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回到车库二楼的宿舍,相伟荣就变得脚不沾地,不断有人拜访,最先的同单位预付了手表款的两位,高高兴兴取走了捎回来的进口表。

    不可能给船上的价格,都是和海门大街上的小贩差不多的价,这都让同事的家属高兴的不得了。

    不是废铁,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正品货,没当地人关系,去了海门都买不到的正宗货!

    隔壁老楼、楼富康出车刚回来就各自得了块梅花,高高兴兴戴上,打算把自己原本的那块上-海送给老丈人。

    驾驶员不差钱,看到相伟荣还拿回来两大捆深色大衣呢料,老楼又让老婆买走了夫妻俩各能做一身长大衣的料子,过年就能光鲜一把。

    住另一边的老张、张伟大更上一层楼,一块梅花自己带,又给老婆买了块女款梅花,外加两身大衣的布料。

    手快有手慢无,修理科、办公室、财务科的人虽然不像驾驶员们这样财大气粗,但也都看着眼热,搞块手表的有,买上点呢料的也有。

    车队家属里就有懂缝纫的,帮着相伟荣裁呢料。自个也乐得也大气,没位都多给上一两寸,免得紧巴。

    今天没带钱也没事,东西先拿走,过两天再给就成:这会没几个人会在家里放上百的现金,都得去银行或信用社取。

    不单单自己买,不少人都还为自己的亲朋好友打听,能不能搞块表、几尺布,连打探买电视机的都有。

    没问题,这趟就算不够,过些天就会有货。

    相伟荣打算明天就回趟老家,让弟弟去海门进货,专门搞这个。

    原本还想着晚些把电视机给局长送过去,没想这头还热热闹闹呢,局长求红高骑了个自行车就来了。

    大家当然认得自家局长老大,打个招呼,这位也笑呵呵一一回应。

    等看清这场面,局长老大笑着大嗓门道:“我说,电视机我可先付了钱的,你们别给我抢走了!”

    车队里眼热电视机的不少,驾驶员们也都拿得出这个钱,局长同志不得不开着玩笑宣布所有权。

    没一会,局长高高兴兴带着手表和开箱试过的电视机走了,还留话说要是有富余,也给他留个几米呢料,他家里人都缺件大衣。

    求红高不懂裁剪,过会他爱人会来,顺便带些钱过来。

    彩电算了个黑白的钱,局长同志知道自己得了实惠,其中的差价还是有点数的,打算私下里补点钱给相伟荣。

    下属做事实在,自个也得拎得清,不能让人家吃亏!

    车队长开车送领导,至于相伟荣是实在没空,因为连顾询武都来了,一同来的还有得了消息的公安局局长周峰。

    到这会,单位里的人也差不多散了,除了特意留下的部分呢料,加上没拿出来的部分手表,其他东西被抢购了个干干净净!

    这边顾询武和周峰一进来,前者就道:“我说伟荣,我是一听说你回来就赶过来,这老周还是前两天郭文喜那听说的。”

    周峰也就三十几岁,这会的各局局长不是年纪大、50来岁,就是像顾询武这样的“年轻人”,去年省里提倡领导干部年轻化的产物。

    公安局长,打过两次交道,这位个子比相伟荣矮一些,和顾询武差不多,平时喜欢板着张脸、一脸正气。

    至于这会嘛...

    一连笑容。

    “我说伟荣,你也忒不地道,能搞到好东西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顾询武怎么喊他也学着来,前两次都喊相师傅的。

    说着,还把自己得左手举起来,道:“我这块‘钟山’一天差个几分钟,开个会都怕迟到,你能搞来好表也不和我说。”

    这头相伟荣还没来得及开口呢,顾询武就听不下去了,笑骂对方:“你个老抠,35块钱的5钻破表戴个十几年,你让伟荣怎么给你稍?

    白送?”

    ”我说,那叫节省好不好!“这位不服气。

    说着呢,周峰转而对相伟荣道:“咱比不了你们驾驶员,这次来得急,才带了150块,够不够搞块进口的全钢机械表?

    东洋的就行,要是有瑞士的就更好。

    对了,要是瑞士货这钱不够,我明天再去取点。”

    说着,掏出叠“大团结”放在桌子上。

    “东洋货足够,还用不了。”

    不急,招呼着两位先坐下,用隔壁老楼送来的开水给泡了两杯茶。

    忙,没工夫烧水。

    从里屋拿出两块表,都是双日历的,一块精工,一块瑞士梅花,看得两人眼放精光!

    “都是原装正品,不是弯弯表厂的仿制货。

    这块东洋精工老周要是看上,120块,这块梅花贵一些,要180。

    瑞士货还有,稍微便宜些,不过是三类英纳格,个人感觉要是选瑞士货,三类还不如二类梅花。”

    拿出来的这块精工就是从陈老三那花60块买来的那块,海上价格等同50块人民币,这会要了一倍价,很实在了!

    在海门的大街上就要这价,还很可能买到的是仿制货。

    至于去正规商店...

    这会有没有进口精工表不好说,就算有,还有配套的工业票,两百块都绝对往上。

    至于梅花表,也差不多的利润比,海门街头正宗货近两百,仿制“废铁”都要一百一二,正规商场里两百多那些还是不带日历的货色。

    至于二类、三类的说法,这可不是国际上对于手表的分类,而是这会江南这边老百姓中流行的叫法。

    一类也就劳力士、欧米伽这两种,二类表的代表就是梅花表,三类代表是英纳格。

    那还选个鸡毛!

    周峰一把拿过装着梅花表的盒子,摘下手腕上的老表,喜滋滋换上,那真是越看越欢喜,脸上都笑开了花!

    华夏人的梅花表情结放在那,别说180,就算200块,周峰也会还不犹豫吃下这块瑞士表。

    这头的顾询武自己不缺表,但亲戚中间有想买块好表的,让相伟荣帮忙把桌子上这块精工留个一两天,他明天问问就给准信。

    当然没问题。

    这边的周锋还陶醉在自己的新手表上,听到那块精工能留一留,才对相伟荣道:“要是能再弄些表来,我们局里就有好几十个想要。

    几个小年轻准备结婚,买块上-海都搞不到,打报告要我想办法搞工业票的有一个排。

    我又不是神仙,哪搞得来那么多!

    你这有就最好,东洋表,还有英纳格就足够,欧洲产的杂牌也无所谓。

    不过不用卖得太便宜,你得把路费赚回来...

    还有,还搞不搞得到呢料?拿个几大捆来,我那一亩三分地就能给包销,一个个都想俊...”

    这年月男人不说帅,叫俊!

    物资匮乏,甭管谁,都缺好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