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发动,看了眼油量表,还有大半箱,暖了一小会发动机后,相伟荣这才挂挡,将车驶出车库。

    县城靠着城隍山,车队就在山坡上,开车出停车场大门,沿着山坡公路往下开了段进入北直街,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林特局门口。

    局长同志已经带着两个人等着,一看吉普车到了,立刻迎了上来。

    顾询武今年35岁,山区县中相对重要的林特局一把手,妥妥的年轻有为。

    就是这人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老了五岁都不止,这最基层、搞农林出身的干部基本上都这样。

    个子中等,比身高1米75、如今三军仪仗队标准身材的相伟荣矮了小半头。

    当然,长得也没相伟荣好看,要知道后者在部队时,都被战友们说成就不该当兵,去峨眉电影制片厂当演员才更合适。

    “你这速度还真快,那我们抓紧时间?”

    相伟荣刚把车停稳,局长同志就迫不及待的大声说道。

    一看这情形,自个也就没再下车,道:“救人救火,马上走。”

    顾询武一听,转头对边上两人道:“我和相师傅去接人,你们早点去人民医院,请那边做好准备。”

    电话打过了,去个人更放心,也更正式。

    “是,局长!”两人中年纪大些的回道,车内的相伟荣见过这位,似乎姓陈,是个科长。

    这边拎着个人造革公文包的顾询武刚要上车,突然想到点事,对着车内道:“伟荣,要不要准备点麻绳?”

    不同的称呼,官场小习惯,其实两人之间目前也就打过几次交道,是熟人,还算不得好友。

    “请医院”、“相师傅”、“伟荣”,人家35岁能当上局长,先甭说背景如何,这言谈举止上就让人舒服。

    这会一听这他的话,相伟荣笑着对其道:“就这么点冰雪,用不着绳子。”

    县城街道上积雪都是十多公分厚,大中午的气温也就比冰点高上那么一丁点,可以想象南山那边的路面积雪、结冰情况会有多严重,顾询武说的这麻绳是用来当防滑链的。

    见相伟荣这反应,开门上车,坐到副驾驶位置的顾询武脑子转过弯来,笑着道:“差点忘了你以前干嘛的,咱们剡县这点冰雪,还真不够你看。”

    顾询武是隔壁新昌人,但他儿时那会,这新昌压根就是剡县下属的一个区,后来才分出去,所以其对剡县有归属感,如今也安家在剡县,所以说的是“咱们剡县”。

    相伟荣发动车子出发,不接吹捧,道:“开多了也就习惯了。”

    当兵那会驻地川省,开解放跑了好几年的川藏线。

    这会开的是越野性能出众的212,还有四驱加力杆。

    防滑链?

    要那玩意才搞得定的话,相伟荣根本下不来川藏线,估计早交代在那条“天下第一难开路”上了!

    ......

    剡县地形是中间盆地,四周大山,县城靠盆地中部北缘。

    沿着省道嵊义线往西开出十来公里,在蛟镇公社右拐进入县道苍贵线,往南,这一路的路面积雪还有不少,但对一般司机而言,小心些还是能开的。

    如今就没几辆车,靠车轮子碾压干不完冰雪,而公路保养部门道路的保养设备近乎于零,想去除路面积雪,主要还是得发动群众力量,或者干脆靠太阳。

    这会是冬闲时节,南方的老百姓也不大喜欢动弹,再说了,过两天气温自然会上升点,去除冰雪貌似不是特别急。

    平原尚且如此,山区更加。

    同很多人认为的不同,如今山区的老百姓和基层部门就是这么对待大雪封路。

    几十年后山区的县级公路要是积雪封道,车辆无法通行,那这公路部门百分百冲锋在前,沿路百姓还会踊跃参与到战冰斗雪的义务劳动里去。

    路不通,多不方便呀!

    那是如今老百姓懒?

    不是!

    只是因为如今社会节奏慢,人员流动更是少,路堵上几天就堵吧,反正平时一天到晚的,这条山区公路上也就最多偶尔一两辆拖拉机,再加趟公共汽车。

    三五天后这路自然而然就通了,犯不着着急。

    真有急事?

    小急不是急,等等无所谓;

    急得火烧眉毛?

    那走呗,11路,路到哪都是通的。

    几公里后车子过了苍岩公社,这就开始爬坡。

    路窄,一边靠山,另一侧是高高的河岸,积雪的路面上只有几行人留下的足迹,还有两条不知道哪个公社的傻大胆留下的自行车车轮印。

    积雪厚度能有个十五公分以上,一看这情况,相伟荣连加力杆都没拉,两驱就往上跑。

    车怕冰,不怕雪,这积雪绝大部分还没被压过,在他眼里就和积雪下的沙石路一个样。

    车速不快,就一个稳!

