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顾询武听相伟荣这么一说,表情上就看得出有些意外:这是要给半条呀!

    反应过来的局长同志连忙道:“不用这么多,稍微锯段尾巴下来就好,我就尝个鲜。”

    半条能有30来斤,哪能要这么多!

    就算农村亲戚杀年猪,也没给整条腿的,能送上一大块十来斤的条肉就是客气得不得了。

    这头的相伟荣懒得和他多费嘴皮子,既然挑了尾巴,拿着钢锯在鳗鱼上比划了下大概长度。

    不管顾询武继续在边上推辞,“呲嚓、呲嚓”一阵忙乎,干净利落的就把鳗鱼一分为二。

    这会附近围了好几个瞧热闹的林特局的干部职工,都在那啧啧称奇,大家显然没见过这么大的鳗鱼。

    至于物资局驾驶员为什么给局长送稀罕玩意的问题,倒没一个在心里叽叽歪歪,只是略有些羡慕而已。

    好朋友、好弟兄嘛,这事就算稀奇也在能接受范围之内,更别说大伙都知道物资局这些个驾驶员个个是土豪,路子还野得很。

    就是鱼大了点,就算有的买也不便宜,这么大的半条,局长一家人估计能吃到过年去了!

    顾询武还想推辞,起身的相伟荣道:“反正给你了,你爱咋咋整。

    来,帮把手。”

    另外半条还得塞进麻袋去。

    这一看要是再推辞得成假客气,顾询武只得帮着他一起整好小了一半的麻袋,重新在自行车书包架上绑好。

    一忙完,两人手上都是鱼腥味,连忙去洗洗。

    这事其他职工还不好瞎帮忙,只能局长同志自己来。

    当然,这会已经有人去找了个干净的空大米袋子,帮着局长装好锯下来的后半条鳗鱼。

    帮局长干这活天经地义,这是同志间的情意:30来斤呢,你让局长同志一个人怎么搞定?

    至于另外半条,那得局长自己去搭把手,旁人就得老老实实看着,外加赞叹上几句“这么大的海鳗,都长了几十年了吧...真没见过...”为好。

    越觉得自己没见过,越觉得这玩意稀有,那就是越给局长和局长的这个朋友面子!

    这年月,讲人情,面子是哪个时代都讲究。

    能混局机关的,个个人精!

    顾询武知道相伟荣有个亲大哥在城关,剩下半条显然是急着给人家送去,就没留人家吃中饭,就是要他晚上到自个家里来喝酒。

    相伟荣原本晚上还有点其他安排,但觉得推辞也不好,就答应下来。

    骑车离开,这院子里自然有人帮着顾询武搬鱼。

    林特局有个小小的食堂,还有个冰箱,赶来的厨师同志帮着先把鱼搬去后厨,顺便把鱼锯成几大截,方便局长到时候取用。

    讲究,局长让厨师化开一大段,切开先腌上,中午让局里这十多号人尝尝鲜。

    这边相伟荣骑了不到五分钟就到地方,县越剧团所在的越剧之家,自个大哥在这当厨子。

    相伟荣家里是三兄弟两姐妹,大哥比自个大十岁,家中老大。

    按照本地叫法,后头还有个大姐和小姐,并不叫二姐、三姐,外加个小弟,自个兄弟里排行老二。

    这会已经半早上,半山坡位置、绿树如茵的越剧之家的花园空地上,几位老师和剧团演员正在排戏。

    相伟荣没去打扰那些人,自顾自骑车去食堂,远远就看见大哥相为尧。

    为,伟,当兵前相伟荣把自己名字中间那个“为”改成了“伟”,方言发音倒一样,至于小弟叫相为民,比他小五岁。

    四、五十年代生人,三兄弟都有个叫得响的名字,那还是托三人的父亲读过三年私塾,爷爷解放前还曾是个兼职道士的福。

    那年月能当兼职道士,都是识字的,在农村能算个文化人。

    要知道村子同一代人里,大名叫小狗、土根的都好几个!

    “哥,忙呢?”

    两兄弟长得很像,就是大哥更瘦些,个子也比他略微矮上两三公分。

    “准备中饭了,过会吃了再走。”相为尧看到弟弟来了,脸上露出笑容,眼角露出深深的皱纹。

    停下自行车,相伟荣道:“不了,过会还有些事。

    这是半条海鳗,你给腌起来,下次回去带家里去。”

    相为尧一愣,“半条?”

    一会后看清了,真的是半条。

    大哥也当过兵,62年参军,在部队里待了八年,是打隧道的工程兵,相伟荣当兵那年才复原。

    后来好几年都在农村务农,娶了老婆,现在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前些年农村集体里干活算工分没什么钱赚,托关系到县城城关当厨子,这两年都在越剧团的食堂干活,但不是正式工。

    相伟荣几个兄弟姐妹之间关系挺好,每次看到大哥明显比实际年龄要苍老好多的脸,这心里都有些难受。

    两兄弟把鳗鱼卸下,相伟荣从兜里掏出个信封递给大哥。

    “里头是两百块钱,你给爸捎回去,过些天为民要发送,让爸妈准备得体面些。”

    小弟年后娶媳妇,发送,是送彩礼、定亲的本地叫法。

    其实就是多买些新被子、热水壶、新衣服啥的,这年月不用送现钱,而这些送去新娘家的东西,结婚前娘家人都会加上嫁妆给一道搬回来。

    东西多,有面子!

    自家兄弟一家人,知道老二的工作能赚大钱,再说这钱也是给爸妈拿去做主,相为尧就接过来,信封折好小心放上衣兜里,还把扣子仔细扣好。

    两百块,巨款!

    “伟荣,你让我年后辞了食堂这活,家里一起搞花木,靠不靠谱?我这心里总有点悬乎乎的。”

    放好钱,相为尧小声问道。

    相伟荣笑了笑,“尽管放心,我还会坑了家里人?

    再说了,要是真搞不好,你再回来当厨子不就行了。

    这越剧团编制死得要命,这两年看着都没转正的机会,咱还看不上了!

    到时候我去想办法,要去也得去个靠谱点的局单位,或者干脆去机关食堂。

    咱烧饭,那也得烧成个公家人,公务人员!

    我就一个担心,等赚了大钱,到时候你还看不上了。”

    这下大哥才又露出笑容,知道自家老二做事情靠谱,他也就这一问。自己是当过兵,但是个苦哈哈的工程兵,那些年就顾着钻地球,复原那会都没存下几个钱。

    家里几个兄弟姐妹,父亲最看中老二,其他人对他也服气,都知道老二有本事、见过世面,还讲亲情!

    前两年家里造房子,伟荣从部队里都寄了700块回来,几乎都没让家里出钱。

    去年他复原,父亲可是说了,三兄弟里一个早已经成家,老小也说好了亲事,三兄弟实际上已经分家,但以后家里碰上真正的大事,由老二做主!

    父亲心里清楚,自己已经落伍了,而老大、老小跟着老二走,绝对错不了!

    兄弟们也心里明白,就是这个理。

    看到大哥安心了,相伟荣又道:“让咱爸和为民把自留地和承包的田都提前收拾好,就留点口粮田就行。

    农业税我这边现钱留着,公社里我去打招呼,要是没办法变通,规定太死一定要粮食交,那你们就花钱问别人买。”

    “行,听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