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工业品紧俏,像如今的城里人结婚,男方如果经济条件好,一般会想尽办法为新媳妇采买一台缝纫机,一辆自行车,再加上块表。

    当然,要再能有台收音机就更好了。

    不过,能配齐前三样的城镇家庭都不多,更别说农村。

    无他,实在太贵!

    一块上-海牌19钻全钢表零售价一百四五,自行车和缝纫机也差不多得要这价,配齐三样400块至少。

    而且,你还得有票!

    吃饭要粮票,买烟要烟票,来包白糖得糖票,手表、自行车、缝纫机自不用说。

    没票,有钱你都买不到,更别说如今大伙都没什么钱。

    大多数公家人,甭管是在政府部门还是在企业上班,一月就三、四十块的工资,想存下这么一大笔钱都不容易。

    再说有时候就算搞到相关的工业票,但暂时没货,那也只能等。

    买走私货不用各类票据,给钱就行,同类产品价格比官方牌价还能低上好几成——这会国内也是少量进口日用工业品的。

    比如手表,只要有钱、有关系,都能通过正规渠道买到劳力士、欧米茄,但价格都在六七百。

    普通人都不是买不起的问题,而是想都不敢想!

    这辈子还没去过海门,这会相伟荣突然想到,自己似乎在上辈子80年底,还开车送几个县里的领导去了回海门,那次就是管敏义接待的。

    美名曰考察,其实主题:买走私货!

    回忆起来了,那些个领导同志在海门看花了眼,一路买、买、买。

    手表、电视机,带着收音机功能的录音机,最后直感叹钱带少了。

    既然上辈子那些个领导们这么有购买欲望,管敏义这会的提议,显然是个赚人情的好机会。

    就说是自己先去探探路,看看那帮人有多大的购买欲望。

    想到就做,和管敏义说了声,这就出门去问车队长。

    郭文喜在办公室,一听这事,喜笑颜开。

    他有钱,这些天正想着什么时候去要张手表票来。

    他大儿子是在人民大学读书,恢复高考后的第二批,妥妥的高材生!

    那藏龙卧虎,同寝室的同学里甚至还有个老帅的孙子,儿子的手表破破烂烂、老罢工,太丢人了。

    “小相,给我搞块好表来,英纳格、大罗马都行,最好能有梅花,现在我就去取钱。

    还有,你去问问局长,他可能也要买点东西。”

    郭文喜风风火火,急着去取钱,倒还不忘提点一下。

    好人。

    没想这位急匆匆走到门口,又转回来,从抽屉了拿了两张省内通用的汽油票,对相伟荣道:“过会我就不回车队了,东风饭店,十一点半。

    这个给你战友,还有,走之前别忘了给他车子加满油,用小车油,进口车发动机要求高。”

    等自个回到宿舍,别说请假,就像管敏义说的那样,都能给算公差。

    物资局的人嘛,去趟海门港,咋不能算公差?

    拿电话往局里打,得,局长老大一听能搞到走私的进口手表,就说了过会到他办公室里拿钱。

    他不仅要买表,还要买台过得去的电视机。

    一不做二不休,又给顾询武挂了个电话。

    这位倒不用买表,就是让相伟荣看看有没有什么稀罕东西,随便帮他买点,还打算送钱过来。

    不用送,告诉对方中午东风饭店碰面。

    郭文喜是打算来个公家招待,相伟荣却想自己付钱:来的是自己战友,公家出钱不合适。

    下午就走,反正管敏义也不是第一次来剡县,不用带着他转悠。

    带上那袋子黄金,又从里屋抽屉里取了100块钱,加上前两天领的工资、补贴,足够自己开销和买点东西的。

    还不能让管敏义空手回去,还好屋子里有不少家人捎来、朋友送的土特产。

    茶叶、香榧、笋干、榨面,连顾询武昨天给的那一大袋优质香菇也带上,大包小包不少。

    管敏义没客气,也犯不着客气。

    出门顺便问了问附近在家的其他几位驾驶员家属要带点什么,结果一会功夫又接了两块手表的“订单”。

    款式?

    品牌?

    这要求是不存在的,钱先给了,看钱带货就行,小鬼子产的就挺好,要是有瑞士货那就更棒了!

    就坐管敏义开来的那辆皇冠,犯不着再开辆吉普,浪费。

    至于管敏义说过两天送他回来,这倒没必要,到时候坐客车就行。

    没点对点直达客车不是问题,两地距离也不到200公里。

    再说海门隔壁的临海每天都有趟到会稽、杭州的班车,几地都在104国道上,能到剡县。

    再收拾了两件换洗衣物,抓紧时间油库自己动手加油,出发去物资局取钱,之后吃饭。

    东风饭店,剡县如今的“五星级酒店”,老牌国营饭店。

    两个局长,加上车队长郭文喜、相伟荣和管敏义五个人,郭文喜之前挑了份12块钱的“合菜”,就是席面。

    这有4、6、8、12、18块四个档次的席面,没叫最贵那种,只是因为那个菜太多,会浪费。

    很丰盛,五香牛肉、熏鱼、椒盐排骨、三鲜、炒肚、红烧黄鱼...

    口味更好,肉是食品公司屠宰场收购的私人养猪、牛,鱼无论海鱼河鱼都是野生货,如今还没兴起鱼塘。

    全县最好的厨师掌勺,原汁原味的食材加传统手艺,滋味没得说!

    饭店赠送两瓶黄酒,因为下午上班的上班,开车的开车,喝完后就没再加。

    相伟荣一到饭店那会就想付钱,结果被一道来的局长一顿数落:“你当我不存在?

    付钱?

    上楼上楼!”

    酒足饭饱,一点来钟,相伟荣同管敏义这就开车前往海门。

    路上得开差不多五个小时,管敏义今天是天亮前就出发了。

    相伟荣让他先休息会,自己熟悉了一下这车和右舵的特殊感觉,前头百来公里由自己来开。

    记忆里时间太久了,海门附近的路具体如何走早忘了,得看交通图,但开头这百来公里还是熟悉的。

    一会功夫,就感觉这车开着舒服。

    没对比就没伤害,这几个月不是开解放,就是212,忽然碰上辆还算高档的皇冠,就是舒服。

    管敏义坐在左侧副驾驶位置,没打算睡觉,和班长闲聊一会后,按了下车载录音机的开关。

    如今国产车有台单喇叭的收音机就不错了,这台皇冠不仅有卡带录音机,车载音响还是立体声。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

    车内响起令人轻松的歌声,相伟荣不自觉跟着哼了起来,没注意边上的管敏义一脸意外加佩服的眼神看着自己。

    “班长,你会唱这歌?”

    这磁带都是刚从海上过来没几天,除非收音机里偷偷摸摸听过,不然怎么会唱?

    相伟荣瞄了眼他,又将视线放回行车上,说了句:“邓丽君的靡靡之音,你小子平时少听!”

    满满的回忆,上辈子“四十多年后”的一天,相伟荣和帮老友闲聊时说起邓丽君。

    当时几个老头子感慨:要是她没死,这会到江南省开个演唱会,就算几万一张票,哥几个估计都会高高兴兴去捧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