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如今的县级行政区域建制与几十年后有极大不同,村以上是公社,还没恢复”乡镇“的叫法。

    公社,影响华夏农村几十年的一个存在,就算在几十年后,都还有不少老人会提起这个名词。

    比如说起往事,“公社干部”这词就常会出现,说出来就带着浓厚权威的味道!

    公社干部,很牛的!

    几十年后的乡镇干部和公社干部相比,其实都是同一级工作人员,但在老百姓的眼里,压根不是一个档次。

    一切源于不同时代环境下,权力的不同。

    而公社与县之间还有个”区“的特别行政建制在,嵊县就被分为很多个区,比如崇仁区、长乐区、北山区等等。

    相伟荣老家在属于崇仁区的升高公社,挨着北山区,在县域偏西北。

    至于这会要去的南(大闸蟹)山区,占据了县域西南方向的半壁江山,地形上而言全是大山。

    海拔从近百来米逐渐往上,路上的积雪越来越厚。

    路边两侧的山也越来越高,放眼望去,四周的林山、毛竹山和茶园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还好,没有被积雪压倒的毛竹阻断道路,不然会更麻烦。

    车速不快,吉普车顺着窄窄的公路是上山又下山,一个多小时后,道路两旁的山峰高度变矮,茶园的比例越来越高,快到地方了。

    山峰变矮,不是海拔低,而是快到这一段山脉的一处高台地,这的气温都至少比县城那低个四五度,下午的功夫都在冰点以下。

    两人没事一路说话,到这,顾询武道:“南(大闸蟹)山片区是县是最大产茶区,就是茶树品种老化严重,要是全换成高产优质新品种,集体和茶农个人都能多赚不少钱。”

    一听这个,相伟荣想起些“往事”,笑着道:“这对你的口子,老茶园改造,我看多用龙井43,从杭城引进。

    再过个几年,咱们这再搞个越乡龙井茶的品牌...”

    大力发展农林业,这县里定下的基调不是说说而已,也符合如今的社会现实,顾询武是真的要大干一场。

    而剡县种植绿茶历史悠久,像这南山片区,解放前早就是江南省重要的绿茶产区,很多还出口。

    没错,解放前也有出口的。

    重要到什么程度?

    抗战中后期剡县沦陷,但也就是县城与几大集镇被日军占领,小鬼子可不敢往山区乱窜。

    山区,那还是华夏军队、游击队们的地盘,包括这南山片区。

    不过因为茶叶当初太过重要,因为战争还外销断绝,那几年,南(大闸蟹)山片区的茶农们没了收入,也无法外购粮食,都饿死了不少人!

    这头听了相伟荣的话,顾询武立刻对其刮目相看:“我说,行家呀,连龙井43都知道!”

    “哈哈...“相伟荣笑着道,“龙井,只有龙井43品种茶树产的茶才能叫正宗西湖龙井,这个我还是知道的。

    对了,我看你对南(大闸蟹)山区的茶叶特别有感觉,过个两年干脆到这来当区长得了。”

    顾询武摇摇头,道:“不可能的,当上局长才半年,区长还得高半级,哪有这么快。

    再说就算调动,那也是五年一次,一个萝卜一个坑,多少人看着,想都不敢想!”

    相伟荣笑笑,没在这问题上多扯,因为有些事情根本不会按照常理发展。

    他可清楚,边上坐着的这位,34岁成局长,两年后真被调到南(大闸蟹)山区当区长,而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39岁那年居然直接成了剡县的县长!

    对,区长变县长,连个副县长都没当就成了正处级,这职务升迁速度在基层快得简直匪夷所思。

    而且这顾询武还真是和大山、茶叶结缘,之后的几十年,都被人称为“茶(大闸蟹)Ye县长”,还不是只有剡县人这么叫,据说全国茶叶圈子里都挺有名。

    这时吉普车越过一道小山梁,视线豁然开朗,前方出现个沿着矮山坡而建的大村,村口还有一幢一长溜、挺新的坡顶三层办公楼。

    那楼就是南(大闸蟹)山区区政府,前几年才完工,村子是区政府所在地贵门公社的贵门大队。

    贵门,相伟荣来过很多次,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来。

    这地方偏远,但风景好,而且还有个建于宋代的鹿门书院,朱熹都来讲过学的著名古代书院。

    贵门,这名字都还是那个朱熹给取的。

    再等些年,那处重建于嘉庆年间、造型特别、环境优美的古书院都会成个有名的景点,还是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今天相伟荣可没时间去看那个什么鹿门书院,远远看过去,区政府边上的卫生院门口正有人翘首以盼。

    对方一看吉普车到了,这车子还没到门口,就抬出来个担架。

    闹闹哄哄,顾询武一到门口就下车,相伟荣先把车子掉好,这才让人把伤员弄进车里。

    条件有限,四十来岁的伤员模样有点惨,左小腿被临时包扎固定,只能在车里横着坐。

    还好这212后座还算宽敞,还能塞进个卫生院护送的医生。

    顾询武亲自来,当时就考虑到伤员怎么坐的问题,换别人来不方便,再加一个回程没地方塞。

    赶时间,在路边放了放水,等相伟荣回到车边,发现区里和公社的领导都来了几个。

    像这样的职工受伤事件,如今就是会引起当地领导重视的大事,挺有人情味的。

    简单寒暄了两句,这就抓紧时间返回县城,这开回去还得近两个小时。

    茶厂的领导眼疾手快,就在相伟荣启动车子、打算关上车窗的时候,往里头塞进来两包香烟,嘴上还说:“辛苦辛苦,路上提神!”

    相伟荣也不客气,接过来往加力杆边的杂物筐里一丢,这就挂上加力出发。

    驾驶员这么辛苦赶来,给两包烟意思意思?

    早呢,这只是一小部分,事情紧急,人家的感谢后头百分百还有。

    上山不挂四驱,下山反而挂,老司机,知道怎么开最安全。

    冰雪路,下坡比上坡危险得多!

    一路无惊无险开回县城,时间都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如今人民医院还在老(大闸蟹)城区,把人送到,相伟荣居然感觉有些累。

    印象中已经好久没开冰雪路,二十年总有了。

    打算回去休息下,可顾询武不放人,硬要拉着要请他吃饭。

    伤员到了医院,接下去自然没他这个局长什么事。

    相伟荣推脱不掉,看时间反正也快到吃饭功夫,那就去。

    “东风饭店就算了,机关食堂就行了。”

    东风饭店,剡县的“五星级酒店”,至于全县唯一的机关食堂,只要是国家单位的人,都可以去那吃饭,价钱挺实惠,口味也还可以。

    相伟荣不想搞大吃大喝,在吃这问题上,他比所有人多活了“一个四十多年”,有什么没吃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