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她的身材比以前丰腴了很多,却没有一丝赘肉,看起来更加性`感。莹莹的水光下,白`皙的肌肤动人,尤其是胸前的那双丰挺,红艳艳的两颗红果颤颤巍巍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采撷。

    看着他在那傻愣愣地看着,也没动作,凌北杉就觉得他肯定是嫌弃自己的身材了,气恼地别开视线,伸手开始搓`揉着自己的胸,故意揉给他看,看他会不会很激动。

    顾亦宸看着她那白`皙的手在色`情地搓`揉着那对双`峰,下腹更加膨`胀,难耐,像是要爆炸般。

    “嗯……好涨……”,她低哑着说道,氤氲的水眸里盛满了水雾,一脸迷离地看着他,媚惑地伸出粉`舌,在红`润的唇`瓣诱`惑地轻`舔。

    “该死!你想干嘛?!”,顾亦宸看着躺在水里,像个狐狸精般勾引他的凌北杉,气恼地低吼。额上的汗滴终于落下,他热得用力地将黑色背心扯下,露出那令人心跳加速的健硕的肌肉。

    “以为你对我没感觉了的呢——”,凌北杉得意地说道,嘴角得意地上扬。看得顾亦宸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杉姐——您什么时候这么没自信了?”,顾亦宸耐着性子,栖身上前,勾起她的下巴,冲着她低哑道。

    他一句话正中要害,凌北杉也觉得自己现在似乎变得很不自信了,生怕自己变丑了,变胖了,让顾亦宸反感了。撇着嘴,眸子凄楚地看了他一眼,“因为太爱你了——”,她动情地说道。

    顾亦宸听她这么说,一颗心震颤着,忍不住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他信她的话,十分地信,深信不疑!两人辗转吸`允了起来,凌北杉主动地攀上他的脖子,生产后快满月的她,身子恢复得很好,就连**都比以前强烈了,跪在浴缸里,同蹲在浴缸边的顾亦宸激烈地吻在一起。

    良久,他松开她红肿的唇,薄唇一路下移,吸`允住渴望已久的葡萄,那里流出甜美的汁`液来,她弓着身子,嘤咛出声,太敏感,也太刺激了……

    惹火的小女人让他欲罢不能,在她掏出他的坚.硬时,顾亦宸捉住了她的手腕,也松开了她,“非要折磨死我吗?”,他看着她,控诉道,明明知道剖`腹产之后要两三个月才能同房,她非要惹他!

    “那我帮你——”,她红着脸说道,缓缓地套`弄起来,顾亦宸当然也舍不得拒绝她,由着她帮他打灰机……

    随着他的低吼,白色的精华喷射而出,直接溅射`到了对面的墙壁上,令凌北杉忍不住想笑。

    “憋得太久了吧?”,她笑着问道。

    “哦……久不久,你还不知道么?”,顾亦宸气恼地说道,也舒畅地呼了口气,整理了下,进了浴缸,抱着她一起洗澡。夫妻俩洗完澡后,又抱着小诺诺洗,看着小家伙在大浴缸里游得欢快的样儿,两人皆幸福地笑着。

    看着顾亦宸笑得那么傻,那么真诚,又那么开心的样儿,一股幸福的暖流从她心底蔓延开——

    ***

    凌北杉做满月子后,顾亦宸就回部队了,凌北杉也开始产后的恢复锻炼。健身,美容,全面恢复身材。

    “北杉,你也别太减肥过度了,免得影响奶`水!”,SPA馆里,几个女人坐在汤池里,郁子悦说道。

    “也不是吧,我该吃的都吃了,最近奶`水还挺足的,经常涨奶,涨的难受呢——”,凌北杉不怕羞地说道。

    “噗——”,陆启琳笑了出来。

    “哎呀,赶紧叫小顾回来,让他帮你吸啊——”,郁子悦邪恶地大声说道。

    “悦悦你——”,颜汐冲她白眼道。

    “怕什么,大家都过来人不是?难道你家老陆没吸过?还有启琳,你也别假正经!”,郁子悦大喇喇地说道,反正这里都是女人,怕什么都。

    “去你的!”,其他几个一起说道。

    “对了,怎么又没见着郭漫啊——”,这时,陆启琳问道。

    “她啊,还在云南支教呢——”,凌北杉大声道,话出口,让其他几个皆诧异。

    凌北杉给他们解释说,郭漫结婚不久后就去云南山区支教了,过年的时候回来过一次,听说还要在那呆上一段时间。

    “这两口子,太伟大了!北澈不也是去非洲维和一年吗?”,郁子悦赞叹道。

    “我哥那混蛋也忙,不知道诺诺百天的时候回不回来!”,凌北杉抱怨道。

    “应该能回的吧,亲舅舅啊!我们家老凌会回来的,已经跟我说了。”

