姐,突然想说些什么?但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口。但还是忍下心来道:“陆姐,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哎,陆姐发生的这些事你也不是不知道。导演如今这状况,片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拍呢?所以……”

    陆姐是剧组内的总场务三十多岁,精明干练,长期干这个。因为对人友善,特别照顾新人。以至许多人都对陆姐感观特别好,导演助理就是曾经受过陆姐恩惠,所以他才愿意帮这个忙的。

    一听这些,陆姐还有什么不明白呢?

    唉,这死丫头,人上哪儿去了。打电话也不接,之前不是好好的吗?要不是小时候她曾受过艾爷爷的帮助,她才不会吃力不讨好的帮这个忙呢?

    算了,她一会还是再去找许导求求情吧?无论结果如何,自己也算尽了心了。

    而这时,

    “你好,请问这里是《美人谋》的拍摄片场吗?”一个如娟娟泉水般美妙的女声传来。

    陆姐与导演助理转身。导演助理奇怪的看着陆姐朝那个长相绝色的女孩快速奔跑了过去。怎么觉得那绝色女孩面貌似乎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导演助理疑惑的想着。

    而这一切马上便就有了答案。

    “死丫头片子,你上哪儿去了,打你电话也不接。你知不知道这次试镜机会对你很重要啊!你还想不想演戏啊。”

    艾凌眼前一脸焦急对她咆哮吼道的女人,从记忆中知道这个女人很帮助自己,所以纵然被人骂很不爽,但她还是受着了,毕竟是她不对。她又不是原主,什么是试镜机会当然对她不重要了,她能记起来都算不错了。

    一旁的导演助理则极其惊奇诡异的看着艾凌,记忆中……这……这变化也太大了吧?该不会不是同一个人吧?不得不说某种程度上你确实真相了。

    然而,接下来的话语让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陆姐,对不起,我手机不小心丢了,最近又因为搬家。所以忘了……对不起,陆姐我下次不会了。”其实事实上是她搬家的时候只拿了几件换洗衣服,而某人觉得手机什么的应该不重要自动遗忘了。现在想想,手机应该还在那个筒陋的屋子里吧?

    “你真是那个艾凌,这……前后差距也太大了吧?”导演助理实在忍不住道。

    “对啊!不说我还没注意,你的皮肤咋变那么好了,人也变漂亮不少。该不会去整容了吧?不对,你没有那钱时间上也不对啊!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的美容方法,跟我说一下呗。”陆姐突然十分吃惊的捏捏她的脸,果然皮肤洁白无暇、吹弹可破。

    这么一捏陆姐更加惊讶了,这么短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如果说没有什么美容方法,她肯定不信。她一定要得到这个方法,这绝对是每个女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这么一想着,她便更加积极询问道。

    “陆姐,这个我们一会儿再说吧?不是……那个试镜。”艾凌看着陆姐有些神色不对,想到,该不会她的试镜机会被取消了吧?

    “陆姐,你再带……她进去试试吧?说不定导演突然心情好,就同意了。导演安排了一些事,我得去处理下,先走了。”导演助理突然说道,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好了,我们进去吧?成与不成全看天意了。”陆姐过了半响后说道。

    而一旁的艾凌则彻底无语了。

    她好歹曾经也是一代花魁好吗?区区演戏而已又怎能为难的了她。虽然这么想着,但她还是不得不跟随脚步走了进去。

    “你一会进去的时候记着看我眼色行事,许导脾气可不怎好,给我机灵点。”陆姐边走边叮嘱道。

    “看见没有,那个人就是许导。”到了进去后陆姐对我指着一旁有点……呵呵有点邋遢的人。

    她缓缓走过去道:“许导你好,我是艾凌。”

    许北,从原身记忆中知道他,娱乐圈的知名导游,只是近几年地位有些下滑。他的脾气不好,要求十分严谨,不过这种的人却是她一直为之敬佩的。

    “恩”

    许北看了几眼艾凌,眉头浅浅一皱,有几分不耐的语气应道。

    无奈下,艾凌只得先静静站在一旁。

    《美人谋》这部电视剧讲述的是一个孤女无意顶替了丞相千金入宫与当今皇上相爱的故事,题材新颖,很合观众口味。加上有了大量的投资,只要演员和宣传到位,不愁这部剧不火。

    而她要试镜的是贤妃[女主]身边的小宫女,这个角色说重不重,但却是个新人上位的好机会。混个脸熟而已,已博以后有更好的机会罢了。

    现在试镜的是一个尚书千金的角色,她与女主在选秀相识、相知到最后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只是因为最后和女主同时爱上皇上。最后求而不得,便渐渐黑化了。

