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寒冬腊月,漫天飞雪早在外间慢慢撒落,纷纷扬扬的为人们挂起了白茫茫的天幕雪帘,也使天气更冷上了几分,但却不及身心更冷。

    蝶舞独自茕茕站在窗台边,身着锦绣双蝶流仙裙,华美而精致却丝毫抵御不了丝毫寒风刺骨,而她却分毫不觉身体的僵冷,双眼空洞无神的盯着窗外那一朵朵黑夜中飘零的雪花。

    一年、二年……还是五年,或者是更多年吧?连自己都记不清楚被父亲卖入青楼多久了呢?也许是早已经麻木了。

    往昔回忆无欢乐,繁华一世显悲凉。

    充满乡土气息的破院子屋子中,女孩半蹲在用泥土做的床上,照顾着炕上的女人。只见炕上的女人脸色蜡黄,头发披散着显得十分枯燥,一幅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样子,像是随时会死去。

    “咳咳……”突然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在空中响起。

    “娘,你怎么了?"女孩满脸哀伤望向炕上的女人,见娘亲病情加重,泪水不禁簌簌流下。“娘,我马上去给你请大夫,你一定不会有事的。”说着,女孩就挣扎着下地,想要去请大夫救坑上女人的命。

    “孩子……来不及了。”女人费力的抓住女孩的衣角,像是想对女孩说什么却似乎什么也来不及了。“娘不能再继续陪你了,你要好……好的……”说完罢,女人的手似无力的快速坠落下。

    “娘……”娘,娘……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一个人,呜呜呜呜……

    几日后,

    “爹,我求求你,不要卖我。”女孩被一中年大汉双手拖着一脸惊恐道。从正面看小女孩虽年幼,一幅面黄肌瘦的样子,细看五官精致,长大后定是倾城美人。

    “爹,娘刚去世,你别不要我。”女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给你洗衣、做饭、烧水,我什么都会做的。”女孩拼了命的向中年大汉哭饶着.

    “呸,一个赔钱货,能做什么。”中年大汉不屑的说道。

    “求你了,别卖我。”女孩企图说服中年大汉,呜呜呜……“快滚吧!”中年大汉将女孩踢向一旁的中年男子。

    “走吧!”中年男子将女孩拖着带走了。

    “小姐。”

    正想着,房外由远及近传来一阵轻脆悦耳的声音,一着翠衫纱裙俊俏丫鬟手提食盒走了进来。

    “小姐,你怎么又站在那儿,一会儿要是着凉了怎么办啊!”刚踏入屋门的巧萝就眼见自家小姐穿着薄衫站在寒风窗口,心中焦急开口。

    蝶舞早听到巧萝的脚步声,世上除了巧萝又有谁会关心她呢!她不过只是想要一份多的关心罢了,蝶舞眸中闪过一思悲染,呵呵,何时她竟沦落自此。

    想罢,蝶舞转过身子缓缓向前走了几步,美妙绝伦的容貌,优雅的步态,身穿淡蓝色纱衣,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浅的梅花妆,显示出了万般妩媚风情,勾魂摄魂。一双瞳剪水迎人滟,又因额头紧凑,态生两靥之愁,宛如如弱柳扶风,病如西子胜三分。

    一笑倾城,再笑倾人国,说的也不过如此。

    若是有人瞧见了,定会说:‘真不愧是京城第一名妓,百香楼的头牌花魁。’

    巧萝瞧见蝶舞己离开寒风窗口,不由深深松下一口气,只见手上动作熟练宛若流云般把食盒搁在桌上,拿出菜摆在桌上。一份糖醋小骨、一盘肉丝茄子、一碗热肉汤和一碗米饭。

    “小姐,你先喝口汤,去去寒气,这马上就要到年关了,可不能生病了。”巧萝用勺子舀一碗热肉汤递给蝶舞,用十分担忧的神情看向她。

    贴心的话语让蝶舞一阵阵开怀,之前的伤感到是少了几分。只是想到今天……蝶舞又由不住显露出一份哀伤,太多的伤心事让她无法释然,伸手拿过巧萝递过的汤喝了几口,走向梳妆台将其放在一旁。

    “巧萝,你先下去吧?"蝶舞让巧萝退下,自己坐在梳妆台前。“我一会儿再吃。”

    “小姐。”巧萝一听急道,立马慌忙起来。“你怎能不吃东西呢?”

    “放心吧!我没事,只是想一个人想安静呆会儿。”蝶舞安抚着巧萝。

    “你先下去吧?”

