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当晚,一大一小两根“黄鱼”去转了圈,第二天换回的货物一出手,利润超过两倍多!

    出乎相伟荣预料,最好卖、利润最高的居然是各色布料和尼龙伞,之后才是手表、电视机、收录机。

    最后就留下台14寸的日立彩电,这是相伟荣要带回去的。

    自家局长原本要台黑白的就满足,这会黑白电视机的钱,给他弄了台东洋原装彩电,还不得乐疯!

    当然,相伟荣不会和他说具体的价格,只会告诉他原本给的钱够手表加电视机的钱。

    估计局长也不会到处乱说,得了便宜,不能断了人家财路,这道理局长同志绝对明白。

    相伟荣自己倒是没要电视机,也不要收录机,如今看电视得靠竖在房顶的外接天线,收得到的频道少得可怜,也没啥好看的节目,得空时还不如串门闲聊或者看看书。

    前些天还在想先搞个小目标,如今看来,这小目标尽可以放得高一些。

    十万,太少了点。

    又在海门住了两天,送走了李树星,之后由管敏义送到路桥,坐贺度根驾驶、前往沪上的大客车回剡县。

    随身带了两个超级大包,外加电视机包装箱,要不是客车就是自家徒弟开,还真不好办。

    104国道从县城东侧过,就在长途汽车站门口下车,贺度根帮着把东西搬下车,他的客车不能进站。

    分开时,项伟荣还对上了驾驶座的贺度根喊了句:“下个月别忘了叫你们买的东西!”

    贺度根从车窗半探出头,道:“放心师傅,我们哥几个保准把买得到的全买下来!”

    说着,还做了个“嘴巴上拉链”的动作,表示“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项伟荣笑笑,挥挥手。

    不是什么私货,去趟邮局而已。

    大客车轻响了两声喇叭,往北开走了,车顶的行李架篷布鼓起一个包,里头都是运往沪上的货。

    在车站办公室往车队里打了个电话,没多久郭文喜就开着吉普来接人。

    一看这么多行李至少上百斤,这队长同志喜笑颜开,显然事情办成了。

    “这么多?”郭文喜问。

    “有两大捆毛呢料,还有一个来月过年了,熟人要的话,正好能做件呢大衣过年穿。”

    郭文喜一听,立刻道:“那你得卖给我能做两身的料子,百货公司那都缺货。

    对了,销路找好了没?

    我不少朋友都想要能做大衣的呢料,要是有多余,能卖高价。”

    呢料,这会手里有几张钱的人家都想要。

    会不会成倒买倒卖?

    愣头青可能会,可郭文喜知道,不说其他人,连公安局的老周、周峰局长,都在满世界想买能做身大衣的呢料而不得。

    不用担心搞成个倒买倒卖,这会对于车队长想买呢料的问题,一起搬东西的项伟荣笑着道:“两大捆呢,足够。

    我就是知道车队里的人都想着要有身呢大衣,所以这次特意多带了些,反正不贵。

    队长你那些朋友要买,这次十来身的料子留得出来,也不要高价,还能比百货公司的便宜点。”

    百货公司卖的呢料,说多了烦。

    普通布料都要布票,买双袜子也得给,至于呢料基本没有。就算有的时候,那也得特批,一般双职工结婚都批不下能做一身的!

    结婚?

    能批两件的确良衬衫就差不多了。

    有钱没得买,无论男女,购置、做一件够长的呢大衣,那是多少年的梦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