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相伟荣忘了,80年的除夕是在年廿九,压根就没年三十。

    上班上到年廿八,这已经算是国家单位的私下福利,不然按照规定,春节期间初一至初三放假,除夕都得上班至下午五点。

    如此都算人性化,要直知道79年之前,有十几年都是过年不放假,得抓生产,不存在春节休不休息的问题。

    至于这些天外边回来的那些人,几乎都是用上了宝贵的探亲假,有些人还是三年才能回来一次,不然一般工厂单位过年哪有这么舒服。

    当然,物资局这上上下下,说是上到年廿八、廿九,其实基本上从年廿五、廿六就开始放羊,没大部分厂单位那么规矩死。

    车队里也如此,提前几天就没了多少运输任务,几乎都闲着。

    老家里真有什么重要事的,和领导打个招呼,就可以闪人了。

    年廿六那天,自个跑了年前最后一趟货运,是帮着县林特局的土特产公司运一批紧急调集的花生去省会杭城。

    省里调拨,急需,物资紧张,赶急赶忙供应省会的需求。

    这算任务重大,林特局局长亲自押货,一大早五点半就出发,距离天亮都还有一个来小时。

    一百三四十公里路,重车四个小时就给赶到省城供销社的仓库。

    不用卸货进仓,两辆小型货车和一大堆人力三轮车就在等着,直接卸货、过磅分运,最快速度送往全城各供销社的网点和炒货厂,这市民们都等着买呢。

    等卸完货,都已经是中午。

    当地供销社的人请客吃了顿,吃完,这顾询武还问相伟荣要不要休息会再回去。

    “打仗那会,前三天我就没合过眼,昨晚上不到9点就睡觉,小意思。

    对了,今天是我们车队货车年前最后一次往北边运货,回去得顺道拉人。”

    那好,这就带着杭城供销社送的一些土特产返回。

    空车跑得欢,两个小时后路过曹娥,相伟荣对打着瞌睡的顾询武道:“去中转站。”

    顾询武已经知道为什么要来这,这刚到大门口呢,就看到黑压压一片人头!

    包站长居然就等在门口,一看到车,就在那喊:“我说老相,你总算来了!”

    大大小小五十几个人等着,都是要搭车回剡县的。

    包站长也要搭这车回家,今天开始货场暂时封场,除了留下值班的倒霉蛋,还有几个剡县籍的人要一道回去。

    不用说,又收获了一大堆香烟,比较好玩的是,居然有不抽烟的人塞了自己一袋大白兔奶糖!

    别瞧不起这糖,大白兔牌,如今金贵着呢!

    包站长坐进了驾驶室,出发前,相伟荣还特意清清楚楚告诉要搭车的所有人,这怎么坐才安全。

    特别提醒:要是乱来,出了事可不负责任!

    货车拉人,如今的常规操作。

    至于万一出意外,这乘客想去告,警察和法院都不大会理会。

    包站长和几个中转站的伙计最先下车,到了县城还有四十多号人。

    至于这些人接下去该怎么办,那就不关相伟荣事了。

    和顾询武分开时,顺道问了句:“你哪天回家?”

    “除夕下午,总得个两三点,得看家。”

    看家,年前领导带头守在单位的意思。

    “到时候我送你。”

    顾询武一听,连忙道:“不用不用,我家里人明天就都回去了,我到时候骑自行车就行。”

    “算了吧你!你们那村离这二十几公里,一半路还是山,三点下班,自己骑车你当心赶不上年夜饭。

    明天开始我就开小车,反正也是那天下午才得空能回家,你在局里等着就行,两点半到三点的样子。”

    朋友嘛,太客气干嘛,说话就直接些。

    顾询武没辙,再推就见外了。

    他老家在新昌,村子倒是挨着剡县,但就像相伟荣说的那样,骑车去累死个人!

    相伟荣打算开车离开,想到点事,又道:“初四上班?”

    “初三值班,初二就得回来。那吉普后头能挂自行车不?”顾询武问。

    自行车带回家,那初二回城时骑车就行了,山路一截大部分是下坡,到了盆地都是平路,轻松。

    “我也初二回来,拐个弯的事。”

    “那可真不用!”

    “到时候再说。”挥了下手,开车走人。

    接下去这两天,连着跑了5趟不同的农村,都是与局里、车队关系够硬的领导托关系用车。

    倒是自家局长不用车,谁让他是老底子县城的。

    上午送人到地方,还绝对不让你走,得吃了中饭再说。

    下午一趟也如此,得吃过晚饭才行。

    二十八晚上都跑了一趟,吃了人家家里人做的炒年糕宵夜,才放自己回家。

    用上小车是老大的面子,这面子司机都有份,不像二三十年后这领导小车司机的地位,现在开车的是大爷,得客气招呼着!

