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相伟荣不集邮,两辈子都没那个爱好,所以连这会唾手可得的特殊时期邮票,自己都没花心思特意搜集。

    有那个功夫,还不如搞点别的,来钱还更快、更多。

    但这第一版的猴票,既然能随手屯上一批,错过了天打雷劈!

    成本低、收益大,不存是傻蛋。

    猴票的神奇,在将来的华夏,至少能有几亿人知晓。

    记得上辈子时看过个有意思的故事:80年的春节后,有个外省的邮局职工没完成邮票销售任务,只能很委屈的自己掏钱,买下了暂时卖不出去的16整版猴票。

    后来零几年时,那人的大女儿要结婚,他卖掉一整版,送其一套房。

    又过了几年,其小女儿要结婚,又卖掉一版,送了小女儿一套差不多大的房子。

    不说一开始这十几、二十年内的增值速度,在房价飙升的21世纪初年,第一版猴票的增值速度居然能赶上房价。

    牛,不是一般的牛!

    是牛得飞起!

    如今八分一张、6块4一版,三十几年后就能涨到一百多万一整版,涨幅二十多万倍!

    这要是都不参合,智商等于零。

    当然,到时候别傻不拉几放出去太快就成,100多整版,如果出得太快,随随便便就能把整个市场往死里打压!

    收好三纸筒邮票,两筒放进里屋一个箱子里,第三套先搁在一个高柜上头,晚些时候拿回老家让父亲先代收着。

    好东西就别放一个地方,虽然车队的防火工作做得极好,记忆里也没遭贼的印象,但还是小心些比较好。

    剡县小地方,40年后房价也就一万挂零,一整版换一套大房子绰绰有余,连带着装修钱都够,可不能因为意外全毁了。

    这下才得空,回楼下货车那,从驾驶室里拿出十来包各色香烟,挑出包凤凰塞兜里,其余的一股脑儿塞进个口袋装起来。

    刚要上楼,看到弟弟相为民骑着辆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回来了。

    弟弟要做生意,当然得在县城有个落脚点才行。

    而这会房子不好找,就没听说有私人出租住房这档子事。

    至于房管会的公房,那得居民才有资格申请,还紧张的要死!

    如今农村亲戚来县城,如果要住宿,不是投亲靠友,就是去招待所。

    这些天弟弟就住在自个这,外间本就很空,去局里再要了张单人床,一铺上就是个顶号的窝。

    这是宿舍,更是驾驶员们的家,至亲来住段时间天经地义,家家如此。

    不是住不起招待所,是真犯不着。

    至于那辆自行车,是几天前自个通过供销社买的,工业票还是问供销社主任拿的。

    供销社主任如今很牛,什么日用品、好东西都能搞到,但搞不到的是足够的数量。

    找那位帮忙的熟人、亲朋好友、领导不少,但他那哪有这么多指标!

    供应远远小于实际需求,结果供销社主任都成了相伟荣的下线,公家不足部分,那就私下里让那些托关系的人买私货。

    顺便赚点钱。

    暂时看来,这还不影响供销社的业务,靠相伟荣倒腾的这点私货,根本满足不了全县70万人的实际需求。

    生活生产物资紧张,这不是说笑,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

    “二哥!”

    这会穿着身七、八成新军装的相为民看到二哥已经出车回来,赶忙停好车,笑容满面。

    汽车兵每年发的军装比步兵要多些,节省下来一般都会寄回家给亲人穿,相伟荣以前也是如此,地方布料供应紧张!

    哥哥和弟弟都能穿,略大个码就不是个事,别小了就行。

    不说几年前,就是如今,城里青年能有身不算太旧的军装,再穿双解放鞋,就是挺招人喜欢的。

    农村青年更不必说,有真正的军装穿,非常体面!

    这会已下班,车队里除了住这的,没外人,不过相为民也就拍了拍挎着的军用斜包,没再多说。

    上楼回到家,这才对相伟荣道:“留下来的东西全拿走了,供销社的刘主任拿走了8块表,三块英纳格,两块...

    百货公司的费科长...”

    弟弟把这些数字都记在脑子里,相伟荣拿出个笔记本,用只有自己明白的方式大体做了下记录。

    这本子可得放好,被外人得到会是个麻烦!

    弟弟说着,打开挎包,从里头拿出用橡皮筋捆着好的一叠叠“大团结”,交给相伟荣。

    “今天一共5280块。”

    今天这钱不算最多,相为民至少表面上已经能比较坦然的处理这个。

    前段时间相伟荣第一次带他去熟悉送货渠道时,这个弟弟都有点傻眼。

    这头收起钱,相为民又打开写字桌左边那个给他用的抽屉,从里边拿出两个挺有分量的布口袋,递给自己。

    “这是上午大姐夫送来的,两百零三个银元,只有80个袁大头,其它乱七八糟好几种,按着你给的抵冲价,我把他预定的那些呢料、手表给他了。”

    这些东西就算是分销出去的价格给别人,自己这都有超过一倍的纯利,有些甚至是两倍以上。

    相伟荣会给弟弟分红,由其经手的业务,给其自个能占的纯利中的一成。

    但说给为民听的数字,都把这个弟弟吓着了!

    除了自己和几个战友,连弟弟都不知道这些货到底多少成本,所以相为民只知道批发价是多少。

    不告诉家里人,不是简单的不相信,更多的是因为“秘密知道越多越危险、心理压力越大”的原因。

    像今天,就为民说的这些,自己貌似赚了能有两千多,其实是超过3500块!

    分给弟弟一成,那就是两百多。

    这还只是一个点,单单曹娥那边的出货量就是这的几倍,相伟荣不想在本地搞得过于张扬。

    如果天天给分红,一天就是工人半年、一年的收入,父亲这会已经知道二小子的生意有多吓人,他特意赶来过县城一次。

    不能让小儿子现在就有那么多钱,不然是在害他!

