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老战友聚在一起,喝酒就得喝个天昏地暗?

    不,五个人都是驾驶员出身,这会虽不存在“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的说法,但都有很强的自控能力。

    喝到位就行,绝不喝高。

    大伙都还打过仗,没人喜欢无法控制自己思维和身体的情况出现。

    贺度根与李树星这两天就住在港口招待所,李树星今天才到海门,找到戴德明,所长同志立刻联系贺度根,又去找管敏义。

    结果得知管大爷去了剡县,不用问,百分百到班长那去了。

    下午又往剡县物资局车队打电话,这才知道班长和管敏义正往海门来。

    戴德明立刻带着人到了港口招待所,开了个房间。

    他知道,十有八九的,管大爷到时候会把班长安排在这。

    推杯换盏,几人回忆部队里那些事,说到牺牲在战场上的几位弟兄,众人眼眶都泛红。

    不过,很快这话题就转移到众人的近况上。

    戴德明穿着警服,相伟荣因为听说今年海门就要变特区,此“特区”虽比不上鹏城那级别,但至少也该是个副县级单位。

    而且海门貌似很快就会从黄岩分出来成为县级市,戴德明这海门派出所代理所长,短期内估计还能借机往上升一升。

    “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分个副局,直接提一格是白日做梦,反正我是不敢想。”戴德明不避讳,建制升格本就有福利。

    对此相伟荣笑着道:“你呀,得跑!

    半年成所长,说明你有能力,还表明你有关系。花点心思,拿钱砸都值得,你可别告诉我你没钱!”

    对此,管敏义和贺度根都笑了起来,这两位心知肚明。

    海门派出所所长,一点不用贪,只要不是个傻子,这钱会少?

    刚才贺度根都说了,他这几个月在管大爷和戴副的关照下,利用自己每星期代班开一趟黄岩至沪上班车的机会,将那些个稀罕货带去黄浦江,批发给那边的接头人,这就赚大发了!

    下午那会三个人还在商量,要拉上班长一起干。

    笑完,这贺度根就游说相伟荣:“卖稀罕货真来钱快。

    师傅,你都不用来海门,反正我那车平时就会会经过剡县。你稍微投点钱,让家里人在固定地点、时间等着接货,我给你捎过去。

    我这只跑沪上一条线,师傅你们那跑的地方多,认识的人也多。不算本地零售,稍微搞点批发,都能赚疯掉...

    咱几个就本钱少了点,赚这个,真比捡钱都快!”

    相伟荣要是让人在剡县卖点手表、电视机、收录机、布料,会被本地警察抓吗?

    不存在的,在江南省,这会你要有这个本事,当地的公安局长都得找你帮忙!

    当然,最好别什么都自己出面。

    “这个倒是不错,搞个半年一年的赚点原始资本,到时候我让我弟弟来和你接货。

    现在对于走私,咱们的法律还不怎么健全,大家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捞够了原始资本咱们再搞其它的。”

    上辈子自己没搞这个,最多就是帮朋友带几件。

    这辈子不想放过这机会,要捞足了原始资本!

    江南省、闽省沿海的第一代巨富们怎么起来的?

    基本上都靠这个!

    这时,管敏义对其道:“班长,要不我们搞个股份公司出来,就私下里这种,你还是我们领头的。

    咱哥几个这么些年听你的主意都习惯了,我和度根几个不用说,当初连戴副都是脑子都懒得动。

    现在机会好,咱们大干上一场!”

    这下除了铁了心要去香江的李树星,其他两个都猛点头。

    相伟荣脑子里转了下,再看了看其他几人的反应,这才对管敏义道:“我的包呢?”

    管大爷一听,立刻笑着站起来,从椅子后头拿出包,还对边上的贺度根、戴德明道:“把盘子挪一下,赶紧的!”

    赶忙挪菜盘,貌似这包里装的是炸-弹!

    “

    “树星你先听着。

    敏义,这可是你提出来的,前边说的那两成提成可就作废了。

    不后悔?”相伟荣看着管敏义的眼睛道。

    “班长,我既然这么说,那就是这么想的!

    哥几个跟着你合一块,这赚的钱才会是真正的大钱!”管敏义神色变得严肃,不再油腔滑调。

    相伟荣点点头,道:“你们三个现在有多少本钱?”

    各自报了个数,管敏义居然能拿出5000现金,戴德明也差不多的样子,贺度根咬咬牙,能拿出3000块。

    部队存下的那点工资,在加上这半年的正常收入,能有这数是有鬼了!

    搞这真是赚钱!

    “少了点,我们生意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大!短平快,我先说好了,最多一年就收手,我说停就停,要是哪个收不住,出了事自己去背锅!”

    众人点头。

    相伟荣又道:“这样,我都算你们每人一成半的份子。树星以后在香江,不用出钱,我这里给你留出半成。”

    说着,相伟荣从面前的的包里拿出那个重一些的口袋,一打开,除了管敏义,另外三个眼睛都睁大了一圈。

    班长,还是你班长!

    从里头取出5条“小黄鱼”,交给李树星。

    “这个拿着防身,虽然不多,但以后要是有个万一、当个路费还是够的。

    记住,这个是师傅给你的,不是给别人的。”

    说完,又把那个口袋推给管敏义。

    李树星没推辞,师傅给的就收下,心里记着就好。

    “好了,这归你们三个了,怎么搞好好想想,就是春节后我要拿走两万现金,我有用。”

    说着,又从包里取出那个轻一些的口袋。

    打开,这下另三个眼睛更大了圈。

    推给李树星,相伟荣道:“正好你去香江,这个给舒辉那小子带过去,那边一堆兄弟,让他在那好好干,别给我们这帮战友丢脸。

    这六根金条怎么用,晚些让管敏义和你说。”

    千金散尽还复来,这一刻相伟荣感觉自己有点像宋江那厮。

    分出去五成,管敏义等人明白,有这本钱,一年功夫就能让所有人成巨富!

    几个人都感觉班长给的股份太多了,相伟荣一句:“要是还叫我班长、师傅,那就别唧唧歪歪,就这么说定了!”

    懒得废话。

    大家一起发财才能长久,想吃独食的是蠢货,那样就算关系再好,将来也得崩,对此相伟荣清楚得很。

    这边的老部下们倒不会有喊一声“哥哥”、纳头便拜的戏码,犯不着。

    但看那个脸色,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