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文保部门都下属于文化局,所以相伟荣才有这么一说。

    “一面锦旗加500块”后世笑话的翻版,不过现在把这个马蹄踏送过去,更大的可能是连个收条都没,更别说什么奖状、奖金。

    想要奖金、锦旗?

    送几根老金条还差不多!

    这年月,普通文物算个毛,文管部门看中的是老百姓偶尔发现的青铜器、贵金属一类文物,其它的都是浮云。

    这边顾询武大概是听得出相伟荣话中的调侃之意,笑着道:“一张奖状加五块?

    哈哈...

    这东西既然你不要,我可不把它给什么文化局!”

    端详着手里这个并不漂亮的马蹄踏,局长同志又道:“全国都没几个,好东西,咱自个留着!

    法国佬1817年发明了听诊器,声音传导现象利用这事都给吹上天。

    没想咱们老祖宗一千多年前就会这个,我看这个马蹄踏,是叫马蹄踏吧?”

    又问。

    “对,马蹄踏匈奴的马蹄踏。”相伟荣笑着道。

    “咱们比他们早一千年就有,这东西我看还应该有点扩音效果设计,洋鬼子的最早的听诊器就是个空心筒子,根本没这东西先进。

    咱们华夏老祖宗就是厉害!”

    “好了,我说老顾,你要是看不上那奖状,那这东西就好好收着。

    这马蹄踏就算是个陪葬品,也不是专给阴人用的明器,放家里没事,别放卧室就行。

    按照那个下放教授的说法,这东西实际出现的时间可能更早,汉代或许就有了,不过到底什么时候发明的还真不好说。

    至于全国都没几个实物,就是刚才我顺口瞎说说,实际上可能是你手里这件之前,一个都没!”

    “那你怎么知道这是马蹄踏?”顾询武问道

    “人家教授说的,古书里有记载,就是这样子。

    我说,你个搞茶叶的都知道听诊器谁搞出来的,人家教授描述个没发现实物的老物件也不奇怪不是?”

    看着笑呵呵的相伟荣,顾询武又看了看手里这个宝贝。

    嗯,上升到“宝贝级别”:有可能世界唯一,当然是宝贝,就算它没什么经济价值,那也是个宝贝!

    宝贝,不需要谈钱!

    越看越喜欢这老物件,同样笑着道:“伟荣,你这人,心大!”

    这头相伟荣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可能是世界唯一实物的文物都可以不在乎,就是心大。

    相伟荣笑笑,道:“我不怎么喜欢陶器,如果这是个瓷的,早给你顺走了。

    走,试试这东西管不管用。”

    顾询武眼睛一亮,“对、对,试试!”

    好玩的,院子门口土路上,两个大老爷们一个远远走,另一个伏低身子趴着用这个老古董听。

    一个听完,跑去换另一个来,走路距离还越来越远,玩得不亦说乎。

    直到...

    “阿武,趴那发哪门子神经!

    快叫相师傅一起吃饭了!”

    他老娘出来看到自家儿子像个小孩子那样趴地上瞎胡闹,忍不住一声吼。

    玩够了,收起东西试过手,吃饭。

    五点不到就开吃,特意安排早些,两人今天还得回剡县县城。

    ......

    初三开始又成了送人司机,连着三天,别说吃饭,烟抽到自己不想抽为止。

    初六开始跑车,初七单位照顾,就县内送了趟货,半下午的就闲了。

    和车队长请了假,弟弟明天结婚,早就说好了的,提前一天就把吉普开回了老家。

    这年月城里人结婚,骑个自行车把新娘子接回家已经挺风光,能用上吉普的凤毛麟角。

    至于农村,公社的拖拉机你借得来就是面子大,一般靠走路。

    弟弟结婚居然用上了吉普车,全公社头一回!

    轰动!

    也只能是头一回,公路都是去年底才修通,连公社的拖拉机也才买了几个月。

    但还是有些路得靠走:弟媳妇娘家距离上相村是只有十几里地,但那边距离最近的公路都有好几里,还是丘陵,自行车都不咋合用。

    这头倒是好一些,在廿八都村口,自行车早就准备好了,接驳。

    热热闹闹把喜事办了,当天晚上就把车子开回了车队,一同的还有相永强。

    弟弟新婚,得在家里住上段时间。至于永强,先在县城住上十天半月,一但海门那联系好,就去香江。

    对堂弟而言,人生真正的转折即将到来。

    对相伟荣何尝不是,等永强回来的时候,也会是他新准备的多个计划行动之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