    巧萝一看她家小姐决绝的神色,再想到她家小姐的性格,便知她此时再怎么劝也无用,小姐如今这幅样子还真是令人担忧。巧萝拧着眉心里不由陷入阵阵无奈中,到最后唯有妥协道:“那,小姐,我先下去了。”

    “小姐,你要记得吃东西啊!还有,有什么事记得叫我。”已踏出屋门几步的巧萝不放心的又转过身来嘱咐到。

    蝶舞看着巧萝这幅模样,脸上露出淡淡笑意道:“好了,我知道了,先下去吧!”

    “那我下去了。”

    母亲是因为怀胎但因为极度营养不足,日渐消瘦而去世的。听隔壁阿婶说还是个男胎,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家觉得她是个灾星,所以才迫不及待的卖掉她吧?今天是母亲的祭日。记忆中,娘虽然软弱却十分疼爱我,如果她还在世,也许一切又是不一样了。

    巧萝大概这世上唯一真心关心着我的人了吧?

    说起来自己的人生还真是失败啊!

    呵呵……如果自己的人生重来一遍,该有多好。不求富贵,不求荣华,只求简简单单,相夫教子。蝶舞抚摸着手上的玉镯默默想道。

    半夜,

    蝶舞躺在床上沉醒安详,周围在漆黑的环境下显得十分幽静,手中玉镯突然发起一阵亮光,顿时天空一阵光茫四射,笼罩在蝶舞身上,只见原本还在床上的蝶舞随着光茫的消失,失去了踪影。

    -------分隔线-------

    现代。

    早晨,当明媚的阳光透过狭小的窗户丝丝缕缕照射进室内时,一直躺在床上一动未动艾凌缓缓睁开了眼睛。

    可这一睁眼蝶舞便发现了不对劲,

    蝶舞警惕的打量着四周,但越打量之下越惊异,这绝对不是她那奢华却显典骓朴素的闺房,糟蹋!她眉头紧皱莫非她被绑架了,但是……蝶舞又仔仔细细观察四周,厨房与卧室竟然是连一起的,头顶上发出亮光的东西是什么?那四四方方黑不溜秋长的像盒子的又是什么?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巧萝呢?

    一瞬间,头痛欲裂!!!

    杂乱无序的记忆排山倒海似的袭入脑海。蝶舞虽生活在青楼里,但因为容貌,也没怎么吃过苦,自然受不了这等剧痛,一阵眩晕之感涌上心头,蝶舞痛苦的低吼一声。到底没挺住,彻底晕了过去。

    等蝶舞再次睁眼时,已是半个时辰后。她已完全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不是她自己的身体,也不是那个她所熟悉的世界。这是一个男女平等的时代,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不同的国家,而她正处于二十一世纪的华夏国帝都一间极其简陋的屋子里。历史上也根本没有她熟知的时代,以前的一切好像一场梦一样。

    而她之所以来到这里?

    说到这,

    蝶舞忍不住摸着手上的玉镯,这玉镯子是她曾经去清音寺礼佛时,空尘大师给她的,说是必要时能助她达成所愿。空尘大师是有名的得道高僧,在烈云王朝上到皇宫下到平民百姓、乞丐小卒无人不崇敬空尘大师。听闻太皇太后都有意请他进宫祈福,却被空尘大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说'贫僧已是隐世之人,不便插手红尘之事'

    当初去清音寺礼佛她并不知那人便是空尘大师,她也是后来才得知的。空尘大师见她的事却被流传了出去,也正是因为这样使得她的花魁之名更加响亮,更被誉为“京城第一花魁”,但这并不是她想要的。蝶舞也曾再去清音寺答谢空尘大师,但清音寺的人却说没有这个人,后来也不得了之。

    却没想到,事情竟然是真的,这只玉镯真能助她达成所愿,蝶舞激动死死扣住手上的玉镯,眸中忍不住流下极度惊喜的眼泪。

    艾凌觉得就算是梦境,能自由活一次,哪怕让她下辈子下炼狱也甘愿,她真害怕这一切不过泡沫,轻轻一那么一碰,梦境就会消失……

    不过这样的迷茫只是一瞬间,就算在梦里,她也要按照自己意愿好好活着,万不可像前世那方。

    只是巧萝?

    一想到巧萝,蝶舞重活一世的喜悦瞬间被熄灭。不过,自己早就将卖身契给巧萝了,平时自己给巧萝的赏钱也不少。想来,只要离开百香楼,找个寻常人嫁了,平平安安渡过一生定是没问题的。

    只是巧萝若知道自己不在了,该有多伤心啊!

    现在,只祈祷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吧!

    身体原本的主人叫艾凌,十七岁,是个孤儿,和从小捡到她的爷爷相依为命长大。

    可惜的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前段时间原主爷爷因急病去世了,原主安排完爷爷的后事,家里实在没有剩余的钱了。无奈下,原主决定在高三最后一个月缀学,处理完爷爷的事情后,便冒冒然卖掉房子,只身来到帝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