    “还是老大最好,最体贴了!顾亦宸那混蛋要是赶不回来,看我不劈死他的!”,凌北杉扬声道,一群女人又叽叽喳喳地闲聊了起来。女人在一起,话题,八卦永远那么多。

    ***

    诺诺百天的时候,顾家办了酒席,在饭店里,挺热闹的,更热闹的是几个小孩子。

    小诺诺的摇篮边围着小屁孩,分别是三岁大的小腾腾,两岁多大的陆路,以及一对人见人爱的龙凤胎。摇篮里的小诺诺好奇地看着围在她摇篮边的几个大家伙。

    心想,他们是谁啊?

    “她叫诺诺——”,帅气的小腾腾穿着一身小西服,带着帽子,对着其他三个小家伙大声说道。

    “诺诺——”,同样穿着小西服的陆路听了腾腾哥的话,喊了句,发音十分标准,而一旁的两个小家伙地却异口同声地喊,“lulu——”,根本分不清鼻音。

    “笨蛋!不是lulu,是诺诺!n-u-o!”,小腾腾气恼道,骂着两个小笨蛋,还拼给他们听。

    “咯咯——”,这时,小诺诺看着他们,突然笑了出来,看着她在笑,其他四个也好奇着……

    凌北杉忙着招呼来宾,同时也在盼着顾亦宸,眼看着宾客都快到齐了,他都还没赶回来,凌北杉心里急死!表面还得落落大方地跟亲朋好友打招呼。撷更性住。

    只见着一身笔挺的孙大飞过来,还挽着个女人,凌北杉诧异地上前,“大飞——你女朋友啊?”,这分明是个最近圈里挺红的小模特,凌北杉故意问道。

    不知道这小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终结这风流的游戏。

    “快叫杉姐——”,孙大飞对着身旁气质还不错的模特说道,那模特立即嘴巴甜甜地跟凌北杉打招呼,还自我介绍起来。

    凌北杉礼貌地回了几句,“这个死顾亦宸,还不回来!”,凌北杉又看了看时间,气恼地嘀咕道。

    说曹操曹操到,一身深蓝色空军军装的顾亦宸大步进来,步子极稳,身材挺拔,看起来器宇轩昂,不过,他军装下摆上沾染的血渍令宾客们哗然。

    “阿宸怎么了?”

    “是啊,那是血吗?”

    “顾亦宸!你——”,凌北杉上前,正要说什么,顾亦宸躲开她,大步朝着孙大飞走去,在孙大飞面前狠狠地揪住了他的衣领,“孙大飞!你他妈要还是个男人,现在就给我赶去军区总院去!温婉大出`血!”,顾亦宸恶狠狠地说道。

    只见孙大飞的脸色稍白,愣了下,“她车祸!现在生死未卜!”,顾亦宸又吼道,想起刚刚的那个血腥的画面,心里现在还是一阵后怕,温婉被车撞了,是他及时看到了,把她送去了医院,现在还在抢救中,顾亦宸打电话给孙大飞,一直打不通,从医院赶了过来。

    凌北杉一头雾水,全场宾客也一头雾水,顾亦宸松开孙大飞,只见孙大飞自己出了宴会厅,那女模还追了上去。

    “滚!”,就听着外面一道暴吼,顾亦宸喘了喘气,凌北杉走到他面前,小声地喊了喊他,顾亦宸低头,“我没事。”,他对她微笑着说道。

    他拉着凌北杉去了酒店的休息间,脱掉带血的外套,“温婉到底怎样了?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凌北杉看着顾亦宸在洗脸,急忙地问道。

    “我是在路上偶遇的,看到一孕妇被车撞了,我就跳下了大巴,上前,谁知是温婉,我送她去了医院。大出`血,目前情况不明。交给孙大飞吧,他不是个没心没肺的人,那孩子也是他的,温婉动手术前,说的。”,顾亦宸看着凌北杉,柔声说道。

