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又见炊烟》,《北国之春》,《小村之恋》,《美酒加咖啡》...

    听着邓丽君的歌,相伟荣如同回到了八十年代中期那时候。

    没有压力,生活舒心的日子,一个令人怀念、美好的时代。

    忽然自顾自笑了起来——这会不就是80年?

    80年代才刚刚开始,好日子在后头呢!

    轿车顺着104国道一路向南,路上时不时引来路人注意的目光,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高级轿车。

    稀奇。

    过新昌、天台、临海、黄岩,入夜后车子才驶入海门区。

    海门如今属黄岩,而黄岩这个以出产蜜橘享誉全国的县,在其建制上很有点意思。

    辖区内黄岩、路桥和海门三个镇差不多大,将来这三个镇也就是台州城的三个区,还是三个不相连的城区,市政府放在了被改名为椒江之后的海门。

    那是90年代的事,之后外地人到台州办事,先得问明白要到哪个区,不然跑错地方就搞笑了,三个区互相距离好几十公里!

    这会夜灯初上的海门并不显眼,这边的民间经济是已经开始腾飞,但城区建设还没跟上,放眼望去,基本上都是两层老房。

    管敏义驾车驶入海门港招待所,这是他的地头,条件比区招待所都好。车刚停稳,就有个人跑过来,大声用当地话和他说了几句,听得管大爷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

    一转头就对相伟荣道:“戴副带着贺度根和李树星来了,就住在这里!”

    海门话,相伟荣也就大体能懂个三分之一,刚才只听明白那人对管敏义说有人来找他一类的。

    “什么情况,树星怎么过来了?”这下相伟荣也是感到十分意外。

    两人赶忙下车,等不了上楼,管敏义就对着招待所的三层楼楼上喊:“戴副,大猩猩,贺度根,快下来!班长来了!”

    这边正喊着呢,一楼大门口就冲出三条大汉!

    真是三条彪形大汉,中间那位穿着身带红领章的藏蓝色警服,另外两人都穿了摘掉领章的军装,其中个子最高这位还套着件不带毛的军大衣。

    块头大,气势足,一个比一个威猛。

    中间这位身高能有一米八挂零的警察是戴副,大名戴德明,同为70年参军,最早也是相伟荣的兵。

    这位运气好提了干,当过几年升不上去的副连长,被同为老乡的战友们喊戴副。这可不是什么尊称,而是个亲热的调侃,谁让他这职务“多年不大”。

    管敏义一声“班长来了”没错,大家都曾是相伟荣手下的兵,甭管你之后当过什么官,班长还是你班长!

    戴德明打仗前升了正连,也是个打完仗就死活转业的主,一回来按着“降半级”成了海门派出所的副所,上个月运气好,居然升任代理所长。

    其实要是放在桂省或滇省,去年下半年对于打过仗的,那都是升半级任用,他还亏了!

    左边这位没穿军大衣的是贺度根,比戴德明还要高上小半头,不仅曾是相伟荣手下的兵,驾驶一项上,还是他的徒弟。

    这位与戴德明同为路桥人,但家在农村,石匠出身,祖辈都是石匠。

    原本是步兵侦察兵,当过班长,74年因为有点功劳,宁可成个大头兵调入汽车团学习驾驶技术,后来留了下来。

    复原后没得安排正式工作,前段时间在车站开车,据说还在为了个编制努力。

    来的路上管敏义就说过这两人的近况,这次本就打算要召集这两位,这次好好聚一下。

    至于另一边的李树星,绰号大猩猩,也是步兵出身,后调入汽车部队,同样是相伟荣的开车徒弟。

    他的出现最令相伟荣与管敏义惊喜,因为这位是滇省昭通人,这次怎么会出现在海门?

    五人相聚,除了三个台州人之间只是握个手、拍拍肩膀外,其余都是狠狠拥抱。

    战友们分开才半年,但就像过了很久一般。

    特别是对李树星,相伟荣还往他胸口狠狠锤一拳,“你小子怎么来了?

    先跑这,不到我那,连个电报、信也不发,想造反?”

    拳头是往上打,不然就是敲肚子了。还真使了几分力气,换个普通人都会给打趴下,但这李树星纹丝不动,只顾着在那张着血盆大口傻笑。

    碰到师傅,他高兴。

    拳头?

    没感觉。

    如果说戴德明、贺度根是彪形大汉,那李树星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巨人!

    身高过两米,体重能有两百三四十斤,还是浑身肌肉那种!

    几个人当兵那会就是铁杆小团体,而李树星和贺度根因为还是跟相伟荣学的驾驶技术,平日里都是喊他为师傅。

    ......

    十多分钟后,相伟荣搞明白了李树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而这理由让其有点说不出的滋味。

    港口招待所餐厅,居然还有包厢。

    菜上齐之后,相伟荣对坐边上的李树星道:“真的想好了?”

    “是的,师傅。去香江,想去看看外边的世界。

    我会说粤语,能习惯那的生活,老舒也缺帮手。

    戴副和度根是劝我不要走,缺钱可以倒腾走私货,可我们那现在实在穷,估计我倒腾过去也不大好卖。

    而且咱们那发展落后,走私货一出现,那帮子警察还不得全围上来,咱还不想为了钱在家里边犯大错。

    再说不想再待在大山里了,师傅,你不会对我有看法吧?”

    论块头,李树星差不多能有相伟荣两个那么大,但在师傅面前,他是小心翼翼,一点不敢咋呼。

    李树星是个少数-民族,相伟荣记得似乎是苗族,但家人里有老广。

    解放前华夏的人口迁徙问题,没人搞得清楚为什么,所以李树星能说点对其他人而言天书一般的粤语。

    不用说,又是那个游水香江的舒辉的原因:他也给李树星和戴德明、贺度根写了信,让前者到海门这边找战友。

    一月一次香江走私船到海门外海,这事不单管敏义知道,另外两人也清楚。

    不过估计舒辉因为清楚管敏义与相伟荣走得最近,就没和管大爷说这事,免得被班长知道后,恼火他拐走其徒弟。

    李树星之前没找他,也是差不多的原因。

    见已下定决心,相伟荣叹了口气,道:“去就去吧,香江也是咱华夏的,现在那边还在实行什么抵垒政策,老广那跑过去的据说天天一大堆。

    再这么下去,过不了多久,那边的政策就得变。

    你脑子有点实在,到那多听听舒辉的,他坑不了你。”

    沿海地区的人,很难体会到这会一些相对偏远地区有多困难。

    生活不容易,有路子闯一闯也应该,他并不会试图阻止徒弟的决定。

    上辈子就吃了不少过于保守、安于现状的亏,这辈子自己想法都很多,何必意见相左惹人不快。

    吃饭,喝酒,其它事明儿再说,今儿个战友相聚,高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