    这副驾驶位置的顾询武开始还有点担心,这会心里已经是四平八稳:圈子里传说这冰雪路面的驾驶技术,县里相伟荣要是认第二,那就没人会去认第一。

    果然名不虚传!

    伤员等着救命保腿,但也急不得,急急没用,顾询武干脆也不急了。

    想起点重要的事,对相伟荣道:“上次你说的茶梅栽种,还有君子兰的事,我帮你问了省林业局。

    茶梅在他们下属单位里有好几个品种,做过造型的茶梅盆景也有不少,大小各种规格都有。

    对了,最近从鬼子那进口的品种都有,君子兰也一样。

    要是你自己想种个几盆,过些天你到我这来拿就行,我去搞来。

    不过你说都想让家里人搞个苗圃、盆景基地,我看看能不能想个由头,一开始给点政策性补助。

    钱不多,也就算意思一下。

    去年的县里党代会定下基调,这几年要大力发展农林业,农业局都批出去个个人承包集体养猪场的,我这也在摸路子过河。

    就是这种苗是便宜,但要是数量太大,那点补助绝对不够,得自己再花点钱。

    像那些稀有品种,还有做过一定造型的大型茶梅盆景半成品,大规格的君子兰,还是值点钱的。

    最好最大的稀有品种半成品茶梅盆景,一株就要上百,贵的吓死人...”

    相伟荣边开边听,听他说完,笑着道:“谢了,顾局长。

    现在农村里联产承包,就靠粮食其实也赚不了什么钱。

    搞花木不违反政策,我就是让我父亲和两个兄弟试试水。

    钱不是大问题,一两千块我还拿的出来。”

    “你这人,叫老顾就好,说过你好几次了。”

    “还是叫局长顺口,我看你要不了几年就得当县/长,到时候我还叫你老顾?

    朋友归朋友,咱要讲究,我就一司机,不能把局长不当领导...”

    顾询武喜欢和这个刚调回来不久的相伟荣打交道,其他物资局的驾驶员没这么好说话。

    要知道,除了物资局自己的局长,那些驾驶员还真能不把其他局长当领导!

    别说局长,不鸟县领导都不奇怪!

    没办法,这会老百姓都知道,人家驾驶员不仅是铁饭碗,方向盘一转,还是给个县委(大闸蟹)书记都不换!

    县里一、二把手的工资五十块多点,老资格的局长、公社书记工资最高能到46,顾询武年轻,级别正科,但工龄短,一个月也就41。

    而这帮驾驶员能有多少呢?

    全部队回来的,工资级别自然也是部队带回来的,个顶个至少是个副科级,正科的也不少。

    如果是艰苦地区转业的正营,工资普遍都比局长们高上一、两级!

    除了工资,自个这局长和普通职工相比,最多平时花钱的地方少点,但真是除了工资,就没其他一点额外的收入。

    死工资,这叫法就是这么来的。

    贪?

    那是什么?

    而那帮驾驶员呢?

    像相伟荣,他问过,工资居然是47块5,高原地区第十年志愿兵驾驶员,工资就是这么高!

    还有让人眼红的出车补贴,一个月加个二十块至少,多的时候能有三十几块!

    外加餐补、节油奖一类乱七八糟物资局的内部规定福利,一个月收入八九十块是正常,能超一百块也不奇怪。

    而且人家抽烟几乎不需要自己买,车队给物资局自己出车拉货,其他下属公司都得表示表示。

    至少得管饭,外加包“日头烟”,更别说给外单位拉货。

    运费是公对公,驾驶员你也得伺候好了!

    单从收入而言,自己这个局长和人家驾驶员相比算个毛,人家一个顶自己好几个。

    身份?

    人家是职工编制,但铁饭碗不是玩笑。

    除了相伟荣之前是志愿兵,别的物资局车队驾驶员转业前至少是个实职正连,转业按照习惯紧急提半级。

    至于级别低的那些,可进不了物资局,更开不上车,都在普通单位里待着呢。

    那帮子驾驶员当年手下也至少管着百多号人,基本上还是说一不二那种,自个一个局长没心理优势。

    顾询武刚上任不久,但很清楚林特局要求着物资局车队的地方就不是个很多的问题,而是到处都是!

    各种土特产你要拉吧,木材也要拉吧,甚至连毛竹运输,这一年到头也得求着人家车队很多次。

    就那么点运力,全县多少口子需要,反正这剡县地面上就那十几二十辆货车,你不求着人家,还想人家给你好脸色?

    自己组织车队?

    别逗了,计划经济,除了物资局和粮食局,其它局别说拿不拿得出买车的钱,就算有钱了都不准买!

    林特局买上一、两辆货车的资金是挤得出来,但顾询武就没指望自己任期内给局里添辆货车。

    最多去搞上几辆拖拉机,汽车那是想都别想!