    如今,为人母的凌北杉听了顾亦宸这淡淡的描述,心脏都绞紧,“这个死大飞!刚刚还带着一模特来——”,凌北杉气恼地说道,心里是同情温婉的。

    “你担心了,也别气了,应该不会有事的,我们出去招呼吧——”,顾亦宸伸手,扣着她的脖子,拇指抚了抚她瘦了不少的脸颊,忍不住亲了口她的唇,说道。

    凌北杉点点头,“希望好人好报——”,她说道,真心不希望温婉有事。

    顾亦宸欣慰地笑笑,现在的她比以前也善良了很多,拥着她一起出去——

    出了休息室,顾亦宸便迫不及待地去看宝贝女儿了,看着四个小家伙围在摇篮边,他跟凌北杉笑了笑,“混小子,都干嘛呢?是不是欺负小妹妹了?”,一把将可爱的小朵朵抱起来,顾亦宸冲着其他几个说道。

    “没有!”,三个小家伙异口同声,顾亦宸只见着摇篮里的小诺诺在笑,笑得甜甜的,今天的她,穿着一身嫩粉色的小公主群,一头乌黑的绒绒的头发,小`脸也是粉`嫩的,眼睛又圆又亮。

    将朵朵放下,“宝贝,记得爸爸吗?爸爸抱抱——”,顾亦宸喉咙有些哽咽,将小朵朵抱起,说道。凌北杉看着他脸上柔和的笑,欣慰地笑笑。

    只见宝贝女儿冲着顾亦宸不停地笑,分明是记得爸爸的。

    “呀,阿宸终于赶回来了——”,郁子悦几个打了一圈麻将从休息室出来后,看到顾亦宸,说道。

    “是啊,刚回来!”,凌北杉说道,顾亦宸冲着几个女人打招呼,此时,只见凌北杉,陆启正,凌北澈还有凌北澈进来,四个男人穿的都是制服,各个看起来都优秀不凡。

    郁子悦、颜汐、陆启琳、郭漫几个女人看的自己的男人,各自心里皆激动着,尤其是温婉,这是结婚后,第三次见到自己的丈夫……

    “爸爸——”

    几个小家伙异口同声着冲了上前,只见小腾腾几乎是跳上凌北寒的身上的,小陆路被陆启正抱起,高高举起,又放下,那对龙凤胎,女儿被爸爸抱着,儿子抱着爸爸的腿,只有凌北澈,没人抱。

    “阿澈,这就是告诉你,该要孩子了!”,有人这么喊道,凌北澈笑笑,“天天,叔叔抱!”,凌北澈要去把凌北烨家的儿子,打圆场,可小天天像是不认识他似地,躲开。

    惹得哄堂大笑。

    凌北澈只好走向顾亦宸,“还是亲外甥女最好!诺诺,舅舅抱抱——”,凌北澈对顾亦宸怀里的小诺诺柔声道,顾亦宸躲开,“我看你还是抱你老婆比较实在!”,顾亦宸坏笑着说道,凌北杉默契地将郭漫往凌北澈怀里推,郭漫那美丽的脸颊泛红,凌北澈也顺势地直接搂住了她的腰,搂得很紧……

    郁子悦见着一个多月没见到的凌北寒,心里激动不已,大步上前,双手抱住了他的手臂。凌北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样子,看起来还是酷酷的。

    “闷骚——”,郁子悦不满地嘀咕道,心想,有本事今晚回家也闷骚吧!现在看见她跟没看到似的!。

    小陆路被放下,颜汐帮陆启正理了理微微褶皱的警服,冲他笑笑,“昨晚又睡局里的?”,她小声问道。

    “没有——”,陆启正搂着颜汐的腰,在她耳边低语道,颜汐心里紧了紧,抬首瞪着他,没在警局睡?那在哪?女人的警觉性向来很高的,“那在哪?温柔乡?”

