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酒足饭饱,开了个单间,一觉睡到大天亮。

    和住同一层的李树星、贺度根一道在招待所餐厅吃完早饭,管敏义开着车子就来了。

    前脚后步,戴德明也开着辆212吉普进了招待所大院。

    五个人里有三个大块头,懒得分开,都挤进吉普车,把皇冠留在了院子里。

    不急着买东西,先到海门几个景点转了转,这算是外地友人抵达海门的固定项目。

    解放一江山岛纪念馆是必到之地,管敏义还特意带了相机,几个人还高高兴兴拍掉了一整卷胶片。

    在城区一国营饭店吃了顿海鲜大餐,下边得办点正事。

    香江来的船要大后天才会到,李树星就是闲的,而贺度根这几天不开车,本就要在海门联系新的货物。

    至于管敏义和戴德明,早就安排好了工作,接下去这几天就管接待。

    从饭店一出来,穿着便装的戴德明手朝前边一招,不远处立马跑过来个露着点讨好笑容的年轻男子。

    “戴所,您找我?”来人巴结道。

    “三子,最近有没有好货,我哥要买几块表。”

    不叫班长,外人面前这么处理最好。

    这叫三子的中等个子,略微有点胖,这一听立刻道:“有,当然有!瑞士、小鬼子的都有!”

    说着,接下去的一幕有点意思。

    这三子穿着件应该是舶来品的开衫棉袄,挺时髦,不是满大街的深蓝色。

    把衣服一敞开...

    衣服里侧两边都做过加工,缝了几道布条,上头密密麻麻挂着几十只各种手表。

    “哈哈...”

    相伟荣不自觉笑了起来,这场面,让他想到了《战俘快车》里那两个卖私货的盖世@太保,看着真挺乐的。

    当然,那部60年代拍摄的美国片,这会还没在国内上映呢。

    眼前三子显然很会做生意,相伟荣观察到他只是在一开始多看了两眼巨人般的李树星,之后很快恢复正常,大胆推销。

    “这边的都是欧洲表,梅花、英纳格、大罗马...”说着又指着衣服另一侧,“这的都是东洋货,双狮、精工表...”

    说着,还取下块递给相伟荣,三子看得出谁是这帮人中间领头、戴德明说的那位哥是谁。

    这是块双日历精工全自动机械表,款式新颖,这年月要是在正规国营商店里买,估计至少得两百块往上。

    鬼子的精工表,如今不折不扣高档货,最重要的是:相伟荣从手表细节看得出,这十有八九是块正品,不是弯弯那的仿制货。

    “有没有梅花和双狮?”甩了两下手中的表,顺便问对方。

    甩表,土办法,要是质量差的仿制货,被他这么猛甩几下,停摆都有可能。

    看到这一幕,三子嘴一咧,道:“这位大哥,我刚才说顺嘴了,对不住!对不住!”

    说着,指了下身上挂着的那一大堆表,特意摆出副苦瓜脸。

    “您看着就是位行家,戴所也在,我这其实就这只精工是正宗货,其它这些都是弯弯的仿品。”

    这下,站边上的戴德明上去伸手就给了对方个大脑瓜子,貌似生气道:“你小子在我这都敢吹牛,废铁当正品,还要不要混了!”

    “对不住,真对不住戴所,我这不是说顺嘴了嘛。

    要好货色我哥那有,真有!在家里,我马上给您送过来,还有好几块欧洲好货。

    这几位大哥和戴所您要是还不满意、看不上,今晚还会有新货,明早我就能给您送过来...”

    相伟荣看得出戴德明这一脑瓜子敲得不重,并不是真生气,也就比笑骂重点,显然和这三子挺熟。

    至于派出所所长敲卖走私货的小商贩脑壳子这事,这年月算个屁,踹几脚都算轻的!

    “算了,德明。三子是吧,这块精工多少钱?”

    戴德明还要拍三子的脑壳,相伟荣说了句。

    “五十块,我一分钱不赚!大哥,这块表我哥在海上用12个袁大头换的,收袁大头我就花了差不多这个数。

    卖别人,至少一百三四!”

    说着,还从兜里掏出个盒子,递给相伟荣:“这表还有配原装盒子的。”

    相伟荣笑笑,把手表往自己手腕上套了下试试,感觉还行。

    这一动作让面前的三子眼前一亮!

    看中这表了。

    赚不赚钱小意思,能拍一次戴所的马屁其实就是大赚,这满大街的私表贩子,也就他有这机会,其他人就算想贴上来,人家都还不给这机会呢!

    再说了,他可认得边上个子最矮那位,海门港的管科长,十几年前自己小的时候,这位就是海门数一数二的混世魔王,如今更是管着海港稽查,比这戴所还要牛逼的人物!

    三子很聪明,不说手表白送,因为人家根本看不上这么点好处。

    进价给,那才是拍马屁成功。

    而且不仅看出对方看中这表,眼尖的三子还看清眼前这位大哥手上原本戴着的居然是块金表,还是传说中几年前出的限量版欧米伽金表,连表带都是18K金的那种!

    相伟荣有两块表,一块是部队时在藏西自治区的私表贩子那买的走私梅花,从阿三那边过来的,当初花了两百块。

    七十年代,藏西那就有走私货,手表特别多,欧米伽500上下一块!

    平时戴梅花,不过于显眼,又满足了自个年轻那会微微显摆的欲望。

    至于这块欧米伽,身边几个战友都知道其存在,缴获的小玩意而已,哥几个跟着自己,当初其实都留了点纪念品。

    这趟来海门,这表难得可以戴一戴,今天就戴上了。

    表嘛,本就是拿来戴的,老藏着不是个事。

    把表放进表盒,往一兜里一塞,顺手掏钱。

    数给三子6张“大团结”,“不能让你白干。”

    三子想退回来10块,被戴德明说了句:“让你拿就拿!”

    老实收下。

    “你刚才说今晚会有新货,你们用银元和弯弯的船换,你那银元很多?”相伟荣问了句。

    “不少,都是收来的,我哥那这次存了能有一两千块。”

    这时戴德明道:“他二哥算是我小学同学,不是一个班,跑船的。”

    难怪,刚才那个脑瓜子也就是意思了一下。

    “哦。”相伟荣想了下,又问:“都是袁大头?”

    “什么都有,都是收来的。”三子道。

    这在海门就不算秘密,这三子没啥好瞒的。

    “我想看看那些银元,行不行?”

    三子想都没想就道:“当然没问题,我哥就在家,晚上才走。

    几位大哥,要不去我家喝杯茶,很近,就前边。”

    聪明人,能让派出所所长和港口管稽查的科长去自个家里喝茶,那可是大好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