    这过年的功夫,车队里倒不用人值班,住这的几户人家里,就有在城里过年的,正好算是给单位看家了。

    羊年的最后一天上午也不得闲,一早开车去了趟剡县东部的金庭公社,还是送人。

    在人家家里吃了中饭才回城,到车队都已经是下午两点。

    给车加了油,再拿上一大袋香烟和这两天的换洗内衣、用惯的洗漱用品,还有这那些用小车送的人给的一堆土特产,这就齐了。

    开车到林特局,也不用喊人,喇叭按两下,就看到顾询武在二楼冒头。

    “来了!”

    这位就随身一个大拎包,最终没带上他那辆大二八。

    说说笑笑开车到人家村子,这次没再吃个下午点心,顾询武也知道他要回老家赶年夜饭,就没强留,但走时死活要塞他两包稀罕好烟。

    “前天一沪上回来的朋友给的,是兄弟就别推...”

    相伟荣一看,也不客气,收了。

    中华,这会有钱都没地方买的好烟,至少县里一包没有!

    上辈子五十来岁戒烟前抽过不知多少,这辈子那还是打完仗后抽了两条。

    中央慰问团给的,每人三条半好烟,其中半条就是中华,说白了每人给五包。

    排里头大部分烟枪,不抽烟的人里,有几个嫌散包不好保存,就给了自己。

    回家路上抽了两根,感觉习惯了凤凰后,对这种如今传说级别的好烟,都没多少感觉了。

    新昌在剡县南边,而升高公社近乎在剡县西北部,到了天色擦黑才走进家门。

    奶奶、父母、弟弟,加上大哥一家五口里的小儿子、小女儿是站着吃、抱着吃,大家刚好坐满一张大八仙桌。

    满桌的鸡鸭鱼肉已经准备好,就等自己一到就开吃。

    年夜饭讲究个一家人团团圆圆,就扔了“女人不上桌”的农村陋习,热闹就好。

    酒是陈年黄酒,小汤碗两碗下去正好!

    等吃过饭,这住在同村的小姐夫一家过来串门。

    这年月是讲究拜年要初二开始,但同村的不用讲究。

    如今开放了,家人们的日子过得都还不错,小孩子们凑一块,父亲在奶奶的示意下,又开始了很久之前才有的老规矩,发压岁钱。

    奶奶也有钱,儿子、孙子们平时孝敬的,虽然她根本就没花钱的地方,平时都存着。

    奶奶、父母都给了每个小孩五块钱,巨款!

    这年月,城里人给个一块、两块的都少见,更别说农村。

    不过大哥家的大小子雷刚一看两个红纸包里的钱,整个苦瓜脸...

    不用说,这么大面额,百分百会给妈妈拿走,到时候能给个自己两毛零花就不错了!

    奶奶、父亲都给五块其实就是图个高兴,大哥给小姐夫家两个孩子红包里的都是张“大团结”,小姐夫这边给大哥家的也是一人十块。

    按照玩笑说法,如今老二、老三在这事上最亏,只有出去的,没进项。

    不过今年大家都有钱,弟弟很豪爽的同样给了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们一人十块。

    年纪小的几个还拿着手里的钱在那傻乐,真是没经过社会的毒打,不知人心险恶!

    大侄子相雷刚老实,干脆把收到的这些红包都主动给了大嫂,就指望着能返还点零花。

    相伟荣笑着看这一切,等别人都发完了,去边上拿过自己的皮包,从里头拿出五个红纸包。

    很厚,真的很厚!

    把雷刚叫过来,第一个红包往孩子手里一塞,还示意他打开。

    “二叔给的,留着自己花,不过要慢慢花。”

    大家都惊异于红包的厚度,等红包一打开,弟弟相为民在那哈哈大笑。

    “二哥,你该早和我说嘛,这办法好!”

    红纸包里边居然是两百张崭新、带封条的五分纸币,一共十块钱。

    这会偶尔能有几分零花钱的孩子,那得城里职工家的才有可能,至于更大面额,别说整块,整毛的都不可能给孩子当零花。

    就算给了,孩子怎么花?

    至于农村,绝大部分孩子一年到头都见不着零花钱长什么样。

    这会在大侄子眼里,二叔就是最好的,不过...

    大嫂笑着道:“二叔,你这办法...”

    没说完,就是家人们乐一乐。

    转头就对大儿子道:“放假这些天每天最多花一毛钱,其它的还得存着,以后星期天给你5分。”

    唉,不是我军不勇敢,实在是敌军太凶残!

    大侄子到底能花多少钱,这问题相伟荣不再参合,这边弟弟为民拿出前两天去崇仁买的鞭炮,很快就让孩子们忘掉压岁钱不见了的烦恼。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家人们的欢笑声参合在一起,过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