    陆启正笑了笑,低下头,“没睡——”

    颜汐瞪了他一眼,抱着小陆路去找诺诺玩了,陆启正连忙追上。

    “看你眼里的红血丝!真严重!”,陆启琳不满地看着丈夫眼里的红血丝,责备道。

    “还不都怨你那魔鬼大哥?”,睇着陆启正的背影,凌北澈抱怨,陆启琳笑笑。被凌北烨搂着去了顾亦宸一家那边,一行人去了休息室。

    “顾家小公主,让陆大叔抱抱来——”,刚进了休息室,陆启正不正经地说道,从顾亦宸怀里抢过小诺诺,在一旁坐下,几个小屁孩立马围了上去。

    “顾亦宸!你干嘛把诺诺给他啊?!”,凌北杉气恼道。

    “北杉,怎么?这还搞歧视啊?”,陆启正冲着凌北杉扬声道,从兜里掏出红包,塞进了小诺诺的怀里,“陆大叔的见面礼,小诺诺长大了继续追我儿子哈——”

    “去——”

    陆启正不正经地说道,其他人喊道,顾亦宸嘴角带着浅笑走近,凌北杉却气恼地冲上前,“我家诺诺才不追呢!”,凌北杉大声道。

    “就是,要追也是你儿子追我女儿!”,顾亦宸扬声道,一定得把小诺诺给管好了,可不能重走她妈咪的后路!

    顾亦宸正要抱起小诺诺,只见小诺诺地小手紧紧地揪着了陆路的胳膊,很用力,陆路非但没推开她,反而纠结着眉头,好像在忍着疼。大人们稍愣了,“我儿子也可不愿做第二个顾亦宸——”,陆启正霸气地说道,没发现儿子此刻正忍着剧痛。

    “去!”,顾亦宸不屑地说道,“宝贝,咱争气点,小手松开啊——”,顾亦宸抱着小诺诺,拉着她的小手,说道。

    “诺诺这怎么了?帮妈妈报仇呢?欺负起陆路来了——”,其他人说道,大家都知道凌北杉的那点“光荣使”。

    诺诺终于松开了小陆路,“陆路,不疼吗?”,颜汐柔声问着儿子,小陆路那乌黑的眼睛认真地看着她,摇摇头,看着儿子那红肿的小胳膊,颜汐心想,不疼才怪了——

    “对了,怎么没见着孙大飞啊?”,凌北烨开口问道。

    提到这,凌北杉和顾亦宸相互看了看,顾亦宸对他们几个又说了遍,只见陆启正连忙打了个电话出去,问了情况后,对他们汇报情况,“是个男孩,大人还在抢救——”,陆启正严肃地说道。

    其他人表情立即严肃下来,尤其是女人们,大部分都经历过那一关,印象深刻着,揪心得很。

    酒席散去后,凌北杉非要去医院看看,顾亦宸没法,只好带她去,陆启正凌北烨也跟着去了。

    看着孙大飞耷`拉着站在手术室门口,顾亦宸真想上前揍他一顿,“早知今日悔不当初!”,他冷冷地地吼道。

    “我他妈还不是为了你!怕这女人去勾引你,我把她玩了!”,孙大飞大声吼道,他的话,令在场的人诧异,顾亦宸也更诧异,怔怔地看着孙大飞。

    “畜生!”,顾亦宸抡起拳头就要朝孙大飞砸去,被陆启正跟凌北烨拉住,“别吵了!”,陆启正低吼,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孙大飞心里扯痛了下。

    接近温婉的初衷,带着一丝的不单纯,但——

    “医生!她怎样?!”,凌北杉激动地问道,不想温婉有事,那样,她心里也不会好受。

    “她活了下来——”,茫茫然中,孙大飞只听到这么一句,一颗心终于归位,凌北杉也舒了口气,还有顾亦宸。

    温婉还在昏迷着,凌北杉被顾亦宸拉着要回家,孙大飞被陆启正凌北烨拉去病房,让他守着那对母子。

    “顾亦宸,你干嘛不让我留下?”,凌北杉喃喃地问道,“她是你救命恩人啊——”

    顾亦宸嘴角抽`搐了下,伸手挠了挠她的头,“那是孙大飞该做的事情,或许我今天救她那次,就是报恩了吧——笨蛋,你不用再愧疚——”,顾亦宸将她搂进怀里,柔声道。

    “这缘分也真奇妙……不过也是事在人为吧……如果当初我不撒谎,说不定你今天也不是我的丈夫——”,凌北杉笑着说道,“哎呀,我小时候就这么有心计啊——”

    自己打趣道,顾亦宸笑笑,“别再想这些,也不准再想,现在你要想的是,今晚怎么伺候我?”,顾亦宸咬着她的耳珠,低声道,车厢里很暗,他的手已经覆上了她胸前的浑`圆。

    他的话,他的动作,令她心头一热,心悸,“别……这是车里……”,凌北杉气恼道,顾亦宸却堵住了她的嘴,长`腿用力地踢了踢司机的椅子,司机会意,连忙将车内的音响打开,调到最大——