    很严肃的告诉小儿子,钱由他二哥掌管,生意要滚雪球,二哥给他多少就是多少,别每天算赚了多少。

    父亲担心,这小儿子年后成家,如果小儿媳嘴巴守不住,这些钱就会是个大麻烦!

    而且还得考虑到老大的想法,这会老大已经回乡,辞了食堂的活。

    忙完几天苗木的事,就去走村串户收银元了。

    小儿子跟着老二赚大钱,这好处眼前就看得见,但老大怎么办?

    其实父亲多担心了,为民这头明白道理,早就主动和二哥说了,这分不分钱生意做大再说,而且二哥分他多少就是多少。

    就算再少,明年他都稀里糊涂要变成传说中的“万元户”!

    以前口袋里最多也就有过十块钱的日子,相为民每天看到这么多钱,这心里其实都在怕!

    怕,不敢说,想来想去还是这么办比较好,不然兜里钱太多,他怕忘了自己叫什么。

    人要知足,弟弟明白多大的肩膀扛多重的担。

    自己的肩膀不够宽,得靠二哥顶着才行。

    而大哥为尧那,其实相伟荣找他仔细谈过,先给他本钱,放开了去收银元,价格高一点点都可以。

    收的同时卖东西也行,反正少不了他赚的。

    对于自己的哥哥和弟弟,相伟荣很了解,都不贪心,本分的同时也有脑子。

    今年就让他们先各自拿个十倍、二十倍于普通工人的收入就够了。

    等到81年,种苗场那边能正大光明的开始疯狂赚钱的时候,再让别人看看,自己这一家三兄弟是多有钱!

    上辈子就有两个剡县人靠着苗木,81年、82年这两年功夫,各自赚了一百多万,茶梅苗最远的都有东山省客户来求购。

    人家那两位还都是农民身份,自己物资局的,人头比他们广上不知道多少倍,还提前准备,这一两年家里明面上要是赚不过那两人,都可以去拿豆腐撞死了!

    不过一两年后...

    “相百万”,这叫法...

    难听!

    这会看了看账本,五千块收好,余下的280块递给弟弟。

    “不用,二哥,我都存了好几百了!”

    相为民连连推。

    “拿着吧。

    你贺哥年内只拉人不送货了,海上对面那帮家伙也要准备过年,元宵节以后再说。

    明天你就先回去,我这不管要不要运货,正式上班说是要上到年二八。

    不过最多年三十回去,初二就得回城。

    全县就三辆小车,这年底几天,还有初二开始,我估计得忙得飞起。

    隔壁的老楼明天下午要开车去趟崇仁,你坐他车,把准备的年货都先带回去。”

    “好的。”相为民连连点头。

    自行车也得带回去,货车车斗里一扔就是,方便。

    相伟荣从里屋又拿出几十包各种香烟,都是近段时间搭车的人塞的。

    和今天拿的那十来包烟都装一块,老大一袋。

    “这个也一起拿回去,你和咱爸、大哥分了。

    对了,别忘了给小姐夫几包好的,他是公家人,在外人那,这过年得撑场面。”

    上辈子那会,多余的香烟都会去代销店处理掉。

    几乎都是好烟,紧俏,还贵!

    如今嘛,不缺这点钱,除了自己喜欢的凤凰,其它全给带家里去。

    父亲抽烟,两个兄弟也抽,让父亲去处理。

    “还有,告诉咱爸,别扣扣索索想着都留到你结婚那几天用,我年三十百分百还能带一大包回去,十有八九比这袋还多。”

    “好的,二哥。”

    相为民喜笑颜开。

    穷惯了,就算兜里有钱了,他也舍不得掏钱买好烟。

    至于二哥这些烟哪来的,他倒是知道。

    如今近年底,每天都有关系户来车队打听,这些天车队的车子都会去哪。

    要搭车,客运车站不顶用呀!

    出去的,进来的,不少人都得靠货车出行。

    相伟荣今天回程从曹娥中转站过,就装几吨螺纹钢。

    好家伙,呼啦啦二十来号人等着,全是剡县人,大部分都是在外地工作要回家过年的,有些还拖家带口。

    难得回家一趟,坐火车到了曹娥,然后就没辙了。

    客车一天一趟,不是过年的时候都给你超载,现在别说票,人塞都塞不进去。

    坐火车回来的这些,几乎全到中转站碰运气。

    都是老乡,寒冬腊月的,总得把人给捎回来去不是。

    除了极个别关系户,其他全上车斗、坐在钢筋上吹冷风去,还是高高兴兴地吹。

    终于能回家了...

    冷就多穿几件,谁还在乎这个!

    但你总不能让司机白帮忙是吧?

    一家一户给包烟,所有人都是抢着往驾驶员手里塞,只要能回剡县就成。

    至于到了县城之后怎么办...

    半路有到家附近先下车的,县城的算到家,其他人那是到了县城再说,接下去再慢慢想办法,大不了先住一晚招待所。

    这几天就这样了,按照相伟荣上辈子的经验,越接近春节,这情况越严重。

    到时候就算回程空车,不需要去中转站装货,这只要车经过曹娥,车队的司机们都会去那一趟。

    上辈子一是本地人帮忙,得把老乡们拉回来,顺便拿点过年的好烟抽。

    这辈子嘛,相伟荣心里是想着就算属于纯粹帮忙,那也得去。

    交通不发达,出门在外和回家之路都不容易,能帮就帮。

    至于放假了都没两天空,初二就得开始忙乎这问题,都是那小车闹的。

    那几天,有一群的领导排着队要车队,要自己这个半专职的小车司机,开那辆吉普帮忙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