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

    那朵朵银白,宛如舞动寒冷的穹天,翩翩飞旋,美醉飘荡的风雅。如同绝美不食人间烟火的她。他摊开了笔墨,试图描绘出她的一颦一笑,可是任由如何的浅描细画,却怎么也画不出心中的那份她。

    终归是失去了吗?

    蝶舞,蝶舞,他喃喃的唤着……他心中最心爱的人儿……泪水不知觉的洒满了一地。

    烈云王朝,京城三皇子府内。

    屋内灯火通明,烈云王朝的三皇子‘烈云阳’颓唐的坐落在书桌上,阵阵的寒风灌进屋内,刺的只披件单衣的他透骨奇寒,身影不由微顿了下,但他却丝毫不在意身体的僵冷,浑身透着一股悲鸣的气息。

    他猛的起身,跌跌撞撞朝里面卧房走去。到了卧房内,他的视线往四周探去,像是在急切的寻找什么。最后目光定在床下散落着一地的酒瓶,径直朝目标走去,随手拎起一个还没有开封的酒瓶。

    许是颓废太久、没了力气,跌撞下,烈云阳身形不稳的倒下。就此斜躺在一旁宽大的床榻上,手中拿着香醇幽郁的酒,不断的往嘴里送着。酒水如银丝倾泻入他的唇内,偶尔溢出些许水渍,从他的嘴角滑至脖颈处,沾湿了他的华服。

    皎洁月色下,那丝丝缕缕的柔光透窗而入,洒在他泪流不止的脸颊上,仿佛是感知到了他的哀伤,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安慰着他。烈云阳自嘲一笑,原来他的一悲一叹连天地都黯然失色了。

    不过,似乎他有些醉了呢?

    呵呵,醉了才好,是这样话,他就可以忘却悲伤,想象着蝶舞并没有消失,并没有离开他。

    迷糊中,似乎听到有人在他耳旁轻唤——

    “云阳,云阳……”

    “今日天气良好,不如一起去踏青可好?”

    ………………………

    “云阳,听说醉星楼新出来的菜品,甚是佳肴美味,我让巧萝订了位置,晚上一起去尝尝如何?”

    “好。”他听到自己带着惊喜的回答,但是张开眼,却发现卧房内空无一人。

    眨眼,再眨眼,身旁什么都没有,空荡的屋殿里,只有他一人。

    烈云阳苦涩一笑,原来,酒到醉处,就真的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

    #####################

    曲阜城,榣山青云观。

    玉清院内,明媚的阳光透过盛开的桃花树,一缕淡淡的轻风带起香味充溢的桃花,飘飞,旋转……漫天飞舞,甚至屋内都飘进了不少花朵。

    正所谓‘桃之夭妖,灼灼其华’,又怎能少的了美人呢!床上一位绝色美貌的佳人昏迷着。艾凌刚恢复了一点儿意识,就闻到一股清新扑鼻的花香味儿,缓缓解睁开了眼睛,视线慢慢恢复了焦距,看着四周充满古意的房间。

    清亮的杏仁眼中不由迷茫!

    她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艾凌定了定神,视线向四周看去。镂空的雕花两扇小窗透射进斑斑点点的阳光,那股桃花香味儿,伴随着一缕缕阳光弥漫到整个屋内,很是好闻。她的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房中摆设简单干净,只有几张松木桌椅,上有水壶水杯。只是……在房间的凹处,悬挂着一样长方形布条模样的东西,上书一个大大的‘禅’字。

    艾凌若有所思想着,她应该在寺庙之类的地方,那种供客人休息的后院禅房里。但是……她明明记得,她被墨枫下药给迷晕了,怎么会被带到这儿?

    而且墨枫,人呢?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墨枫为什么会对她下药,艾凌眉头紧紧拧起。

    就在艾凌皱眉思索时,一阵轻蹑却极有节奏感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半响后,一个陌生的声音突兀响起。“阿弥陀佛,女施主,你醒了。”

    她视线掠过发出声音的源地,门口站着一个青衣小和尚,艾凌嘴唇不由抿成一条线,眸中掠过一道微光。

    原来这里真的是寺庙,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个寺庙了?

    艾凌侧身翻身下床,径直走向小和尚面前,双眸细细打量着青衣小和尚,长的倒是眉清目秀的,年龄瞧着也不大,应该刚行弱冠之礼不久。

    “女施主,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就请随我来吧!墨师叔,还有师叔祖正在上清院等你。”青衣小和尚一幅任由女施主打量的模样,不亢不卑,依然我行我素,奉墨师叔命将话传递给面前的女施主。

    墨师叔??是墨枫么?

