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机关食堂就在人民医院边上,同在南大街,在街口,挨着北直街,县城的繁华之地。

    剡县县城,原本前边的北直街最热闹,但从前年年底开始那条街搞大规模改建,要把原本才五六米宽的老街,一下子整成20来米宽度的大街。

    这事据说还引起了县里不少老干部的强烈反对:要这么宽的大街干嘛?这不是走资本主@义路线嘛!

    还好,当时的决策者给顶住了压力,继任者也算眼光长远,改建工程没半途而废。

    那条街老长,一公里多,直到85年才彻底改造完成,现在就像个大工地。

    花费七年多才彻底完工,因为不是简单的路面问题,那是算上了新的沿街建筑的建造时间。

    十五年后,剡县人就会觉得那条街不够宽,但直到四十多年后,那条北直街还是和85年时一样宽。

    因为...

    拆不起了!

    车子就留在医院的门诊院子里,这会不存在什么急诊中心,更不存在乱停车的问题。

    全县就三辆小车,只要不堵死县府大院的大门,随便停。

    走几步就到机关食堂,刚到饭点,但吃饭的人不是很多。

    中午人多些,这年月公职人员晚饭基本都会回家吃,来的都是些年轻的机关工作人员。

    在小灶那要了个炒肉片,外加盘红烧带鱼,又在大锅菜窗口打了个炒包心菜、一份花生米,一个炸春卷,再加上瓶黄酒,这就齐了。

    喝酒不开车?

    这是80年!

    再说了,当国家号召开车不喝酒、酒驾入刑那会,相伟荣都不怎么碰方向盘了。

    年轻时当了太多年的职业驾驶员,他在五十岁以后就开始不怎么待见方向盘,六十之后,更是一年到头都开不了几次车。

    小酒喝着,小菜吃着,这顾询武还抱怨了句今天带鱼有点小。

    显然,他也是这里的常客。

    机关食堂便宜,相伟荣平时来吃一顿,一般也就一毛钱。

    至于比较省的那些人,五分钱就能把自己喂饱了。

    当然,你还得有粮票!

    不同岗位工种的职工、干部每月发放的粮票定量不一样,一般居民每月23斤,普通、非体力劳动的干部职工就是每月26斤。

    这可不管你什么职务,县高官算是个坐办公室的,也是26斤,除非他之前干过一线的其他高等级粮票配给工作。

    比如坐对面的顾询武,他以前是乡镇农科所的技术专员,能算户外工种,每月32斤。

    这会的大学生、中专生也是每月32斤,至于相伟荣,档案上写的是驾驶员,属于四级工种,算重体力劳动,每月发放45斤粮票,只比火车站、码头装卸工、井下矿工这类五级工种略低。

    相伟荣不缺粮票,开车是累,但吃得好,油水多,很多时候吃饭还是业务单位付账,粮票根本用不完。

    而这顾询武嘛,拖家带口,他的粮票绝对没他这么宽裕,但作为个局长,够用那是一定的。

    至于随口一句带鱼的牢骚,这可是机关食堂,食品公司直接送货的,平时都该是一等品,今天这是二等品都玄!

    剡县虽不靠海,但距离也就百多公里,老百姓爱吃带鱼。

    这会听了顾询武这句随口牢骚,相伟荣笑着道:“想吃大带鱼还不容易,下礼拜我就要去几趟沈家门拉鱼,到时候我送你两条。”

    “怎么会这么早,奇怪。”顾询武道。

    相伟荣吃了筷子炒肉片,道:“具体不清楚,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大概是食品公司那个新造的地下冰库太闲了。”

    说送他两条带鱼,顾询武也不客气,他爱吃带鱼,还以为相伟荣是前几次一起吃饭的时候看出来的。

    犯不着推辞,物资不丰富,熟人嘛,大家互相送点好吃的稀罕副食品不奇怪,他也有的是还人情的机会。

    至于相伟荣送他“两条”,虚数?

    说两条,结果很多条?

    两条,那就是两条!

    关于这点,顾询武也不会觉得人家小气,反而略有期待:听说过些这帮物资局驾驶员的“特权”,还以为相伟荣是从其他驾驶员那知道其中的潜规则的。

    什么潜规则?

    带鱼这类副食品属于粮食局食品公司的业务,粮食局车队车子太少,每个月有很多次需要物资局车队帮忙。

    无论拉的是什么货,只要是吃的,那就得给驾驶员准备一份,还得是货物里规格最好的那种!

    像冰冻带鱼,常见的分成特等、一等、二等这三个级别,而给驾驶员的,那必须得是特等中的最大规格。

    当然,一车全是二等货,那就没办法了,但这种情况极少。

    36斤带鱼冻成一大坨,长方体一个算一份,外边套个麻袋,也好运输。

    为什么是36斤,不是35或者40,这问题大概只有渔港那边国有大型冰库的人才说得清。

    也就是说,驾驶员运一次带鱼,那就会给36斤!

    一拿回来,这会是寒冬,但剡县在江南,可不像北方那样冷,带鱼不好保存。

    冰箱?

    不好意思,有那玩意的食堂、公家饭店都不多。

    一麻袋冰冻带鱼拿回来了,自己家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吃完,大部分送亲朋好友是常态。

    盐腌?

    一般货色那么干无所谓,但见过成年人巴掌宽的东海带鱼没有?

    相伟荣所说的带鱼,就是这个规格,这玩意,彻底成咸鱼那是糟蹋好东西!

    略微腌制一天,再一段段蒸起来才是人间美味。

    相伟荣作为“过来人”,很清楚一般情况下,每年春节前半个月开始,这食品公司才会改变进货节奏,从甬城和舟@山的渔港大批量拉货、备货。

    投放春节市场需要海产品,全县大大小小的单位、行政机构给干部职工发年货也需要海产品。

    带鱼、黄鱼、墨鱼、鲳鱼等等,年底的规格还特别大,这计划经济,海港那边的大型国有冰库一般也只会在年前放出大规格的高档货。

    这顿饭当然是顾询武付钱、付粮票,算公家招待,可以报销的。

    自己掏钱?

    还是省着点吧。

    如今猪肉六角八分一斤,去买还得要肉票,炒肉片是妥妥的高档菜,可不是家家户户三天两头吃得起的。

    驾驶员例外,有钱,不在乎。

    顾询武家离这不远,不用相伟荣送他。

    各回各家。

    相伟荣也没去什么地方逛逛的打算,如今除了串门闲聊和看电影,没地方可去。

    明早就要出车,得早点休息。

    重来一次,就是想干些什么,那也得稳住饭碗才行。

    如今是80年,稳住铁饭碗的同时,才有资格去蹦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