    这样,两人亲吻的动静被那音响声音盖过,车厢里幽暗得很,根本看不清任何。顾亦宸的手指此时已经来到了她的腿`间,隔着底`裤,邪恶地撩`拨,两人吻得更激情……

    “坐上——”

    “不——”,他大胆的话,让她嘤咛,然,他已经抱住了她,将她放在腿上,长裙下摆遮挡了两人的下`半`身,男人的坚.硬缓缓地进入,凌北杉死死地捂着嘴,在他全部进入时,她埋进了他怀里。

    他微微动动,车子好像在震动,她难耐地死死地揪着他的衣服,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这样的刺激,憋屈,让她更难耐。要命的是,此刻车子行驶到减速带,狠狠地震动几下,凌北杉再忍不住,谢了出来——

    她,她竟然——竟然在车上——

    宽敞的牧马人前方还坐着司机呢——

    下车的时候,顾亦宸要抱她,凌北杉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般,自己下了车,下了车就往家里跑,顾亦宸追着,“混蛋——坏死了——”,进了门,凌北杉气恼地大吼。

    顾亦宸从她身后将她抱住,双手激情地抚摸上她的胸前,薄唇埋进她的脖子里,放肆地吸`允,吞吐着她的耳珠,啃咬着她的脖子,还未完全消退的激情重新染起,凌北杉嗯嗯啊啊地叫出了声,她被他转过身,正面地吻在一起,两人一路吻着,走向浴`室,在浴`室门口,她已被剥光……

    “啊——”,她被他挤进浴`室的角落里,后背贴上墙壁上的瓷砖,很冷,很刺激,她惊呼,他的双臂撑着墙壁,将她圈在那三角地带,俊脸上染着邪魅的神情,眸色幽深地睇着她……

    “跑不掉了吧——”,他邪魅地说道,说完,低下头,攫住她殷`红的唇,先是啄了下,又松开,那双迷离深邃的眸子放电般地看了她一眼,令她脸红心跳,然后低下头,凑近她的唇,凌北杉激动地想吻着他,他躲开,头更低,狠狠地攫住了她丰挺上的红果。

    她刺激地叫了声,然后,双.腿被他扣住,缠上他的腰,两人激烈地教缠在一起,因为在车上已经高朝过一次,她还很湿,没有过多得前.戏,他便狠狠地进入,惹得她尖叫连连——

    她的身材,体力都恢复得非常好,顾亦宸欣喜,抱着她在浴.室里舞蹈,在她身体里驰骋,打开花洒,两人在花洒下激烈地交.合,好一会儿,又泡进了浴缸里……

    压抑太久的男人像是不知餍足的野兽,一遍遍地索欢,直到她精疲力竭。

    纵.欲过度的下场是,凌北杉在说梦话时都喊着,“老公……不要……不要……不要了……”,顾亦宸看着可爱的她,吻了吻,“老婆,我爱你——”,亲了一口,在她睡着时,诉说着爱语。

    很爱很爱,这些年一直爱着,也依然爱着。

    他下了床,走去阳台,给孙大飞打了个电话,孙大飞还是接了。

    “一个男人,最起码的责任心要有,我不管你的初衷是什么,现在,你给我好好地照顾那个孩子跟温婉。起码是现在。”,顾亦宸说道,不想孙大飞继续堕落下去,今天他也看得出,他是紧张温婉的。

    这些年,孙大飞把女人肚子玩大的事情也屡有发生,这还是他头一次承认,还去了医院。

    所以,应该是不同的。

    跟孙大飞说了几句,他回房,又去了婴儿房,看着里面的宝贝女儿,顾亦宸感觉,他这一生真的圆满了,不奢求地太多,也不需要太多,只要他的两个女人都平安,幸福,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你去哪了?”,凌北杉看着顾亦宸进门,哑声喊道,刚刚醒来没看到他,心里一塌。顾亦宸上前,心疼地抱着她,“去看看诺诺——刚帮她换了尿布,睡吧——”

    顾亦宸上床,搂着她倒下,说道。

    “嗯……困……你也睡……不准再走了……”,凌北杉窝在他怀里,安心地说道。

    “我当然不走,睡吧——”,顾亦宸柔声安抚,闭着眼睛,感受着她的存在,觉得很幸福。总有一天,他心爱的女人,也跟她一样,爱他。这才是最幸福美好的爱情吧?