    “下一个!”许导阴沉着脸像要火山爆发似的,要不是因为女二号罢演,他用的着这样吗?不过,这个人他记住了,绝对不会再用,并且……呵呵,不发威真当他切底没落了。

    副导演轻声道:“许导,已经全试镜过了。”

    这个角色已经试镜了三十几个人了,他能说演艺圈的质量真是越来越不行了吗?许北在心底狂吐槽。

    而这时,

    “许导,你看看……能不能再给个机会。”陆姐用不争气的眼光狠狠瞪了瞪艾凌,走过来对一旁的许导讨好道,以期望能再给艾凌一次机会。

    这时,许北才真正的把且光放置在艾凌身上,这么一瞧便瞧出了问题。

    他不禁眼前一亮,这不是自己一直头疼要寻找的女二号形象吗?

    她年纪虽幼,却又容色清丽,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胜雪、神态悠闲、美目流盼、纤巧削细、气若幽兰,说不尽的妖娆可人。

    这么一看着,许北心里顿时有了个主意。

    “这么着,你先去试镜下丽妃的角色。”直觉上告诉他,一定能行。但有些事得试一试才有说服力。

    “导演,这行吗?她一个……”站一边的副导演表现很为难,一个三流小明星都算不上的人,能有什么演技。虽然长得够漂亮,但是……

    “我说行就行,再说了就只是试一下。”

    “许导,你放心她绝对没有问题。”陆姐眼中激动难掩向许导保证道。说完又用胳膊支了支艾凌,意识她说话。

    “许导,你放心,我一定没有问题。”演戏对她而言简直是小菜一碟。

    “好,那我等着你的表现。”许导满意的点点头,不错……这女孩真心不错,站了这么久还不骄不躁的,适合在娱乐圈发展。

    艾凌思忖间,一群人很快走进了剧组临时搭建的化妆间。

    “丫头,我还有些事,就不陪你了。有了结果记得跟我说,先走了哈。”陆姐突然说道。

    “那行,对了,陆姐今天实在是太谢谢你了。”艾凌是十分感激她的,纵然只是因为当初艾爷爷给的一分帮助。

    “嗨,说这些,如果你真的感激我,就好好珍惜这次机会,走了。”说完急匆匆的走了,看来是真的有急事。

    从这当中挤出时间,帮助自己,她不得不说真的有被感动到。如果有机会的话,她得将这份情还给她。然而这机会很快就到了。当然这是不久后的事情了。

    艾凌坐了下来,任由化妆师在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艾凌瞧着镜子里的自己,比原来的自己年轻不少,倒是赚到了。

    “艾小姐,你真漂亮。”化妆师望向巧笑嫣然的艾凌赞美道。

    “谢谢,你也很漂亮。”对于赞美自己她从来不吝啬的向她发出善意。

    “是吗?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化妆师自恋道,只见两人的眼睛你看看你,我看看她,半响后两人不由哑然失笑。片刻之后,妆化好了。

    服装师递上衣服道:“艾小姐,你试下这套衣服。”

    “好,谢谢。”

    拿过衣服走进一旁的试衣间,不一会儿,试衣间的门缓缓打开。

    一身紫色宫装女子款款而出,眸色秋波,妩媚妖饶,怎一个美字了得。

    “天啊!这衣服太适合你了。”服装师看着眼前的绝世美人感慨道。

    艾凌看了几眼镜子里的自己,不错的确很适合自己。不过这身打扮,到是和那个女人挺像的,一个和剧中丽妃一样的悲剧人生,只不过一个是妃子,一个是和亲公主罢了。

    她是三皇子的同胞妹妹,与自己倒是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当时闹得挺大,她想不知道也难。一位养尊处优的公主爱上一个俊秀和尚,听起来倒是唯美感人得很。但是这种事在皇家是极不允许的,所以皇上知道后强迫她去和亲,她不愿,最后和那个和尚私奔却被追兵逼下悬涯,生死未卜。至少她还是蝶舞的时候也没有她的消息。艾凌心想也许是死了,也许是归隐山林了。

    只是可惜自己永远也成为不了那种不顾一切去爱的女人。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女人如果不爱惜自己,那便没有人去珍惜你。’

    “好了吗?”突然一名工作人员打开门催促。

    艾凌收回刚才的心神,跟着工作人员走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