    诶,那………待艾凌正想开口询问一番时,青衣小和尚已转身移步走了出去。走的真干脆,她心中感慨道。

    看着渐渐走远的背影,艾凌也赶紧跟了上去。想着:她到要看看墨枫在耍什么花样,又该如何跟她解释!

    半响过后。

    青衣小和尚,不……从刚刚带路的过程中,艾凌设法与青衣小和尚交流套话,已得知这里是道观,是号称‘华国第一古刹’的‘青云观’,历史悠久。

    而青衣小和尚道号‘觉空’,排‘觉’字一辈,是青云观一百三十五代弟子。

    ‘玄机子’,有名的得道真人,觉空口中的‘师叔祖’,墨枫的师傅,亦是‘青云观’观主。

    “阿弥陀佛,女施主,这便是上清院观主休息的地方,咱们进去吧!”觉空解释了下,然后极有礼貌的行和尚礼,往后退了一步,拱手让艾凌先进去。

    艾凌喵了一眼前方的石碑,上面写着‘上清院’,楷书内‘颜体’形式的字体,给人庄严肃穆的感觉。还没进入上清院便感到一股庞大的气势,灵气充溢。

    里面应该设有聚灵阵,不然以地球灵力稀薄的情况来看,绝对不可能有源源不断的灵气往这边聚集。并且设此阵的人,一定修为极高擅长算命卜卦,了解各种阵法原理。艾凌点头,如此一判断,除了‘青云观’观主玄机子,再无二人了。

    所以单从此项来看,‘青云观’绝不是普通的寺庙、道观。而且艾凌一路行来,瞧着四周的环境,假山、亭台、庭院、桥树、水流相围绕,排列设置看似简单,实则变化繁多。这明显是有人在青云观后院设了‘九宫八卦阵’,将周围物景依九宫八卦方位排列,人若被困阵内,只觉四处昏黑如晦,雾气沉沉,不得其门而出。

    难怪墨枫会让人带她来上清院,如果没有人带领,绝对会被困入其中。所以普通庙观怎么会设‘九宫八卦阵’,要是来上香的香客们不小心闯入,那岂不是麻烦的很。

    但是她还是不明白,墨枫费那么大劲带她来见玄机子。干什麽?

    替他算命麽?艾凌挑挑眉,她可从来不信这个。

    上清院庭园内,玄机子与徒弟墨枫俩人正交谈着,俩人似乎察觉有人来,停下谈话,隐约的看到两道人影从庭门口越来越近。

    “师叔祖,墨师叔,人已经带来了。”觉空先是行了一礼,再对玄机子、墨枫二人说道。

    “嗯。”玄机子手捋白须微微一笑,望着艾凌先是打量了几眼,后又望向觉空轻声道:“觉空你先下去吧!”

    “是,师叔祖。”说罢,便退了下去。

    这便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玄机子’,‘青云观’观主么?艾凌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白胡子老道。身着白衣道袍满头华发,但双眼温润明亮、精神抖擞,给人一幅法力高深莫测的模样,鹤骨仙风。

    艾凌暗自点点头,看上去倒还挺像那么回事,应该就是玄机子本人了。

    打量完玄机子后,艾凌将视线挪到墨枫身上,墨枫一脸冷酷站在玄机子身旁,她无语道:这厮还挺能装的。嘿,居然撇过脸,装作不认识她,呵,真行。

    瞧着两人动作眼神,玄机子捋了捋胡须会意的一笑,对着艾凌道:“蝶舞姑娘,请吧!”话锋一落,往前拱手,前方正是大理石桌,上面放着紫砂茶壶,茶壶下深紫色茶盘压底,周围排列着几个茶杯。

    闻言:艾凌稳了稳心神,压下心中的震惊,惊异的看向玄机子,他怎么知道自己前世的名字。收敛由于玄机子的话而胡思乱想的心神,艾凌抬脚跟上玄机子、墨枫俩人的步伐,然后依次坐落在大理石桌石凳上。

    一坐下来,艾凌原本打算立即问玄机子,怎么会知道她前世的名字。但是正当她想要询问的时候,玄机子开口了。

    “艾凌姑娘可是想问,我为何知道你前世的名字,是吗?”

    “嗯,不过,艾凌姑娘不用着急。这是上好的碧螺春,先尝尝,再听我慢慢道来,如何?”说完罢,见到艾凌点头同意,玄机子嘴角露出一丝慈祥的笑意,随后伸手将泡好的茶壶提起,温具,高冲低斟,持“茶倒七分满,留下三分是情分”原理。

    最后冲了三杯碧螺春,依次递给面前的艾凌以及身旁的墨枫。

    “师傅,你的手艺可是越来越好了。”墨枫尝拈了一口,嗯,茶水银澄碧绿、幽香袭人,片片嫩茶犹如雀舌,顿觉一股清和鲜甜在口中回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