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三人聊着天,局长求红高的老婆来了,买走了能做两身大衣的呢料。

    除了衣料钱,对方还要多留下两百块,说是补上电视机的差价。

    相伟荣死活不要,说够了,另一边说什么也要放下。

    争执不下,最后在场的两个局长看不下去了,出来当和事佬。

    最终一人退一步,留下一百块当路费、饭钱。

    刚忙完,车队长郭文喜又带着个亲戚来买表,害得顾询武一把先把桌上的那块精工塞兜里,免得落不下面子,表没了。

    看这架势,他那亲戚不要的话,他自己都会要。

    没事,又从里屋拿出块英纳格,把车队长的这位亲戚高高兴兴送走了。

    周锋说要请客,相伟荣也没拒绝,晚上约定东风饭店。

    当晚,饭店酒桌上周锋先忙着把买表不够的那30块给付了。

    价格七八十到两百之间不等,大部分控制在120上下就成。

    任何时代都看人办事,这两年有人倒腾点牙膏牙刷就会被搞成“倒买倒卖”。

    权力部门不是万能的,至少这会很多问题都是各国家单位自己内部处理,公安局也就管点严重的刑事案件。

    至于经济案子,不好意思,如今太少,几乎没有。

    相伟荣这会顺便做点小生意,只要别跑到大街上叫卖,啥事没有。

    至于过几年会不会被人旧事重提,这个一点不用担心。

    80年代,人情社会。

    这趟车队全给算公差,同事们买到紧俏货,更不会有意见,连着明天都休息。

    和郭文喜一说,明天要回趟老家,给家里人送点东西。

    “开车走,别傻不拉叽去坐客车,费功夫!

    还有,县里有几位也听说了你这能买到好东西,问我,下次能不能也给他们带点。

    我其实想着,干脆,年前带他们去一趟海门,我也跟着去开开眼,你看方不方便?”

    对于队长的询问,相伟荣当然同意。

    “当然没问题,到时候我让那边几个战友安排好,保准舒舒服服、大开眼界!”

    第二天一早六点多,天亮都没多少工夫,相伟荣就开车去老家,还没来得做吃早饭。

    崇仁区升高公社上相自然村,半个多小时到崇仁镇,之后绕镇而过,到公社的沙石公路去年年底才初步完工,这会还在最后的休整阶段,不少地方坑坑洼洼。

    这难不住212吉普,四、五公里路,不到十分钟就到公社所在的廿八都村。

    廿八都村是公社座村,近千户人家的超级大村,分成三个村大队,而座村北边隔着田地、三百来米外,小小的上相自然村属于三村大队。

    一到廿八都村村口,这车就没法继续往前开了,这到上相村,如今只有条用鹅卵石铺成、一米多宽的路,吉普车过不去。

    公路,还得十来年之后才通。

    车停稳,早起的附近村民都看向这辆吉普,刚才路过崇仁的时候都是这待遇。

    看清了下车的是谁,一众村民不约而同心里松了口气,有几个还特意主动上前打招呼。

    “伟荣回来了!”

    小车意味着大领导,在村里,大队干部就是号人物,公社干部了不得,这坐上小汽车的...

    你不知道这车来干嘛,就算和自己没关系,这都会紧张。

    一切源于对于权力的敬畏,见到是相伟荣,大家不自觉松了口气。

    都是乡里乡亲的,离着又近,自然会有熟人。

    以前被村里人叫老二,但如今是开着小车了,还吃着公家饭,乡人可不敢再简简单单喊其在家里的排行。

    其实相伟荣倒无所谓,这家里人都是二十来年后,才都喊自己伟荣。

    这边客客气气和乡人们打过招呼,还掏出包凤凰烟散了一圈,有几位接过烟只是闻闻,然后耳朵上一夹,舍不得抽。

    穷呀!

    这一片还是盆地,附近基本上是优质水田,但自家村子背面一里地之外就是山,还是一层一层越来越高的山。

    饭是吃得饱,但农人们都没钱!

    一年到头,就靠养着出栏一两头猪得点现钱,或者挑点自留地里摘的蔬菜到崇仁卖,但菜不值钱,如今值钱的是肉。

    这会凑上来寒暄、套近乎的乡人里,身上衣服没补丁的就两人,一个是公社里的办事员,另一个是村里杀猪的。

    话也说了,烟也散了,看到相伟荣从车里往外搬东西,有几个比较闲的主动要帮忙。

    相伟荣一看这架势,连忙道:“不用不用,让小狗帮我搬就行了。”

    围上来这些人里,话最少,衣服最破的就是小狗,自己的小学同班同学。

    大名张小狗,还好在剡县方言里,骂人话用到狗字的几乎没有,不然这么喊人都会觉得变扭。

    真变扭吗?

    其实一点不别扭,乡里乡亲喊了几十年,至少十几年后,村里人碰上这位,同辈、长辈还是很自然的一声“小狗”。

    喊者习惯,连张小狗自己都觉得天经地义。

    个子比自己矮一截,不到1米7,看着还比较精壮,就是人太老实了。

    小学没毕业就务农,家里没什么本事,20岁上下那会也就混不上当兵的名额。

    那些年,普通农村小伙唯一可能出人头地的机会只有一个:当兵!

    读书需要推荐,名额少得可怜,哪轮得到张小狗这样的家庭。

    当兵也没份,看着就是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

    这位听到相伟荣只叫他帮忙,面露笑容,也没说话,跑到路边推过来一辆独轮车。

    把大包小包往车上装前,还特意用稻草擦掉车上粘着的一些大块泥巴,免得脏了那些袋子、箱子。

    用车上原本就拴着的绳子捆结实了,这才推着车子走。

    至于吉普车,丢在路边没事,过会会有一大帮村民为自己免费看车,其实就是看稀奇。

    很多年长者和年纪小些的村民,这辈子都没亲眼见过小车长什么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