    司机们都这么牛,物资局那个局长更是牛逼轰轰,甚至可以说高人一等。

    按照县里的安排,去年底18个局的头头组成了个“协作办公室”,正式成员就18人,每个局一个人头,为的是互助有无,更好的开展工作。

    为了这,还特意抽调了一批工作人员,填充进这个机构当实际办事员。

    别个局都是一把手局长成“协作办人头成员”,包括顾询武自己。

    就物资局搞特例,成员是个副局长,县里同意,其他十七个局长都不用捏鼻子,都自然而然认为这挺正常。

    人家可是物资局!

    什么地方不需要物资?

    只要和生产生活相关的东西,物资局几乎啥都能管得着、插一脚;

    少数管不着的也有,比如粮食、木材,但你求着人家的地方多呀!

    去年底,物资局新的四层办公楼结顶,一个科级单位居然敢造四层的办公楼,反了天了!

    可结果呢?

    县里还不是捏着鼻子认了,就是让人家局里写了份不痛不痒的检讨书,屁事没有。

    等过完年,人家大局长就进敞亮高大的新大楼办公,你个县@委县@政府,还不是得继续在解放前造的两层老房子里窝着,更别说其它局。

    在这么一个牛逼哄哄的单位里端个铁饭碗,住房都给两间,收入还是局级干部的两三倍,你就别指望这些驾驶员像自己手下的年轻职工那样把你当领导。

    大家好说,那就你好我好,要是太把自己当领导,当心人家不鸟你,你还拿人家没辙,告状都不灵光。

    以前在乡镇农科所当专管员那会,碰到过难说话的驾驶员,如今认识了这个相伟荣,就是对顾询武的胃口。

    没有太多其他驾驶员常有的那股子傲气,好说话。

    当然,他没蠢到认为这是相伟荣性格软,早听说了,人家在战场上见过血,战功的二等功,绝对不是捡的!

    人家那就是对熟人脾气好,人老成,不势利眼。

    相伟荣老成吗?

    当然老成,一个月前他一觉醒来,居然发现自己从四十几年后,稀里糊涂回到了刚复原那会。

    俗称:重生!

    年纪一大把,没什么想不通的,慢慢接受吧。

    其实也挺好,刚复原不久,算是新环境,一些因为时间太长而忘记的事情、人际关系都没成什么破绽。

    至于准备搞什么苗圃基地啥的,就是觉得如今钱少了点,想捞一票先,一两年内先搞个小目标啥的。

    一亿?

    别逗了,告别20世纪70年代都还没到一个礼拜,不要痴人说梦的好。

    万元户?

    那心也太小了点,白瞎了稀里糊涂重生一回。

    十万总要的,运气好可能会更多些。

    这可不是闭眼说瞎话,现在茶梅种的人少,全县都没几家几户有,但价格其实不贵,就是种普通的花卉而已。

    这玩意还好伺候,只要有种苗,往土里一种,江南剡县这气候,自然而然就会茁壮成长,每年都会新抽叶子长大。

    至于等到明年下半年,那时候就会稀里糊涂开始刮起“人人都爱赏茶梅,家家户户皆种君子兰”的全国人民花木脑袋发热疯!

    风是刮起来,可哪有那么多的茶梅和君子兰让人种呀!

    怎么办?

    炒呗,争呗,到处求购呗。

    不是个简简单单的供不应求能形容,到处都是拽着钱买不到苗,上花盆、上盆景的更是被疯狂追捧!

    众人拾柴火焰高,自然而然,价格会像是坐了火箭一样往上飞。

    就是过去太多年,相伟荣已经忘了81年那会茶梅价格是个什么走势,倒是清楚记得82年的疯狂行情。

    是疯的,根本不按照植株大小论价,最普通的品种,刚扦插成活的小苗,五块钱一片叶子!

    对,你没看错,就是按照叶子数量算价。

    植株大一些的,6块钱一片。

    市面上还缺货,缺的要死那种。

    那盆景级别,或是稀有品种价格如何?

    不好意思,他忘了怎么算的,反正每片叶子价格比普通货色要高出不少!

    一株茶梅能有多少片叶子?

    你慢慢数,别心急,稍大一盆就保准数得你头昏脑涨!

    至于君子兰,北方那边不少地方政府都喊出“家家户户发展阳台经济”的奇葩口号,就是号召大家一起种君子兰。

    几百几千一盆,脑子都是烧的!

    对了,还有个五针松和爬地柏,晚些也得问问有没有货源啥的。

    至于其他路子,不急,慢慢来,赚钱而已,心急不得。

    进入八十年代都才6天,真不需要急,连给邮电局那边的熟人打电话,预定点东西都是昨天才做的事,相伟荣真是一点也不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