    顾亦宸觉得,他是幸运的。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他在心里,重重地许下承诺。

    第二天,两人带着小诺诺一起去了那栋已经装修好好几个月的别墅,在看到一间房间时,凌北杉差点哭了出来,那分明就是高中时租的房子里面的原貌。

    “这个破沙发,以前我常常躺在上睡觉!你从哪弄来的?!”

    “还有这个抱枕,这么旧了!”

    “拆迁前全被我搬走了啊,这些还是以前那些,你以为我会作假啊?”,顾亦宸理所当然道,在沙发上坐下,将她扯进怀里。

    “杉杉,你知道我以前看你躺在这张沙发上常想做什么事情吗?”,顾亦宸看着她,问道。

    “什么事?”

    “那是夏天,你在家常常只穿着一件背心,诱人的乳.沟,发红的小.脸,细长的美.腿,看得我——我血脉喷张,当然是想吃掉你!”,顾亦宸哑声道,脑子里尽是凌北杉十几岁时那清纯动人的模样。

    “噗——那你怎么没有?!你要是对我坏一点,我可能早就——”,凌北杉红着脸说道,倒怪起顾亦宸来了。

    “现在也不晚!”,顾亦宸沉声道,一把就要将她压在身下。

    “哈——你,你放开我!不可以!诺诺还在外面呢——混蛋——”,顾亦宸对她开始上.下.其.手,凌北杉气恼地尖叫,某人根本不放过她,占着十几年前就想占的便宜。

    这里,就当还是原来的那间房子吧,他们偶尔会来这边住两天,就跟上学的时候一样。一切还是最初的样子,只是,凌北杉的心已不再是最初那个对顾亦宸不屑一顾的状态。

    在顾亦宸要渐渐进入她时,诺诺不合时宜地叫了,顾亦宸哭笑不得,顿住身子。

    一阵懊恼,凌北杉却乐了,“我就说女儿是向着我的吧?哈哈——”,她幸灾乐祸地笑,顾亦宸提起裤子,气恼地瞪了她一眼,出了房间。

    “小宝贝,咱能站在爸爸这边吗?爸爸被妈妈从小欺负到大!”,顾亦宸对女儿抱怨。

    “顾亦宸!你混蛋!居然当着女儿的面说我坏话!”,凌北杉朝着平底锅跑出来,冲着他凶巴巴地吼道,那样子还真像动画片里的红太狼!

    “瞧瞧,爸爸说的分明是实话!对不对?”,顾亦宸帮女儿换尿布,又说道。

    凌北杉上前,没有心软,平底锅锅底砸在了他的头顶,“啊——嘶——”,一阵灼痛,“凌北杉!你,你这个毒妇!”,顾亦宸气恼道。

    “啊——真疼啊?老公,我,我不是故意的——”,凌北杉连忙放下平底锅上前,俯下.身子,看着蹲在沙发边的顾亦宸的头顶,谁知,她一个不注意被顾亦宸懒腰抱住,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她趴在他的腿上,不好的预感而来——

    “小宝贝,看我怎么教训你.妈妈的!”,在女儿面前耍威风,挣回面子,顾亦宸将凌北杉的裙摆撩起,大手重重地拍上她那挺翘的臀上。

    “啊啊——顾亦宸!我恨你!你放我下来!”,这个混蛋!居然又打她屁.股,凌北杉夸张地叫道,对面的小诺诺看着这一幕,不自觉地笑着,还咿咿呀呀地发出声。

    “凌北杉,你这辈子就这么栽我手里了——”,顾亦宸将她抱起,笑着说道。

    凌北杉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站起身,将裙摆放下,“你再敢欺负我,我——”,被他那凶巴巴的眼神吓着了,她不敢再吱声,生怕又被他大屁.股。

    总之,现在的顾亦宸,不是以前的那个好欺负的顾亦宸了!

    但他还是爱着凌北杉的顾亦宸。

    被打了屁.股的凌北杉心里仍然甜滋滋地去对面抱起了小宝贝,温馨的一家三口,在夏日的午后惬意地窝在别墅里……

    ————(完)

    PS:杉宸番外完,凌北澈的会简单写写,孙大飞的应该不会有。喜欢的继续,不喜欢的绕过,新文这月不会上架,上架前每天两千字更。今天更新完毕!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